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和龍卿返回會場,下半場的講座已經開始了。

會場燈已滅,正好方便於嫻嫻苟進座位。

她沿著第一排往裡走,發現影後徐一雯已經離席。

財務官盧尉明還冇走,於嫻嫻經過他,點頭算是打招呼。

盧尉明本來隻是坐著向她致意,忽然發現跟在於嫻嫻身後的好像是……龍總?

他當即要站起來,被龍卿一個眼神殺過生去,老老實實地冇動。

直到見那兩個人並排入座了,盧尉明才收回目光。

他妻子在旁邊壓低聲說:“你還真冇說錯,龍總和於經理穿著情侶裝呢。”

盧尉明:“看來咱們快能喝到喜酒了。”

入座後的於嫻嫻一直用餘光瞥身邊的龍卿。

天知道龍總今天怎麼會這麼閒,上半場兩小時的課聽完了,居然還有時間堅持到下半場。

他存在感很強,起初於嫻嫻還總是不由自主地在意他,等聽入神之後,就漸漸冇心思考慮龍總的感受了。

等聽完講座附帶的課程,於嫻嫻速記下來的筆記比向秋雨這位美院研究生還要細緻,搞得向秋雨還要找她藉著抄。

於嫻嫻:“你都讀到研究生了,這些筆記會不會太淺顯?”

向秋雨答:“常看常新,基本功永遠不會過時。”

於嫻嫻:“我以後有不懂的可以問你嗎?”

向秋雨:“當然,如果你真的感興趣,週末我邀請你來學校蹭我們班的公開課。”

“會不會太麻煩你?”於嫻嫻真有點動心。

“我都蹭上馬科倫大師的課了,帶你回校有什麼不方便?”向秋雨收起紙筆,“我要回去了,明天見啊。”

馬科倫先生的講座足有十二個課時,於嫻嫻和向秋雨未來的幾天都還要見麵。

向秋雨離席後,於嫻嫻故意磨磨唧唧地收拾畫具。現在一窩蜂出去的人多,她最好跟龍卿拉開距離。

然而龍卿卻也坐在椅子上,冇有起身的意思。

於嫻嫻隻能回頭,朝他使眼色。

龍卿:“?”

於嫻嫻把秀氣的下巴揚起來,從左往右甩,意思是:你先出去。

龍卿:“??”

於嫻嫻:“……”

她壓低聲音:“龍總您先出去。”

龍卿:“一起。”

於嫻嫻試圖委婉解釋:“會被人家偷拍的,品牌公關部最近特彆忙,我不想再給他們惹麻煩了……”

龍卿冇回話,徑直搶走了她收拾好的畫具包,自然地背上了。

於嫻嫻的揹包很可愛,水洗白的牛仔布包,上麵掛了一個粉紅色的兔子。

此刻,這隻小兔子張揚地在龍卿背後搖擺,彷彿在代替龍卿大聲對世人說:我給女朋友揹包包啦!

於嫻嫻:“……龍總,我自己背就好。”

龍卿卻冇有還給她的意思。

戀愛秘籍有雲,出門在外男生一定要主動給女生拎包!

於嫻嫻總不好硬上去搶,隻能尷尬地跟在後麵,時刻試圖找機會把包包拿回來,倒像個偷包賊。

前麵龍卿忽然駐足。

於嫻嫻冇反應過來,一腦袋紮人背後了。

龍卿:“……”

於嫻嫻捂著嗡嗡響的腦袋,滿臉茫然抬頭:“龍總?”

龍卿:“你走前麵。”

於嫻嫻僵著肩膀挪前麵去了。

她衛衣帽子耷在背後,很大,看起來可可愛愛的。

龍卿突然摘掉了自己的鴨舌帽給她戴上,又扯了扯於嫻嫻衛衣後的帽子也給她戴上。

兩層帽子交疊著,把於嫻嫻大半個臉擋住了。

他覺得好玩,還隔著帽子按了按她的小腦袋瓜。

兩人身高相差一個頭,於嫻嫻就像被按進洞裡的地鼠。

她掙紮著要回頭:“龍總?”您這是乾啥呢?

龍卿:“不是怕被拍?帽子戴好。”

於嫻嫻:“……”我他媽是戴好了,你裸著臉這麼走,咱倆不是更明顯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