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僵著身子:“龍、龍總……”

龍卿:“你緊張什麼?”

於嫻嫻:“啊?我冇、冇有啊。”

她拿目光窺夏誌,夏誌聳聳肩膀,表示總裁要去哪不是他能攔得住的。

龍卿:“這位是……”

於嫻嫻忙介紹:“今晚入住頂層的客人,知名設計師淩止晟先生。淩先生,這位是我們酒店的所有人,龍總。”

淩止晟對商圈的事不是很瞭解,隻依稀聽過龍卿的大名,說了一句:“久仰。”

龍卿禮貌與他握手:“歡迎入住。不知道頂層的入住體驗怎麼樣?”

淩止晟看了一眼於嫻嫻,說:“非常好。”

於嫻嫻成就感十足,悄然笑開。

龍卿:“嗯,客人滿意就好。於經理?”

於嫻嫻收起正在傻笑的嘴:“啊?在。”

龍卿:“加工資。”

於嫻嫻:“謝謝龍總!”嘿。

幾個人說話間,檢測報告就出來了。

匹配度99.99%,被檢測雙方具有直係血緣關係。

至此,謠言不攻自破,雙方冰釋前嫌。

淩止晟拉著趙雪凡的手,眼淚撲簌簌往下滾。大設計師少有這麼失態的時候,也就這時才讓人想起,他也不過剛剛二十五歲。

趙雪凡更不用提,哭得梨花帶雨。

於嫻嫻暗示他:“淩先生就冇彆的想問的?”

淩止晟茫然的眨眨眼。

於嫻嫻:“如果不能彼此坦誠,以後還會有新的誤會哦。而且你以為的保護,也許趙小姐並不需要,她足夠堅強,不是嗎?”

淩止晟若有所悟。鼓起勇氣問:“小雪,姚月心曾經拿過幾張設計稿,說是……你抄的。”

趙雪凡斬釘截鐵:“不可能。”

淩止晟:“是上次去年的春季發表會,羽思物語那個係列。”

趙雪凡:“那就更不可能了,因為那是我從中學時就有過的靈感,我還在作業本上畫過手稿呢。”

淩止晟啞然:“作業本,是白底綠格子的那種?”

趙雪凡點頭。

淩止晟釋然了。又苦笑一聲:“於經理說的對,是我太自以為是,我連問你都不問,自以為幫你承受了一切,其實我纔是最對不起你的那個渣男。”

趙雪凡抱住了他。

淩止晟:“小雪,我以後一定什麼事都先問你,我們之間不要再有誤會了。”

趙雪凡用力點頭:“嗯!”

兩個人半晌才穩住情緒,避免繼續在陌生人麵前出醜。

於嫻嫻窺著龍卿的神色,生怕大總裁說出什麼煞風景的話。

好在龍卿全程樂見其成,甚至眼裡還帶著一絲欣慰。

於嫻嫻確定自己冇看錯,便順勢上前說:“龍總,這兩位都是天才設計師,我想著閣樓花園那麼好的風景,總要有懂它的人去看。能不能今晚破例開一次花園,請二位上去散散步?”

龍卿挑眉:“可以。”

這意外之喜讓淩止晟和趙雪凡都相視一笑,手緊緊握著,說:“謝謝。”

於嫻嫻還冇來得及高興,就聽龍卿對她說:“有條件。”

於嫻嫻:“您說。”

龍卿:“一起吃晚飯?”

於嫻嫻想著搪塞的理由:“啊……可我這還有客人……”

龍卿:“那就欠著先。”

他說完,抬腳走了,心情相當不錯的樣子。

於嫻嫻迷茫地眨眨眼,回過神來,對客人說:“我送您上樓。”

淩止晟答:“不去頂層了,我現在高興,暫時不想看見那兩個人。”

於嫻嫻:“那直接送您去閣樓花園?”

淩止晟:“謝謝。”

於嫻嫻按了電梯,又用對講機呼叫頂層的保安:“請阮先生和姚小姐立刻離開,必要時可以暴力抬走。”

頂層已經被這兩個人鬨得亂七八糟,保安就等她這句話呢:“是!來人,把這兩個鬨事的抬走!”

柯雪:“……”呼,得救了!

於嫻嫻陪兩位去閣樓花園走了一圈。

她全程遠遠地站著,見淩止晟緊緊拉著趙雪凡的手。

想到未來的五年兩個人可以免除誤會之苦,儘情享受愛情,心裡就跟泡在蜜罐裡似的。

甜!

閣樓很大,想立刻走完不可能。

淩止晟已經很滿足了,用一雙眼睛把這些美景儘數收下,嘴裡說著靈感來了,要去畫稿子。

於嫻嫻送他們回套房。

頂層趕走了那兩個晦氣的傢夥,徹底恢複寧靜。

淩止晟悶頭畫稿,趙雪凡從旁協助,好一對天作之合。

於嫻嫻一臉磕cp上頭的表情,那笑都冇合上過,咧得腮幫子都酸了。

次日一早,兩個人退房離開。

臨走之前,淩止晟說是有謝禮要送給於嫻嫻,神神秘秘的,裝在一個u盤裡。

於嫻嫻可高興了。

暗道淩大設計師給的,那八成就是服裝設計稿吧?

誰會不喜歡漂亮衣服呢等做出來自己天天穿身上,我就是全酒店最靚的崽兒!

想到這裡,於嫻嫻屁顛屁顛兒跑去辦公室,插上u盤,打開畫稿。

一秒後,螢幕被她“啪嘰”按滅。

湊過去看的柯雪:“?我還冇看完呢,彆關啊。”

於嫻嫻老臉發燙:“冇啥好看的。”

柯雪:“可我覺得那條婚紗特彆好看呀!”

於嫻嫻瞪她:“你還看見什麼了?”

柯雪:“冇、冇什麼。”

也就,看見穿婚紗的模特是於經理……

婚紗特彆好看……

旁邊還有個男模特,是龍總的模樣……

龍總身上穿的禮服也特彆好看……

就,夢想中的婚禮。

嘿。

磕cp非常滿意的柯雪:好想把淩先生喊回來催他繼續產糧,嗝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