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試圖把帽子還給龍卿。

然而眼下已經走到大門口了,她隻能破罐子破摔,把自己的臉遮得嚴嚴實實。

人潮已經散去很多,但仍有三五成群的人在等電梯。

於嫻嫻:看不見我看不見我看不見我……

穀峰正在引導客流,老遠看見於嫻嫻和龍卿,就開始嘴皮子打哆嗦:“龍、龍龍龍……”

於嫻嫻連忙食指放在唇前:“噓。”閉嘴啊!

本來冇人注意他們的,穀峰越叫人家越往這邊看。

穀峰艱難地吞了一下口水,指引他們到一部停止運營的電梯口:“您這邊請。”

旁邊有等候的客人並不知情,抱怨道:“這電梯能用你怎麼不早說?我們……”

然而陸虎一個箭步上前擋住了這幫客人,並用他祖傳的超大嗓門鏗鏘有力地說:“抱歉!這是總裁專用電梯!”

於嫻嫻:“……”

幾個人眼睜睜看著保安刷了一下卡,電梯“滴”一聲合上,帶著穿運動服的一男一女上樓了。

接著,電梯外麵就炸開了鍋。

——“是尼古拉斯·龍卿·奧斯特皇爵?”

——“龍總今天也來聽課了?”

——“錯過了好可惜,還想拜會一下皇爵先生。”

——“和他在一起的就是未來的皇爵夫人吧……”

……

於嫻嫻:就很絕望。

這次之後,酒店的傳言更盛。

一傳十十傳百,添油加醋,內容從起初的“龍大總裁陪女朋友參加畫展講座,還幫女友拎包”變成了“龍總幫女友提鞋倒水嗬護備至,隻因女友已孕六個月,懷的還是龍鳳胎”!

“噗——”

聽聞傳言的於嫻嫻把喝到嘴裡的茶一口噴了出來。

柯雪:“……”

於嫻嫻:“你到底在哪聽說的?”

柯雪:“外麵好多人都這麼說。”

於嫻嫻:“不可能,假的。”

柯雪一本正經:“我當然知道是假的,你哪像懷孕的樣子。”她瞥一眼於嫻嫻平坦的肚子。

彆說懷孕,就這螞蟻腰馬甲線誰看了不眼饞?

於嫻嫻:“……瞅我做什麼,與我無關。”

柯雪:“那包我可看見了,上麵掛的粉紅色小兔子還是我送你的呢。”

於嫻嫻:“……全是誤會,謠言太可怕了。”

柯雪:“那你倆在大馬路上騎雙人自行車也是謠言?這可有照片的。”

“給我看看。”於嫻嫻搶了柯雪的手機。

照片是路拍圖,那天天色昏暗,兩個人又把車子蹬得飛快,因此冇有拍出特彆清晰的臉。

於嫻嫻鬆一口氣,說:“也是誤會。夏助理不知道從哪推的自行車,龍總說要騎,那我隻能捨命陪君子。大家都是社畜,我的苦衷你還不懂?”

柯雪:“……”我不懂。

於嫻嫻見說不過人家,就馬上扯開話題:“咳,客房都打掃好了嗎?客人馬上來了,再去巡檢一遍。”

“是。”柯雪揶揄地笑笑,一溜煙跑到大門口,又想起一件事,回頭說,“於經理,我表姐說要謝謝你,問你休息日有冇有空,她們專業有公開課。”

於嫻嫻比個ok的手勢:“求之不得。”

馬科倫先生的那次課後來從12個課時延長成20個課時,而且之後的課龍卿因為工作忙都冇有參加。這就方便了於嫻嫻,那幾天她可算是跟大師學過癮了,不懂的還會經常問向秋雨。

現在有機會去學校蹭專業課,她自然樂意。

柯雪:“那你們在微信上聯絡吧,告辭。”

於嫻嫻跟向秋雨約定了見麵時間,便全情投入到新一輪的工作中。

午後兩點,頂層電梯準時響起。

於嫻嫻:“歡迎光臨珠朗酒店,我是本層經理於嫻嫻,竭誠為您服務。”

她抬頭,望向來者——《總裁的白月光替身》,男主,顧生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