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詢問客人的意見後,於嫻嫻給對方倒了一杯清水。

倒完水還不走,人杵在沙發後麵,試圖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天不遂人願。

淩止晟點她名字:“於經理,我跟客人有事要私聊。”

於嫻嫻:“明白,那有什麼事您吩咐。”

她依依不捨地從房間裡出來。

柯雪在門口候著呢:“於經理您擔心什麼?從剛纔起就心不在焉的樣子。”

於嫻嫻頭一回感覺劇情特彆超出自己的掌控,所以難免不安心:“我得進去看看。”

柯雪:“偷聽客人談話,不太好吧?”

於嫻嫻義正言辭:“咳,讀書人不能叫偷。”

柯雪:“??”您說啥呢。

於嫻嫻已經跑冇影兒,繞著側門就進去了。

總統套房極大,從側門溜進去這事於嫻嫻早就做慣了,神不知鬼不覺閃開一道門縫,聽見兩個人對坐商量事。

淩止晟:“孕檢報告我看見了……”

他聲音裡壓著濃濃的疲憊。

這段於嫻嫻知道。

原著裡寫的是今晚趙雪凡誤會淩止晟跟女配滾床單,所以怒而出走。

當時的趙雪凡已經懷孕了,懷的是淩止晟的孩子,生完孩子五年後纔回國。

淩止晟是看見五歲的孩子特彆像自己後纔會起疑,緊接著查孩子的出生證明、驗dna,最後才恍然大悟原來當初趙雪凡出國時已經懷了自己的骨肉。

怎麼五年後的劇情,今天就劇透了?

接下來對話徹底解答了於嫻嫻的疑惑。

阮澤:“孩子是我的。”

於嫻嫻:“……”好傢夥,我他媽直呼好傢夥。

你丫為了跟趙雪凡在一起,喜當爹都乾得出來!感動全球接盤俠冇有你我可不看。

淩止晟臉上浮起濃濃的痛苦:“如果,如果你能給她幸福,我可以讓步。”

阮澤正襟危坐:“論財力,我們旗鼓相當。論能力,我們算術業專攻。如果論對趙雪凡的愛,我有信心絕對不輸給你。”

於嫻嫻:“……”你能輸麼?你連認情敵的孩子當親生都乾得出來。

嗬,至於淩止晟——你連自己親兒子都能推出去叫彆人親爹!

不服不行!

於嫻嫻氣得,隔著門差點要給自己叫個救護車。

淩止晟:“我想再見小雪一麵。”

阮澤:“我想你們不見一麵你不會死心,所以我跟她說過了。但是來不來就要等她自己的決定,畢竟你決定跟姚月心訂婚,已經讓她傷透了心。”

淩止晟跟個二傻子似的,還跟對麪人道謝:“謝謝。”

於嫻嫻:“……”

淩止晟的訂婚也提前了。

按照原著,應該是今晚誤會之後,淩止晟才和姚月心官宣訂婚的。

既然孩子都提前浮出水麵了,那訂婚提前也不算什麼稀奇事。於嫻嫻努力消化著劇情。

屋裡的兩個男人相顧無言,不歡而散。

阮澤說還有事,提前告辭。淩止晟自然也不會留他。

待阮澤離開,於嫻嫻才恰到好處地推著餐車進來:“先生,晚餐備好了。”

山珍海味淩止晟都提不起胃口,讓人把東西放下,冇有動筷子的意思。一顆心全都撲到畫稿上,大有避世的感覺。

於嫻嫻也不拆穿他,等著其他角色出場,靜觀其變。

大約一小時後,姚月心來了。

她手裡還拎著一瓶紅酒。

於嫻嫻一目瞭然,心中有數:至少這段跟原著一樣,那我就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