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撒丫子狂奔,開著小電車一路趕到地方。

隻聽姚月心正指著趙雪凡破口大罵:“你還想怎麼樣?我已經委曲求全到這個地步了,我顧慮他的感受,訂婚連個戒指都冇要,你呢?”

姚月心喘著粗氣繼續罵:“你這時候出現在酒店什麼意思?不會是想趁機跟他睡一覺,好汙衊孩子是他的吧?!”

趙雪凡臉色煞白:“你、你知道我懷了孕?”

姚月心趾高氣昂冷笑道:“整個設計圈還有人不知道?你跟阮澤睡了,外麵狗仔說不定還有什麼豔照門的照片等著放,這事兒有什麼好不知道的?!”

於嫻嫻:“……?”臥槽,揹著我狗血撒這麼大?

她連忙在腦子裡過原著。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就在幾分鐘前,原作者改文了!

於嫻嫻知道這些網絡小說可能會有修改,但還是頭一回遇到作者幾乎實時改文的情況。

也不知道原作者閒著冇事兒改什麼勁,這文都完結一年多了。怕是嫌當初撒的狗血不夠狗血?臨時在這加戲?

她冷靜下來,去看改過的章節。

越看越氣,差點當場撥打120。

新章中,原本喝醉跟人滾床單的人,從淩止晟變成了趙雪凡。

兩個月前的時裝大秀成功落幕後,大家相約舉辦慶功宴。

當時的男女主角還在互相誤會的冷戰中,所以心情鬱悶,各自都喝了不少酒。

接著,淩止晟藉著酒勁,把趙雪凡拉到房間裡。

先是互相解釋誤會,接著說著說著就意亂情迷,藉著酒勁,兩人突破了那層防線。

結果這麼重要的場合,兩個醉鬼居然忘記反鎖門!

於是滿世界找人的姚月心,就在推開好幾道門之後,看見了躺在床上好事已成、睡得香噴噴的男一和女一。

姚月心差點原地爆炸。

彆看淩止晟混時尚圈,設計出位又大膽,實際上他是個很內斂、很傳統的男人。姚月心知道要是淩止晟酒醒,肯定說什麼都要對趙雪凡負責,那這事兒算是板上釘釘了。

她不服氣,更不想看到這個結果,所以冷靜之後給阮澤打了電話。

阮澤就在現場,很快趕過來。

幾乎不用姚月心解釋,他就跟她默契地達成一致。

阮澤:“我帶趙雪凡走。”

姚月心已經在揪自己的頭髮了,還把口紅故意摸得淩亂:“口風要嚴。”

阮澤會意:“我們是一條船上的人。”

姚月心目送他帶趙雪凡離開,然後反鎖了房門,脫掉自己的衣服,睡到了淩止晟的身邊。

另一邊,阮澤則黑著臉把人帶回自己公寓,依法炮製“睡”了趙雪凡。

於嫻嫻:“……”太卑鄙了吧。

我為曾經給男二吹過的彩虹屁道歉。

那天之後,淩止晟就和趙雪凡陷入了痛苦之中。

酒醉、睡錯了人,還懷了孕。搞成這樣,誰也冇臉見誰了。

於是阮澤開始在趙雪凡麵前充當好好男人,對她疼寵有加,有求必應。姚月心則投入了淩止晟的懷抱,威逼淩止晟對她負責,併成功促成雙方父母的見麵,還訂了婚。

一對有緣人就在狗.男女的搗鬼下,往世界的兩頭瘋狂背道而馳。

於嫻嫻:嗬。

有我在,我就要讓你們知道啥叫地球是圓的,方向開反了?沒關係。

隻要車速夠快,早晚還能見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