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一前一後地走。

於嫻嫻特意選了側門,這條路人少。

好在龍總有帽子,她自己也把衛衣帽子戴上,總不至於被人認出來吧……呸呸呸,我想什麼呢?又不是做賊,何必心虛。

“於經理?”有人叫她。

於嫻嫻暗道倒黴,低頭想快步進電梯,那人卻正好趕上她:“於經理?叫你怎麼不理我。”

於嫻嫻抬頭,見是老熟人,穀峰。

穀峰常年負責兩千八百層展廳的接待工作,之前龍卿送給於嫻嫻很多麻袋包,市場價炒的很高,於嫻嫻就是托穀峰幫忙轉賣。

完蛋,要是穀峰說出她把他送的東西賣掉……

穀峰:“哎我問你,上次那批麻袋包還有嗎?我手上的貨全出了,外麵還有好多人要訂,拍賣會……”

“咳咳咳咳!”於嫻嫻努力咳,咳得肺都快飛出來了,“你說什麼?我忘了……”

穀峰:“於經理你冇事吧?”

於嫻嫻:“冇事。”

特冇眼力見兒的穀峰:“就之前你托我轉賣的……”

於嫻嫻:“咳!咳!咳!咳!”

穀峰:“?”

龍卿:“有。”

“有什麼?”穀峯迴頭,這才發現跟他們一起進電梯的穿運動服的男人,竟!然!是!龍!總!

他眼睛瞪得老大,跟見鬼似的,突然腳軟,要不是靠著電梯背,直接就歇地上了。

龍卿已經打通電話:“夏誌,之前讓你買的麻袋包再買一批,給於經理送去。”

於嫻嫻:“……”

他掛掉電話,電梯正好到負一樓:“不下?”

於嫻嫻回過神,連忙跟上。

留下穀峰在電梯裡滋溜一下滑坐到地上:“……我是不是要完了?”

於嫻嫻亦步亦趨跟著龍卿,試圖解釋:“就是那些包,實在太多了,我……”

龍卿並不在意:“送你的就是你的,隨你怎麼處置。”

於嫻嫻心裡犯嘀咕:他怎麼這麼大度了?之前送她的書,她借出去他還生氣呢。

奇奇怪怪。

老雙標了。

龍卿快步走到車旁邊,又想起來這車他也送給於嫻嫻了。自己最近幾天苦練車技,本想開自己的車帶於嫻嫻出去……

於嫻嫻卻已經打開車門:“龍總,上車吧。”

龍卿熟門熟路地坐上副駕駛。

於嫻嫻發動車子:“您想吃什麼?”

龍卿:“你想吃什麼?”

兩人異口同聲。

於嫻嫻顯然有些驚訝,龍總什麼時候也會問彆人的意見了?

戀愛秘籍有雲,出來約會一定要尊重女士的意見。這一點龍卿以前做得不好,因此正在努力進步中。

他說:“聽你的。”

於嫻嫻循著他的口味叫了幾個知名餐廳的名字。

龍卿全都搖頭,提議說:“聽說附近有小吃街?”

於嫻嫻:“啊這……”她不是不喜歡去,主要是小吃街人太多了,又被偷拍可找誰說理去。

可龍卿既然提出,她冇有反對的理由,便說:“好。”

珠朗酒店最近的小吃街開車過去隻要十幾分鐘。於嫻嫻開車出去才發現,道路太擁堵了,也許跟馬科倫先生到來不無關係。

她踩著油門,十來分鐘纔開出去五十米。

就很絕望。

被迫停在路中間,於嫻嫻拿出手機刷電子地圖:“龍總,要不咱們吃點彆的?附近還有……”

龍卿湊頭過去看。

熟悉的香水味一下就靠近了,於嫻嫻不由得縮緊肩膀。

龍卿伸手點了點地圖:“前麵就是小吃街,我們下車吧。”

於嫻嫻:“那車子怎麼辦?”

這千金座駕她哪敢隨地亂扔?

龍卿抬手按了那個緊急求救按鈕,然後示意於嫻嫻下車:“有人會來開走的。”

於嫻嫻:“……”sos是讓您這樣用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