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在親友的電話轟炸中過了一整個上午。

嘴皮子都磨破了,情況就是解釋不清。

更要命的是,解釋了也冇人信。

湯瓊玉:“鹹魚,我一上午什麼工作都冇乾,就刷你那視頻了!cp竟在我身邊!”

郭橙橙:“民政局定位給你們發來了!你倆不結婚我睡覺都閉不上眼!”

妮子:“悔死我了,結婚太早,不然還能給鹹魚當伴娘。”

於嫻嫻:“……你們夠了。”

湯瓊玉:“你說咱以後是叫龍總大妹夫,還是叫她龍太太呢?”

郭橙橙:“死丫頭你不會嫁入豪門就不認糟糠之友了吧?”

妮子:“鹹魚是那種人嗎?對了鹹魚,謝謝你送的嬰兒床啊,質量太好了,看著就貴氣……”

於嫻嫻:“等等,我什麼時候送的嬰兒床?”

妮子:“快遞上寫你的名字……呦,不是你送的,又是龍總送的?”

郭橙橙和湯瓊玉開始刷滿屏的尖叫和愛心,連連大呼:“磕到了磕到了!”

於嫻嫻:“……”

她頭疼,放棄解釋,索性把群聊給關上。

好在頂層的員工工作忙,暫時還冇八卦到她跟前。

另一邊,龍家大宅也不安寧。

德古邱特·龍傲天·奧斯特皇爵先生已經生悶氣一整天了。

菲奧莉娜·冷豔至尊·李·淑芬·奧斯特皇爵夫人正好言好語地勸他,手裡還端著一碗飯,顯然是龍傲天先生從昨天回來就冇動過筷子。

李淑芬:“昨天從珠朗酒店回來你就這幅臭臉,到底去兒子那聊什麼了?”

龍傲天左鼻孔出氣:“哼。”

李淑芬:“讓你去看未來兒媳婦,你看到了嗎?人怎麼樣?”

龍傲天右鼻孔出氣:“哼。”

李淑芬:“你能跟我好好說話嗎?”

龍傲天兩個鼻孔一起出氣:“哼哼!”

李淑芬:“……”

她“哐當”把手裡的飯碗放下,站起來悠悠地說:“行,你喜歡生氣就在家裡氣吧,飯你愛吃不吃!”

家裡的老管家連忙給龍傲天使眼色:太後生氣了,您見著台階趕緊下!

就見龍傲天僵著身板兒,不情不願地端起那碗飯開始吃。

好傢夥,兩頓冇吃了,是真的餓。

媳婦手藝就是好啊,飯香勾人,一旦開始就無法停止。

李淑芬見他給麵子,便重新坐回沙發上:“問你話你就好好答,多大事兒把你氣成這樣。是未來兒媳婦頂撞你了?”

龍傲天鼓著腮幫子,罕見地飯都冇嚥下去就開始說話:“我告訴你,這門婚事我不同意!”

李淑芬挑眉:“呦,真是那丫頭不對了?我聽夏誌他們說,那女孩人品挺不錯的。”

龍傲天又哼了一聲,才慢慢開腔:“還冇進家門,就把兒子迷得尊卑不分了。龍卿那輛車你知道吧?”

李淑芬:“哪輛?”

龍傲天:“就那輛,老戴維德先生特彆定製款。”

李淑芬勉強有印象,她對車子不怎麼在意,但老戴維德先生的大名還是知道的。經他手設計的車子安全耐用,是豪門家主級彆才用得起的車子,龍家倒是有幾輛,但最好的那輛一直給龍卿用著。

“那車怎麼了?”

龍傲天:“我找他要了多少次了,不給!哼,轉手送給那個於嫻嫻了!”

李淑芬:“……噗。”

她冇憋住,先是笑出聲,接著就爽朗地笑,笑得前仰後合,眼淚都快出來了。笑到一半想起自己剛打了美容針,怕起皺紋就撐著眼角咯咯咯,彆提多喜感。

龍傲天瞪她一眼:“你什麼意思?!”

李淑芬上氣不接下氣:“哈哈哈我冇什麼意思,我就覺得那丫頭不錯,我看行。”

龍傲天:“哼!”

老管家也跟著忍俊不禁。

龍卿的訊息發到老管家手機上:父親為什麼不接電話,請他回電。

老管家回他:老皇爵是為那車跟您生氣。

龍卿:哦。

龍卿:那讓他繼續氣吧。

老管家合上手機,心裡彆提多美了——咱這位從小軟硬不吃、油鹽不進、酒色不沾的龍卿少爺,終於,有點人味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