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一邊吩咐人準備大廳,一邊翻原著。

好傢夥,看得快,冇注意到中間這段,說是今天顧生明剛剛談成了一個大生意,邀請朋友參加午夜派對。

她惦記著女主的事,倒把這一大幫配角給忘記了。

眼下正是午夜時分,賓客如期而至。

走廊裡呼啦啦響起一陣喧囂。

——“八星酒店,裝修不錯嘛,比之前住的帆船酒店是寬敞一些。”

——“說好是睡衣派對,傅少你不穿睡衣,待會罰酒!”

——“彆鬨,我剛出差回來,哪有空去換睡衣。”

說話間,一行人已經來到於嫻嫻身前。

於嫻嫻已經進入待客狀態,笑著說:“歡迎光臨……”

肩頭的呼叫鈴響了,她還來不及迴應,顧生明就從房門裡出來:“嗨,我在這。”

他又對於嫻嫻說:“讓人拿酒來。”

於嫻嫻:“好的,宴會廳已經給各位預備好了,我們會配備導覽服務,本層的所有娛樂休閒設備各位可以儘情享用。”

“美人也包括在儘情享用的範圍內嗎?”說話的是一個染著張揚的藍色短髮的男人。

於嫻嫻知道,他叫譚琨,本書配角,顧生明的酒肉朋友。

站在譚琨旁邊一身西裝,跟眾人吊兒郎當形成強烈反差的那人,就是本書男二號,傅澤清。

這幫人全是本城闊少,身價冇有個十位數都不好意思露臉。平時他們走到哪都是焦點,巴結的、諂媚的、奉承的……早就看膩了。

於嫻嫻自巍然不動:“先生說笑了,這邊請。”

她目不斜視在側前方引路。

譚琨笑:“呦,還是個冰山美人。”

一幫人呼啦啦從走廊穿過,留下幾個服務員和保安隊在走廊麵麵相覷。

服務員:“要不要現在就通知醫療隊做準備啊,我怕待會於經理把人揍死……”

保安組抬頭望天:“揍,也是他們活該的。”

眾人:此話有理。

總統套房的宴會廳大小不等,共有四個。於嫻嫻幫他們選了一個五百平米的廳,裝二十個人綽綽有餘,內置娛樂設備一應俱全,而且離主廚房最近,客人有什麼要求大家也方便。

宴會廳有一整麵的落地窗,雖然窗外漆黑看不見雄偉的珠峰,但是能入眼滿天星辰。

在都市化盛行的當今,這樣一片星空就是千金難求的絕景了。

果然,一幫見慣酒池肉林口味挑剔的公子哥兒也對這裡的景色讚不絕口。

於嫻嫻忙前忙後,安排人端茶送水、給有高原反應的客人準備氧氣、導覽娛樂項目、安排就寢的客房、調酒……哦,順便還要擋掉幾個公子哥油膩的、落在她身上的目光。

都是紙片人紙片人,老孃不跟他們生氣。

於嫻嫻一邊默唸,一邊給他們開紅酒。

“啵兒——”軟木塞從瓶口拔出,發出清脆的響聲。

她動作乾脆利索,連開酒都很優雅。

譚琨的眼神一直繞著她打轉,酒氣沖天地說:“女人,你在這工作多久了?”

於嫻嫻不理。

譚琨:“還冇人敢這麼對我,你越是無視我,越引起我的注意呢。”

於嫻嫻:“……”台詞不會換係列。

譚琨:“家裡條件不好吧?跑來當酒店服務員,嘖嘖,我看著都心疼了呢。”

於嫻嫻抬眼看他。

譚琨朝她眨眼,下流的想法昭然若揭:“女人,陪我一晚,你想要什麼我都有。”

於嫻嫻環顧左右,見酒過三巡,大多人都已經喝得不知三五。

她收回目光,朝譚琨咧嘴笑了笑:“真的嗎?”

譚琨暗道天下女人果然一般膚淺。他興致高昂,單手攬住美人酥肩:“真的,隻要你要,隻要我有。”

於嫻嫻又笑:“在這聊不方便吧。”

“還是你上道,”譚琨笑了,指指遠處的一間客房,“咱們是該找個安靜的地方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