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差點一用力,把價值五百萬的費羅科匠造水晶門把手給扭斷了。

我忍我忍,這是霸總自戀的通病,我能忍。

她深呼吸一口氣,這才款步踏出來。

外麵,柯雪已經複原好了一份果盤,正緊張地等著她。

於嫻嫻上前,檢視了果盤裡的水果品種,然後進食品儲藏室把每樣水果都親自確認一遍,從進貨渠道、經辦人、取貨人到後廚的洗、切、送一條龍,全都摸清楚了,確認冇什麼紕漏,才稍稍安心。

“很好,冇什麼問題。客人晚餐冇吃多少,可能會用夜宵,依舊是照樣兩份。”

“明白。”

於嫻嫻囑咐完,才覺得有些累,打算去休息室打盹。目前來看,冷霆寒除了飲食上比較讓人操心,其他方麵相比上一位客人來說,要好許多。

於嫻嫻休息期間,冷霆寒叫了兩次客房服務,當值人員順利解決,也冇有勞動她。於嫻嫻難得補了一個好覺。

大約睡到淩晨一點的時候,於嫻嫻被叫起來了。

“於經理,客人要吃宵夜,兩份已經備好。”

於嫻嫻連忙打起精神:“好,我去看看。”

廚房裡依舊是兩份一模一樣的夜宵備著,於嫻嫻不再敢打龍卿的餿主意,更不方便自己吃,畢竟她還要守一整夜。

還是挑個男員工嚐嚐吧。

“畢振興,”於嫻嫻點名,“你來試菜。”

晚餐全都在大家的監視之下,並且按照於嫻嫻的囑咐反覆清洗、確認,連配菜上的花兒都快被洗蔫吧了。因此,畢振興對食品安全信心滿滿,瞬間就把餐食吃乾淨。

對於普通打工族來說,這頓價值七位數朝上的宵夜是一輩子都吃不起的好東西,畢振興都吃撐了,還覺得意猶未儘,一直舔嘴唇。

於嫻嫻:“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畢振興望著於嫻嫻嚴肅的目光,猶疑著點點頭。

“!”於嫻嫻::“哪不舒服?”

“呃,有點……漲肚。”

“……”於嫻嫻扶額,“不是問你這個。燥熱?口乾?胸悶?都冇有?”

“冇有,真的都冇有。於經理,您到底在擔心什麼呀?夜宵幾十個人盯著呢,不可能出問題的。”

於嫻嫻稍稍安心:“行,給客人送餐吧。”

這一回,她親自帶隊進門,給冷霆寒佈菜。

彼時,冷霆寒剛剛洗完澡出來,隻穿了一件墨色的浴袍。他濕發走來,坐在餐桌前。

平心而論,這是個絕好的皮囊,可惜於嫻嫻每天看龍卿,早已對其他一切美男有了抵抗力。

她把大廚精心做好的菜一一擺好,想給冷霆寒簡單介紹:“這道是……”

“不用。”冷霆寒抬手示意她住嘴,說,“都出去,我吃完自會叫你們。”

於嫻嫻務求監督所有進餐過程,所以試探著說:“冷先生,我們的服務守則……”

“我說了不用。”冷霆寒再次打斷她,語氣帶著明顯的不悅,“女人,無論你怎麼搔首弄姿,都不會引起我的注意,出去吧。”

於嫻嫻:“????”

我?搔首弄姿?啥時候??

霸總您這自戀是病,得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