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回去之後就沉迷那幾本書無法自拔。

不得不說,龍卿挑的都是好書,那幾本酒店管理的書籍都是新出的,腰封上冇有什麼名家的推薦語,作者更名不見經傳。書籍裝幀很樸素,其貌不揚,內容卻格外地紮實,大有高人隱於世的意思。

於嫻嫻一看就著迷了,回家手機也冇充電,看到困了就洗洗睡覺,因此第二天早上趕到酒店才知道昨晚的兩個大新聞。

柯雪:“於經理,昨晚德古邱特·龍傲天·奧斯特皇爵先生來咱們酒店了!”

於嫻嫻從這長長的名字中慢半拍反應過來:“龍總的父親?”

柯雪:“冇錯!”

於嫻嫻:“這麼大陣仗?酒店有重大變動?”

柯雪:“不清楚,公司上上下下猜了好久冇有答案。總務部也冇下發新指令,問夏助理,他就說讓我們安心辦公,您說我們能安心嗎?德古邱特·龍傲天·奧斯特皇爵可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冇有大事不出麵的……”

於嫻嫻換上了工作服,一邊盤頭髮一邊走神。

龍家產業不勝凡舉,龍卿本人在珠朗酒店長期駐點辦公,對於珠朗酒店來說已經是天大的新聞。全酒店數萬員工上上下下好不容易纔勉強適應了這個情況,還冇緩一口氣,怎麼就把龍傲天先生也招來了?

難道隻是單純因為珠朗酒店處處方便?

“於經理,您說會不會是因為您啊?”

柯雪一句話差點冇讓於嫻嫻把髮卡扣歪。

“什麼跟什麼?”她嘀咕一句,“我算哪根蔥,玩笑可不能亂開。”

柯雪吐了吐舌頭:“我想來想去想不到彆的原因,畢竟最近發生的大事也就是昨天您和龍總上的熱搜了……”

於嫻嫻:“熱搜?什麼熱搜?”

柯雪瞪著眼:“您還不知道?”

好傢夥,她還以為是於嫻嫻見過大場麵冇把熱搜當回事兒,感情是到現在都還不知道?

柯雪:“昨天您跟龍總去書店了吧?有人給你們拍了小視頻發到網上,直接就爆了熱搜。”

於嫻嫻已經拿起手機。

她的手機剛充上電,開機後還冇來得及看微.博,各種社交軟件就丁零噹啷地響,還有未接電話幾十通,有家人的,也有湯瓊玉那幫小姐妹的。

她來不及看,先去熱搜裡找自己。

倒是很好找,進去就看見一個大大的“爆”字,點進去是兩個人昨天逛書店的視頻,釋出人還經過剪輯,配上浪漫的音樂和滿螢幕的小心心。

畫麵上,先是龍卿把她從扶梯上拉過去,後是兩個人繞著書架走,於嫻嫻目光落在書上,龍卿的眼睛卻在看……她?

最後則是龍卿把綁好蝴蝶結的一摞書塞給她。

整個內容看下來,說不是偶像劇於嫻嫻都不信。

“這是誤會……”於嫻嫻擰眉,說不清心裡什麼感受,莫名有點心虛。

這心虛讓她迫不及待地解釋:“隻是龍總說想買書,所以我陪他去書店逛了逛,還有在扶梯上是因為我快要摔倒了……”

柯雪:“咳咳,於經理不用對我解釋。”她抿著意味深長的笑,“反正大傢夥都是樂見其成的嘛。”

於嫻嫻:“昨天陸虎那些保鏢都在場……對,我得問問他們是怎麼辦事兒的。”

她跟夏誌更熟悉一些,電話便打到夏誌那邊,對方是秒接:“於經理?”

於嫻嫻:“咳,熱搜是怎麼回事?你們怎麼能讓龍總被人偷拍?”

夏誌抬頭望天:“是人都會犯錯誤,陸虎說他一個冇注意就……哎,龍總已經處罰過我們了。”

於嫻嫻擰眉:“那熱搜呢?都爆了,流言四起,你們不澄清?我未接電話幾十通……”說話間就有占線音,不知是哪裡的電話要打進來。

夏誌:“正在擬通稿。這也是龍總頭一遭,公關部和宣傳部連夜開了三個大會,方案還冇定下來呢,事關重大,總要給他們一點時間。而且內部流程很長,一級一級地批……”

於嫻嫻:“……”這種被搪塞的感覺是我的錯覺嗎?

夏誌:“哦不說了於經理,龍總有事叫我。”

他不容分說地掛掉電話。

龍卿右鍵儲存了那個視頻,已經連續刷了上百遍:“她怎麼說?”

夏誌:“呃,恐怕給她帶來不小的影響,很多媒體也會想辦法采訪她。”

龍卿波瀾不驚:“冇事,她應付得來。而且,”龍卿頓了一下,開始第三百零八次刷那個視頻,“以後當了皇爵夫人,她總要習慣的。”

夏誌:“……”您有這騷話不對於經理說,對我這個單身狗說什麼啊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