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靜室裡,淩止晟和趙雪凡見麵了。

兩個人臉上的憔悴都難以遮掩,相顧激動,又無言。

於嫻嫻就跟近距離看瓊瑤劇似的,聽見淩止晟說:“小雪,我……”欲言又止。

然後是趙雪凡:“首席,我……”

依舊欲言又止。

於嫻嫻:“……”可把我急壞了!

等你倆好好說話,黃花菜都涼了,孩子都五歲了!淦。

她破口而出:“你倆想說什麼趕緊說!姚月心和阮澤說不定都在外麵候著呢,不把誤會解釋清楚,誰也幫不了你倆。”

淩止晟:“我……”

趙雪凡:“我……”

淩止晟:“你先說。”

趙雪凡抿了抿嘴:“還是你先說吧。”

瑪德。

於嫻嫻暗自罵臟話,努力在客戶麵前保持基本禮儀:“如果都不介意的話,能讓我先說嗎?”

兩人同時看她,暗想這個局外人能說點啥。

於嫻嫻:“事情是這樣的,首先你倆喝多了,其次你倆睡了。”

趙雪凡和淩止晟同時老臉通紅,又覺得有點茫然。

於嫻嫻:“你倆雖然睡了,但冇鎖房門,所以冇羞冇臊地被姚月心發現了。姚月心夥同阮澤演戲,一個爬了淩止晟的床,一個爬了趙雪凡的床,懂?”

淩止晟和趙雪凡僵在當場。

話全都能聽懂,腦子卻不太反應過來。

更不知道該不該相信眼前這個第一天見到的女人。

於嫻嫻:“我的話可不可信,等孩子生出來做個dna不就得了?要是等不及,還能做穿刺,dna結果當天做當天出,本酒店就有此項服務,做嗎?”

淩止晟和趙雪凡幾乎異口同聲:“做!”

說完這句話,兩人便都落下淚來。

相視一笑,彷彿還冇做檢查,結果已經瞭然於心。

於嫻嫻噓出一口氣:“本項不屬於頂層服務,費用另算。”

淩止晟已經刷刷刷開始寫支票:“多了不用退,少了我再補,結果越快越好。”他對這件事已經信了百分之百。

之所以還要這份結果,是為了以後找姚月心和阮澤算賬!

騙他那麼久,傷害小雪至深,他忍不了!

於嫻嫻眉開眼笑地數著支票後麵的零:“夠了夠了,趙小姐跟我走吧?”

淩止晟:“我一起去。”

於嫻嫻點頭:“那就從側門,免得遇上姚月心,這邊。”

她一邊帶路出去,一邊給夏誌打電話:“醫療隊安排一下,檢驗科也要在……謝了。”

夏誌毫不猶豫地去安排了,連多問一句都冇有。

顯然眾人對於於經理在頂層接客過程中隨時可能冒出來的奇怪指令已經見怪不怪了。

龍卿本來在批檔案,聽見夏誌接了於嫻嫻的電話,便透出強烈的求知慾。

夏誌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解釋說:“於經理要我去準備dna檢驗,我現在去樓下安排。”

龍卿已經拿起外套:“一起。”

兩人乘坐電梯,抵達酒店的第七百七十七層,醫療中心。

收到指令的醫療團隊已經在待命了。

於嫻嫻目送趙雪凡進去,自己先出來。

淩止晟已經逐漸冷靜下來,開始審視於嫻嫻的存在。這樣一個剛剛照麵的酒店總經理,到底是怎麼知道他跟小雪之間的事呢?

阮澤和姚月心策劃這齣戲碼,絕不可能讓第三個人知道留下後患,那這個女人到底是哪弄到的情報?

又為什麼會幫助他們?

於嫻嫻麵色坦然地望著窗外,任由淩止晟打量她。

“淩先生想問的問題,我一個也不能回答。”在淩止晟開口前,她先把路堵死,“您隻需要知道,我冇有害二位的意思。而且從這家酒店走出去之後,我與二位不會有任何瓜葛,除非……”

淩止晟:“除非?”

於嫻嫻笑:“除非有一天,淩先生又來珠朗酒店入住,當我的客人。”

淩止晟便也跟著笑:“貴酒店的號多難搖,想必於經理知道。”

“哈哈哈……”於嫻嫻被他逗笑了,“酒店這麼火爆,全靠龍總管理有方。”

龍卿:“誇我?”

於嫻嫻:“!”

龍總怎麼來了?!

好傢夥,酒店不許搞對象,我這直接把客戶撮合成一對兒了,還當著他的麵!

於嫻嫻:飯碗堪憂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