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一雯,二十九歲,剛剛拿下三大電影節的影後,熾手可熱的超一線女明星。

她不僅在演戲上很有天賦,還出身豪門,傳說中“不紅就要回去繼承家業”的瑪麗蘇公主代名詞。

向秋雨算是她的路人粉,乍一認出她,驚撥出聲。

嗓門不由自主大了些。因她這一叫,許多人都往這邊看過來。

徐一雯在助理和保鏢的簇擁中,目不斜視地往前走。她穿一條白色綢麵的裙子,黑髮披肩,既不像彆人那樣盛裝誇張,又不會顯得泯然眾人。大長腿隨著步伐從裙襬下若隱若現,美豔不可方物。

很快她便進去了,留下一陣香風。

向秋雨站在原地:“哇,不愧是影後,氣場絕了!”

於嫻嫻點點頭:“就是,那身材,我看了都饞。”

大廳裡響起司儀試麥的聲音。

於嫻嫻回過神:“快走,遲到了。”

兩個人匆忙進場,於嫻嫻循著自己的位置——a區14座和15座。

找了半天才發現,竟然是在展台最前排的中間位,絕佳視野。

落座後,向秋雨就激動地拍她肩膀低聲說:“你看,影後坐我們旁邊。”

徐一雯跟她們僅僅隔了兩個座位,也是極好的位置。

於嫻嫻倒是認出她旁邊的兩位,男的是珠朗酒店的cfo(首席財務官)盧總,另一位則是他夫人。

於嫻嫻連忙朝對方打招呼:“盧總好。”

盧尉明回頭,見是她,笑得很親切:“於經理好。”

他將近五十歲,身材有微微的發福,但並不顯得油膩。鬢間有幾根白髮,卻並不讓他顯老,反而很有中年人的氣度。

能在珠朗酒店做首席財務官,盧尉明也是極有手腕的。他點點頭,又招呼夫人:“介紹你們認識,這位是頂層的於經理,這是我夫人,姓林。”

兩個女子互相致意,算是打了個招呼。

林太太坐好,在丈夫耳邊小聲嘀咕:“從冇聽你主動給我介紹過年輕同事,對於經理挺殷勤嘛。”

盧尉明低聲答:“你懂什麼?這位有可能當我們未來的總裁夫人。”

林太太啞然,又道:“那你不早說?我給她帶一份伴手禮來就好了。”

盧尉明失笑:“不用刻意巴結,她不是那種人,坦誠對待就好。”

這話讓徐一雯聽見了。

影後不動聲色地窺了於嫻嫻一眼。

在滿場華貴之中,穿一件套頭衛衣、紮馬尾的於嫻嫻卻獨有氣質,絲毫不顯寒酸。她側顏極為好看,細白的手腕從衛衣袖子裡探出來,從頭到腳無不精緻。

以徐一雯挑剔的眼光看,也不失為出道的好苗子。

可惜,就是家境寒酸了些,否則徐一雯真會把她當個對手。

燈光暗下來。

全場默契地噤聲。

向秋雨和於嫻嫻激動地拿起紙筆,準備迎接馬科倫先生的出場。

很快,在司儀幾句漂亮話開場後,展台的大螢幕亮起,簡略放了馬科倫先生的介紹。

翹首以盼中,馬科倫先生緩緩走上台。

全場都把目光落在他身上,唯獨vip包間內,龍卿的目光落在於嫻嫻身上。

夏誌立在旁邊,問他:“龍總,您要現在下去嗎?”

於嫻嫻右手邊還有個空位,那是夏誌幫龍卿預留的。

龍卿點點頭:“幫我把運動服拿下來,我也不想穿西裝。”

夏誌笑著抿了抿嘴,很快把衣服給他備好。

龍卿換了一身運動服,戴個鴨舌帽,擋住了大半的臉。

夏誌用心良苦呐,給他挑的是黑色衛衣,好傢夥,並排跟於經理坐一起,任誰不說是情侶裝呢?

龍卿要下樓,陸虎亦步亦趨。

龍卿:“你們不許跟著。”

陸虎剛要說話,就被夏誌搶先攔住:“是。”

等龍卿一走,陸虎就抱怨:“下麪人那麼多,不讓我們跟著怎麼行?”

夏誌瞪他:“龍總就是想低調點,纔會等燈滅後入場,要是大家全跟著,不如打廣告直接說龍總起駕呢!”

陸虎:“那也……”

夏誌:“全酒店都是我們的人,又不是在外麵。再說,旁邊有於經理,用得著你貼身保護?”

陸虎:“……”這年頭,頂級保鏢都要被雇主夫人搶飯碗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