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誌上到頂樓,正看見卓洪等人正用擔架把陸焰之抬出客房。

客房門口停放了一輛轉移病人的帶輪病床,幾個人把一八六的大總裁放到病床上,同時鬆了一口氣。

陸焰之就這樣被人推著,氣場全無。

於嫻嫻在一邊抱臂觀看:嘖,差一套病號服那畫麵才完美。

這場麵就該拍下來等陸焰之醒來給他看,讓他好好認清自己的模樣,以後可彆“那麼普通卻那麼自信”了。

不,連普通都算不上,就是個巨渣!

顧綿綿遇上他,算是把前半生的黴運都用儘,以後可千萬要幸福纔好。

“這是……怎麼了?”夏誌滿臉迷惑。

卓洪說:“解釋起來有點複雜,總之這大概是第一位從我們酒店被抬出去的頂層客人。”

夏誌掃一眼那人的額頭,鮮紅的一條印子——唔。

“不是於經理打的吧?”他問。

卓洪憋著笑看向他身後。

就聽於嫻嫻從後麵探個頭:“你說我什麼壞話呢?我動手不動武器,肯定不是我打的!”

她又補上一句:“他純屬自作孽,遭報應。”嗯。

夏誌放心了:“那就好。”

於嫻嫻對柯雪說:“房間掛畫掉,應該蹭破了點表層,花瓶我檢查過冇問題。所以你把掛畫報損,錢從陸焰之房費裡扣。”

“明白。”柯雪記下來,又說,“那個,於經理……”

於嫻嫻:“怎麼?”

柯雪滿臉痛苦地從背後拿出幾本書:“這書的扉頁,全皺了……”

夏誌一眼認出是龍總送的書。

於嫻嫻把書搶過來:“冇事,冇事。”咳,被夏助理看見了,還要想說辭怎麼向龍總解釋。

果然,夏誌問:“怎麼回事?”

柯雪搶答:“是我給於經理送書的時候被客人截胡了,客人賴著要拿走,所以……”

絲毫冇提於嫻嫻鬆口答應人家借書的事。

於嫻嫻暗暗給柯雪豎大拇指。

柯雪吐舌頭迴應她。

夏誌快步走上去,大步追上卓洪:“就是這個病床上的客人?”

柯雪:“是的。”

夏誌認真地看著他:“嗯,我記住了。”馬上報告龍總讓他破產!

眾人:客人要完。

卓洪進了電梯,夏誌跟上,又對於嫻嫻說:“於經理也一起上來吧,龍總請您下樓。”

於嫻嫻便踏進去。

電梯門關上。

卓洪帶人抬著陸焰之占了大半的位置,於嫻嫻便和夏誌各站一角,有點擁擠。

還以為是到兩千八百八十層,於嫻嫻想按那層的按鈕,被夏誌阻止。

“不是去辦公室,去一樓。”夏誌說。

於嫻嫻:“嗯?”

夏誌:“到了您就知道了。”

二十分鐘後。

於嫻嫻望著停在麵前的、具備自動定位係統、落水防鎖係統、盜竊追蹤係統、定速巡航係統……等多種高科技集於一身,造價堪比十架直升機的龍卿禦用跑車,心裡一緊。

是要陪龍總出外勤嗎?

那可千萬不能讓龍總開車。

於嫻嫻這樣想著,就見龍卿緩緩從車裡走下來:“這車,送你。”

於嫻嫻:“???”

吃瓜群眾:啊啊啊啊啊啊!!磕到了磕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