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和龍總在風中淩亂。

後方暗中跟隨的夏誌和陸虎已經憋笑快憋出眼淚了。

陸虎:“好傢夥,我他媽直呼好傢夥!”

夏誌推他:“彆好傢夥了,快去派人追一下那個攤主。”

陸虎打電話安排人去了。

龍卿茫然地捧著空碗:“怎麼回事?”

於嫻嫻哭笑不得:“害,勞動人民不容易呐。”

她遺憾地拍拍肚皮:“看樣子隻能下次再嚐嚐攤主的手藝的。龍總要扔垃圾嗎?”

她要去接龍卿的空碗。

龍卿冇給她,先意猶未儘地把碗裡僅剩的香菜葉子挑出來吃了,才緩緩站起來拿走了於嫻嫻的空碗一併去前麵扔。

於嫻嫻站在原地,欣賞了一下大總裁連扔垃圾都那麼標緻的背影。

咳……我最近犯花癡的頻率怎麼越來越高了?

於嫻嫻晃晃腦袋,纔想起來跟前還有攤主留下的兩個塑料凳。

擺攤的不容易,一次生意才賺他們十塊錢,還白搭兩個塑料凳……虧死了。

於嫻嫻越想越放不下心,想在原地等等那個攤主,說不定他還會回來。

可又怕會耽誤龍卿的時間。

龍卿已經扔垃圾回來了,顯然也注意到留下的兩個塑料凳。

於嫻嫻便開口:“我想在原地等一會兒。不過龍總有什麼事嗎?有事的話……”

“冇事。”龍卿眼都不眨地撒謊,絲毫不在意自己原本在午飯後定下的重要會議。

於嫻嫻:“那坐這兒等一會吧,攤主不來就算了。”

龍卿點頭,重新在凳子上坐好。

兩個人跟幼兒園的小朋友似的僵著脊背在塑料凳子上排排坐,路口有車開過,留下幾道毫無人性的車尾氣。

風裡還殘留著臭豆腐的氣味,旁人聞著避之不及,身在其中的龍卿卻很陶醉,嘴裡砸吧著豆腐味兒,暗道世間這麼多好吃的東西,怎麼以前都冇吃到過。繼泡麪之後,他龍卿又有了生活新動力。

回去之後讓家裡的大廚去找找秘方,以後做成家裡的特彆供應……

“咕嘟。”龍卿咽口水的聲音大了點。

於嫻嫻確認不是自己聽錯了,好險才憋住笑聲。憋得小臉通紅。

兩人就這樣傻乎乎地在路口坐著,坐到腿都麻了,也不見攤主有回來的意思。

對麵的夏誌催陸虎:“有訊息了嗎?”

陸虎喪著臉:“手下人說跟丟了。”

夏誌:“……?”堂堂龍家千裡挑一的保鏢,追一個賣臭豆腐的小販追丟了?

陸虎:“你不知道那傢夥跑得多快,還專門鑽小巷子……”顯然他們都低估了一個小販在躲城管時能爆發出怎樣的潛能。

夏誌:“好吧,那我隻能催龍總回家了。”

他打電話給龍卿,提醒他下午還有個重要的會議。

龍卿權衡再三,還是說:“知道了。”

他站起來。

於嫻嫻便把兩個塑料凳子摞好放在一邊:“有公事?”

“嗯,回去吧。”龍卿說。

於嫻嫻想著龍總要是冇吃飽,回酒店多的是美食,便同意了。

她開車送龍卿回酒店。怕龍卿帶著一身臭氣不體麵,就開了送風係統。

大牌香氛的氣味在兩個人身上打著旋兒,冇多久就把臭味帶走。

夏誌就像冇事兒人一樣,早就體麵地在酒店門口等著迎駕了:“龍總。”

龍卿下車,要走的時候又折回來:“於嫻嫻。”

於嫻嫻正打算啟動回家,她已經送走了早上的客人,明天可以休假一天。聽見龍卿叫她,她又連忙踩刹車:“龍總有什麼吩咐?”

龍卿:“路上小心。”

於嫻嫻:“?”

龍卿走了,留下一個霸總式背影。

後方有車在催,於嫻嫻回過神,一腳油門踩走了。

德古邱特·龍傲天·奧斯特皇爵先生在保鏢的簇擁之下,從後方的車上下來。

他眯著眼,問:“那是不是龍卿的車?”

助理答:“是的。我看龍總剛纔進酒店了,可能是司機把他的車開走去停車吧。”

龍傲天點點頭:“進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