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結果顯而易見。

趙雪凡不僅在一個小時內重新畫完了稿子,而且還畫得相當完整。

以至於姚月心想在投票時努力找出一個看起來很倉促的作品,都無法找到。

趙雪凡又得了第一。

於嫻嫻在幕後瘋狂為趙雪凡打call:絕了!這女主人設我愛了!美強慘永遠的神!

憑藉這幾次比稿,趙雪凡晉升淩止晟的首席助理。

此後的一年,淩止晟去哪兒都帶著她。趙雪凡冇辜負淩止晟的栽培,在幾次大秀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很快成為時尚圈耀眼的新星。

眾人常常把她跟淩止晟合稱為新一代時尚界金童玉女,雜誌采訪淩止晟時總會要求趙雪凡一起出鏡。

在時尚圈摸爬滾打一個年頭,趙雪凡也褪去了原本的拘謹,變得落落大方。她有錢裝點自己了,買得起像樣的衣服,走在淩止晟身邊與他相得益彰。

她舉止有度,斯文而有邏輯,讓人很難想象她也纔剛滿二十歲而已。

早慧的趙雪凡很快也獲得了淩止晟父母的喜歡。淩止晟的父母都是十幾歲就出道工作的人,大約因此也更加理解趙雪凡的難處,把她當自己女兒一樣疼。

在趙雪凡二十歲生日那年,淩止晟對她表白了。

至此,故事算是甜到人的心窩裡。

於嫻嫻一副老母親欣慰臉,搓著手等待趙雪凡到法定婚齡的那天,恨不得把民政局給兩人搬過去讓他們原地領證!

原來磕cp這麼快樂,嚶!

一切向好的故事,作者非要中途開始狂撒狗血。

女二號姚月心按捺不住,終於找到機會給兩個人添堵了。

那是一次國際大秀,趙雪凡全力協助淩止晟。大秀獲得成功,趙雪凡也正式在四大時裝節亮相,成為風頭正勁的青年設計師。

就在這時候,姚月心約淩止晟見麵,說是有重要的事。

淩止晟原本不想去,可姚月心說事情關係到趙雪凡的未來。他不敢大意,還是赴約了。

“看看這是什麼。”姚月心拿出了一份老舊的設計稿。

淩止晟越看越心驚,臉上的表情已經難以掩飾。

姚月心抱臂說:“我就知道,哪有什麼天才?全是抄來的。”

稿子上的內容跟趙雪凡最近出的幾個成品圖幾乎一模一樣,最次的一張相似度也達到了70%,讓淩止晟無可辯駁。

相信趙雪凡是抄的?不,趙雪凡的努力不是假的,人品也不是假的。

可是這麼相似的稿件要怎麼解釋?

於嫻嫻:還他媽怎麼解釋?!這就是趙雪凡畫的呀!

她有上帝視角,看到了後麵的劇情,因此愈發抓心撓肺,恨不得衝進去拽著淩止晟的衣脖領瘋狂搖晃告訴他:這是趙雪凡十六歲畫的手稿!趙雪凡就是天才!是永遠的天才!這稿子是姚月心從趙雪凡那對吸血鬼爹媽手裡買來的!

不知內情的淩止晟壓著心裡的驚濤駭浪,問姚月心:“你什麼打算?”

於嫻嫻:你問她乾屁?你不如直接去問趙雪凡!問她一句不就真相大白了嗎!氣死!

姚月心:“這爆出去可是我們工作室的大醜聞,趙雪凡後半輩子就毀了。”

淩止晟目光晦暗:“還有彆人知道嗎?”

姚月心:“你知我知。”

淩止晟不傻:“稿子歸我,你從今天起閉嘴,什麼也彆說。”

姚月心冷笑一聲:“就不聽聽我要的條件?”

淩止晟:“你要什麼條件,我都答應你。”

“你對她還真是用情至深。”姚月心咬牙道,“換個地方吧,我餓了,你陪我吃飯。”

淩止晟受製於人,便陪她去了。

姚月心上車之前給阮澤發了訊息。

接著,阮澤就回給她一個定位。

姚月心意會,指著這個定位說:“去吃西餐。”

於嫻嫻:吃你個大頭鬼!淩止晟你不許去!那是陷阱,陷阱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