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已經對眼前的霸總式帥哥審美疲勞了,她忽視眼前人的容貌,快速在腦子裡過了一邊原著劇情。

一句話總結:狗血的媽媽給狗血兒子開門,狗血到家了。

於嫻嫻忍著自己抽搐的額角,懷疑自己跟向秋雨剛約的見麵要泡湯,因為就憑這本書狗血的程度,她明天能不能準時下班還是兩說呢!

簡直了。

罵歸罵,臉上還要揚起完美的笑:“顧先生,裡麵請。”

顧生明是標準的總裁一八八身高,大長腿,五官棱角分明。眉眼上揚,嘴唇很薄,用書中的話來說,是一副薄情寡慾的長相。

當然,眾所周知總裁的薄情寡慾是為了人設服務,一見到命中註定的女主,立刻下半身控製上半身,從冰山變泰迪。

顧生明也是如此,那個讓他變泰迪的女孩,就是他的前女友,鬱知彤。

這個鬱知彤當年在學校可是響噹噹的風雲人物,因為美貌絕倫,又才華橫溢,被不少男同學追求。

顧生明也對她感興趣,而鬱知彤正喜歡他這種款,兩人一拍即合,乾柴,烈火。

交往一年後,顧生明打算跟她訂婚。

就在這時,鬱知彤提了分手。

這種打擊對顧生明來說簡直太大了。顧小公子什麼時候被人甩過?向來隻有他甩彆人的份!

一氣之下,顧生明跟女友一拍兩散。從畢業至今已經六七年了,再冇聯絡過。

也許是那次分手傷到了顧生明,此後他女朋友不停換,卻每個都無法長久,他從當初的純情少年,變成了圈內出名的花花公子。

這不,見到美女就想撩的顧生明閒不住,瞥一眼於嫻嫻,說:“貴酒店真會選員工,不說專業程度,就是這張臉擺出去,哪個客人看到不高興呢?”

他一邊說,還一邊伸手勾住了於嫻嫻的下巴。

一時間,空氣凝滯住了。

幾個員工在他背後瑟瑟發抖互看兩眼:不是吧不是吧,這位客人纔剛來就想創造最快被於經理揍哭的世界紀錄嗎?

難得,於經理竟然冇生氣。

隻見於嫻嫻扯出一個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顧先生真幽默。”

不是她大度,而是她熟讀原著,知道花心浪蕩隻是顧生明的一種偽裝。他害怕被人看穿深情的自己,畢竟這是個浮躁的年代,所謂深情能值幾個錢?

拿出去徒增笑料而已。

見她淡定,顧生明自感撩得無趣,便收回手:“帶路。”

於嫻嫻一秒切換服務模式,有條不紊地介紹頂層結構,等帶著顧生明簡單瞭解了一下佈局,已經過去二十分鐘了。

顧生明就是慕名來珠朗酒店來尋歡作樂的,因此對總統套房的配套設施很感興趣。

他先去了室內滑雪場,在取自珠峰之巔的雪堆內玩了個痛快。

然後又去了溫泉池,順便享受專業按摩師提供的全身spa。

最後在全息遊戲房逗留兩個小時,把一個主機遊戲直接打通關了。

客人有興致,於嫻嫻就得全程作陪。客人躺著她站著,客人吃著她看著。

想出去休息?

不行。

因為貴客顧先生說了:“我就是要有個美人在跟前養眼,看著心情愉快。”

於嫻嫻便陪了他大半天。

直到夜幕降臨,她藉口出去準備夜宵,才暫時脫身。

柯雪同情地望著她:“於經理,您辛苦了。”

於嫻嫻擺手:“這算什麼。”重頭戲還在後麵呢。

她看看時間,午夜將至,女主角也該到了。

保安部有了豐富的應對經驗,應該能找到頂層的不速之客,自己可以趁這個空檔先去吃點東西……

這樣想著,就聽保安部呼叫鈴響了。

於嫻嫻扶額:“來得這麼快?”

卻聽對講機裡說:“於經理,有二十位客人到訪。”

於嫻嫻:“多少?”

“二十,請準備宴會大廳。”

於嫻嫻:“……”淦。

工作量x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