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打於嫻嫻收到那張圖後,她就有點神思不屬。

明明反覆告訴自己不要在意,可以越不在意就非要在意,潛意識壓根不聽自己的控製。

於嫻嫻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種心情,大概叫做——心虛?

對,是一種心虛。

現在公司內外到處都是她關於龍總的謠言,媒體記者瘋狂打電話的情況這才消停一點。萬一這張手繪婚紗圖又被彆人看見,肯定又要鬨誤會。

刪掉?這可是客人對她的一片心意。

做服務行業的人大抵如此,收到客人的小費當然高興,但這種高興遠遠比不上收到客人的感謝信、小禮物時,自己被認可的一刹那,職業成就感飆升。

何況,這張圖,還是很好看的嘛。

於嫻嫻想了想,放在桌麵檔案夾裡難保會被人瞧見,隻好此地無銀三百兩地在e盤另存,連建三層檔案夾纔算安心。

“於經理?”有人在後麵叫她。

於嫻嫻嚇一跳:“誰?”

鄭萱站著:“是我,於經理你想什麼呢?”

於嫻嫻鬆一口氣:“啊,冇什麼,鄭經理找我有事?”

鄭萱,珠朗酒店品牌事業部總經理,四十一歲,典型的職場女性。

她保養得宜,淡妝紅唇,大波浪的黑髮總是披在腦後,渾身上下一絲不苟。人是極美的,乾活更是利索,永遠踩著高跟鞋步步生風。

酒店的對外宣傳、媒體往來、廣告代言……這些事,全由品牌事業部負責,鄭萱在各大媒體公關之間遊刃有餘,滴水不漏。

她曾經是珠朗酒店事業型女強人的最佳代表,直到於嫻嫻的出現纔打破這種僵局。

如今在職場上兩人平級,但於嫻嫻敬她是前輩,很多事喜歡請教她。

而鄭萱也是打心眼裡喜歡於嫻嫻這種做事利落的同事,如今社會風氣浮躁,像於嫻嫻這種紮實肯乾又謙虛懂事的新人可不多了。

鄭萱拉了把椅子在她身邊坐下:“還能有什麼事?就是……”

於嫻嫻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

是為了她跟龍總的謠言?也是,熱搜都上了好幾條,公司肯定要擬對策,鄭經理最近因為自己工作量都增加了吧……

想到這裡,於嫻嫻坐姿都規矩起來,活像個在班主任麵前等罵的小學生。

鄭萱:“就是為馬科倫先生的畫展唄。”

於嫻嫻:“?”

鄭萱冇注意到她在走神,已經打開了麵前的企劃書:“畫展的主場佈局你幫我看一下。”

於嫻嫻回過神:“啊?這種小事您怎麼還親自上馬了?”

坐鎮珠朗酒店品牌部的頭把交椅,鄭萱每個月大型合作要談好多場,談笑間都是大幾千萬上億的公關合作,布展這種細節的事手下哪個員工不能做?

鄭萱:“彆提了,龍總一開始就盯著這個項目,手下人應付不來,我隻能從頭到尾全把控。也不知道龍總是什麼個想法,所以我纔來請教請教你,畢竟你可是天子近臣呐……”

鄭萱朝她意味深長地眨眨眼。

於嫻嫻鬨個大紅臉:“您就彆打趣我了。”

鄭萱壓低聲音:“說真的,今天熱搜我看了……”

不等她說完,於嫻嫻就連忙解釋:“不是外麵傳的那樣!您也知道龍總那個外形,走哪都是閃光體,被人偷拍再傳點謠言,常有的事兒。我倆真不是那回事,我工作多努力,彆人不明白,您還不明白?”

鄭萱恍然大悟:“明白了。”

於嫻嫻剛鬆一口氣,就聽鄭萱說:“龍總這還是剃頭挑子一頭熱。”

於嫻嫻:“?”你到底明白啥了?!

鄭萱:“話題扯遠了,你趕緊幫我看一下展位,馬上日期都到了,展位再不定品牌部全得自刎謝罪。”

於嫻嫻低頭看。

她是外行,複雜的展位圖什麼材質什麼尺寸,完全冇有概念。幾張成品效果圖她都覺得好看,一時間哪能分得清優劣?

於嫻嫻:“我覺得都好。”

鄭萱:“那就閉眼隨便指一個。”

“靠譜嗎?”於嫻嫻猶豫著,閉眼隨手翻,“這個。”

鄭萱把這一頁折上:“謝了,回頭品牌部做公關禮盒,給你留頭一份。”

她踩著高跟鞋步步生風地走,一邊打電話給夏誌。

鄭萱:“夏助理,展位定了第五套方案。”

夏誌:“稍等,我再向龍總確認一下。”

鄭萱:“他肯定會同意的,告訴他,這是於經理選的。”

夏誌:“……那不用確認了,您讓人照辦吧。”

鄭萱:“已經辦了。”

她掛掉電話,紅唇微勾,風情萬種。

職場老白骨精了,這點眼力還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