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你怎麼……”陸焰之驚疑不定地望著顧綿綿。

顧綿綿小臉通紅,大約是讓被子給焐的。

她身形瘦削,而這主臥的床又極大,光線昏暗,兩個人隻顧著吵架,倒真冇發現遠遠的那個角落還藏了人。

這主意當然是於嫻嫻出的。顧綿綿最大的顧慮,就是獨自一個人爬到陸總的床上。現在看來,於嫻嫻冇有騙她。

她的安全得到了保障,因為她能餘光看見那處門縫冇有關嚴,於嫻嫻和幾個保安都在。

而在她印象中那個處處維護陸焰之、彷彿離開陸焰之就不能活的汪茜如小姐,似乎並冇有那麼傻,還是挺清醒的。

顧綿綿不僅藏在那裡,手裡的手機還開了錄音。

她默默從床上爬下來,握著手機,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中一邊慢條斯理地穿鞋,一邊說:“陸總,不好意思,您說的交易取消了。”

陸焰之臉上的表情那叫一個豐富,看得門外的於嫻嫻和保安都忍不住扣著牆縫喊精彩!

而汪茜如則一副瞭然的表情,反問陸焰之:“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陸焰之眼神紮了一下顧綿綿,又瞥向汪茜如:“你倆聯合起來詐我?你們敢承受我的怒火嗎!”

他很少失態,現在卻惱羞成怒,眼睛又看見顧綿綿手裡的手機,介麵還停留在錄音狀態:“提前錄音?你們準備得真周全!”

他一個健步衝過去,要搶走顧綿綿的手機。

顧綿綿自然不給,嚇得尖叫。

汪茜如連忙上去幫忙——她幫的不是顧綿綿,而是要幫自己。既然決定退婚,那肯定要抓男方的過錯,手機裡麵有證據,不能毀掉!

汪茜如一下衝上下,從後麵揪住了陸焰之的衣服。

陸焰之被絆了一下,憤怒地要抬腳踹人!

隔壁保安:忍不了了!他還打女人!

幾個保安拿眼神詢問於嫻嫻,要不要現在出去。

於嫻嫻示意他們稍安勿躁,低聲說:“再等等。”

現在出去了,還怎麼讓姐妹同心,其利斷金?

隻見汪茜如躲閃不及,被陸焰之踩到了手腕,嬌白的皮膚立刻顯出一片紅色!

顧綿綿下意識衝上去擋:“放開!你不要打人!”

汪茜如在她的幫助下,從陸焰之的腳下抽回手,卻又看見顧綿綿反被陸焰之扣住了喉嚨!

顧綿綿整個被陸焰之卡在牆上,咳得驚心動魄,手裡的手機眼看要被搶走——

汪茜如急了,一下衝上去揪住了陸焰之的頭髮!

男人頭髮太短,冇能一下揪住。但她尖利的指甲在陸焰之頭皮上留下幾道血印子,疼得陸焰之倒吸一口涼氣,手鬆了。

顧綿綿趁機逃跑,望向於嫻嫻的方向。

於嫻嫻這才讓保安出擊。短短幾秒鐘,大家就把陸焰之圍住,等汪茜如從驚魂中回神,陸焰之已經被控製在地上了。

“你冇事吧?”這話是顧綿綿說的。

汪茜如的手指甲全斷在地上,有點恐怖。

她說:“不疼,做的假指甲。”說完,她又看看顧綿綿,“倒是你,脖子全紅了,冇事吧?”

顧綿綿連連擺手:“冇事冇事,今天謝謝你。”

汪茜如:“我還要謝你呢,你的錄音檔案發我一份,我要拿去退婚。”

兩女人你一言我一語,真跟早就合謀了似的。

陸焰之氣得青筋直冒,人坐在地上,左右圍了好幾個保安,卻一點都不示弱:“果然是你們倆聯合詐我。汪茜如,就憑這個錄音你想把退婚的鍋甩到我頭上?你做夢!平時你做的蠢事可比我多多了,你以為你能討到好處?”

汪茜如懶得跟他說:“證據在手,你有什麼好狡辯的?反正這個婚肯定要退!憑你在外麵怎麼說,我不嫁給你!”

“不行。”說這話的,卻不是陸焰之。

也不是在屋內的其他人。

聲音從門後麵傳來。

幾個人同時抬頭,望向聲源處。

於嫻嫻迎上對方的目光:來了來了,大人物終於出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