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看龍卿把兩本酒店管理類書籍放入購物籃。

而後又去藝術類書架區轉了一圈,把幾本入門級繪本也買下來。

在前台結賬後,店員便要把書給他。

龍卿指著前排剛走的那位顧客,問:“為什麼她的書上綁了蝴蝶結?”

店員笑盈盈的:“那位顧客說是要送給彆人的禮物,先生也需要額外包裝嗎?”

龍卿很認真地點頭。

店員便把書收回來,重新用印花牛皮紙打包好,反手紮了個蝴蝶結,簡約又好看。

於嫻嫻要幫忙拿,龍卿先她一步把書接過。

於嫻嫻手伸了個寂寞,剛要抽回來,又被龍卿單手抓住。

接著,龍卿便把打了蝴蝶結的幾本書平穩地放在她手上。

於嫻嫻:“?”

龍卿:“禮物。”

於嫻嫻:“……”她有點反應不過來。

龍卿:“我送你的東西不許再給彆人,借也不行。”

他傲嬌地把頭側到一邊,說:“之前的就算了,不用你道歉。但是,下不為例。”

於嫻嫻:“……”

店員小小聲地說:“太甜了吧,偶像劇現場?”

——“我又相信愛情了。”

……

龍卿甩完話,邁開腿出去了,於嫻嫻慢了半拍追上他的步子。在店員善意的起鬨聲中,於嫻嫻臉熱到耳朵根,一路小跑不見了蹤影。

店裡立刻炸開鍋,嘰嘰喳喳討論個不停。

夏誌和陸虎快步跟上,不由自主地臉上也帶了幾分傻笑。

夏誌:“現在明白了?”

陸虎憨乎乎地點頭:“嘿,明白了。咱龍總追於經理呐?”

夏誌:“嗯。”

陸虎:“要我說哪這麼麻煩?直接告白,買大鑽戒求婚,明年孩子就會叫爸爸了!嘿。”

夏誌:“……”話糙理不糙。

但是,咱龍總不會qaq。

不怪龍卿遲鈍。在他的生命中,愛情是一件極為生疏的事。

他冇有經驗,也無法用最熟悉的數據和理論去解答戀愛這道題。他猝不及防就被荷爾蒙捕獲,成為冇頭蒼蠅到處亂撞。

下屬不敢給他提意見,家裡的長輩也拿不出像樣的建議,反而用一本書越幫越忙,搞得現在不倫不類,偏龍總自我感覺良好,在詭異的求愛路線上越跑越偏。

至於用錢?嗬,龍卿是真的冇想過。

說一句凡爾賽的話,有錢到龍卿這個地步,已經不會在意自己“有錢”這件事了。穿高貴的定製,吃昂貴的食物,享受一切奢華的服務……這就如同普通人吃飯喝水呼吸一樣稀鬆平常。

就算龍卿送了跑車,但也是基於於經理說了那句“車不錯”,否則龍卿也想不到這茬。

而且夏誌明白,於經理愛錢,但懂得取之有道,如果龍卿真的哢哢砸錢,於經理肯定會嚇跑。

於嫻嫻把車在新民路停下的時候,腦子裡還在反覆掂量著龍卿給她的禮物。

咳,總覺得到處都透著詭異。

龍卿喜歡她,在追她?不可能吧……想到自己過去幾年在這位上司手下承受的高壓,於嫻嫻就覺得不可思議。

要是喜歡她,早就喜歡了,至於等到三年後?

難道是大總裁突然起了興致,在跟自己玩豪門灰姑孃的戲碼?

“不下車嗎?”龍卿問。

於嫻嫻連忙回神——算了,想個屁,老孃行的端做得直,辦事對得起自己工資,彆的就隨他去吧!

於嫻嫻甩掉雜念,從車上下來:“龍總想吃什麼?上次的泰餐……”

龍卿立刻想到那碩大的、帶著迴音的包廂,馬上搖頭:“不。”

他目光轉得飛快,隨意鎖定了一個路邊攤:“就那。”

於嫻嫻看著攤位上大大的“長沙臭豆腐”幾個字,陷入人生懷疑……

於嫻嫻:嗯,龍總是腦子被門夾過了,不太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