-

於嫻嫻趕到偏廳的時候,見一個明眸皓齒穿連衣裙的女孩子正在裡麵等。

她知道,眼前這人可不是顧生明的女朋友。

她叫鬱知桃,鬱知彤的雙胞胎妹妹。

事情還要倒回六年。

顧生明的女友鬱知彤跟他提分手,二人一拍兩散。

當時,鬱知彤去了國外留學,而顧生明則留在國內繼承家業。相隔一個太平洋,顧生明並不知道,他的女朋友在分手前已經懷孕了。

鬱知彤是大著肚子出國的,所謂留學隻是幌子,她是去投奔自己的雙胞胎妹妹鬱知桃。

姐妹倆的家境並不好,父母過世後,小桃隨叔父去國外,姐姐小彤留在國內外婆家。雖然相隔甚遠,但兩人的感情極好。

鬱知彤大著肚子,知道鄉下外婆無法照應她,便隻能出國去妹妹家借住。

關於孩子的一切,妹妹小桃並不知情,姐姐不說,她便不問。

怕舅父一家問起,閒言碎語,小桃便主動提出搬出來,跟姐姐合租一套房子。在鬱知彤懷孕待產期間,小桃擔負起了所有的房租和生活費,並且積極催促姐姐去產檢。

然而一向開明的姐姐卻很怕進醫院,小桃覺得奇怪。

為此姐妹倆吵過架,鬱知彤就是不願意去,並給出一個理由說是浪費錢。

小桃便提出讓姐姐冒用自己的醫保去接受產檢,仍舊被拒絕。

姐妹倆一度因為這個原因吵得不可開交,直到孩子七八個月了,鬱知彤才鬆口,願意去醫院。

這一去不得了,鬱知彤檢查出了一種罕見病。

小桃當場就哭了:“姐姐,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自己生病了,所以纔不願意來醫院?”

鬱知彤承認了這個說法。她說:“如果治療,我就會終生不孕,我想有個自己的孩子。”

鬱知桃:“可是生下孩子你就會死!如果早點告訴我,我一定會帶你來打胎,那時候你的命完全可以保住,你現在這樣選,值得嗎?”

鬱知彤抱著自己的大肚子,滿臉欣慰:“值得。”

熟讀原著被迫喂屎的於嫻嫻:“……”值個球啊!

你這樣自我感動置家人於不顧,把你拉扯長大的外婆白髮人送黑髮人,憑啥啊?!

你死了一了百了還要留個拖油瓶給你親妹妹啊喂!

你妹妹母胎單身還冇談過戀愛呢就要先當媽,這找誰說理去啊!

而且醫生不說了嗎?你丫那病還有一定的概率會遺傳!你這樣一意孤行說白了不就是自私嗎?!

於嫻嫻:就一副三觀不太對的樣子!

孩子生下來後,鬱知彤給他取了小名,叫念念。

留下這個名字,鬱知彤就病故了。

鬱知桃這個當妹妹的,不僅要安葬姐姐,孝敬外婆,還要拉扯大一個遺腹子。姐姐死前連個遺言都冇有,鬱知桃為了找念唸的爹要撫養費——實在是一個人養太艱難了——就調查過姐姐的日記。

在日記中,她找到了姐姐的男朋友,顧生明。

顯然,顧家很有錢。

正是由於太有錢了,鬱知桃反而心生畏怯。

她怕顧家知道這個孩子的存在,會把孩子的監護權奪走,養在身邊一段日子,鬱知桃已經對孩子有了感情。

於是,要撫養費的事便一拖再拖,直到念念長到五歲。

他生病了,需要骨髓移植。

鬱知桃鋌而走險,決定去見顧生明。

於嫻嫻讀到這裡,還以為鬱知桃是為了讓顧生明掏錢救孩子,哪知道原著的狗血遠遠超過她的預料——

鬱知桃今天來,是為了睡顧生明;

她想懷上顧生明的孩子,給念念生一個同父異母的弟弟/妹妹;

然後,用這個新生兒給念念做骨髓移植。

於嫻嫻此時的表情:地鐵老爺爺看手機.jpg

於嫻嫻:您這個操作太騷了讓我一時之間不知從何罵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