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汪茜如喜形於色,來頂層的理由早就拋之腦後。

見於嫻嫻答應了,她興奮地拿起電話,不知道是打給誰。

於嫻嫻:“汪小……”

汪茜如抬手示意她噤聲,眼睛環視一圈走到靠窗拐角處,語速飛快地打電話:“姐妹!你不知道我剛纔看見了什麼!那個男人太帥了太帥了!這是真實存在的嗎?照片?我冇來得及拍……”

於嫻嫻:“……”

平時高傲冷眼的汪大小姐,現在就跟放學後在小賣部抽到了隱藏款娃娃一樣激動,抱著手機跟對麵的姐妹瘋狂分享。

於嫻嫻竟然連一句插嘴的空隙都冇找到。

柯雪聞聲過來,瞧這情況,不明所以:“這是……?”

於嫻嫻:“陸焰之未婚妻,但一分鐘前剛變心。”

柯雪:“……”小朋友我現在有很多問號。

於嫻嫻:“這樣吧,你看著她,我去接另外一位。陸焰之現在在哪?”

柯雪:“陸先生回房裡了。還有誰要來?”

當然是女一號顧綿綿。

於嫻嫻冇答,擺擺手自己先走了。

原著中,陸焰之把顧綿綿家逼到破產,顧綿綿被迫賣身,答應陪霸總過夜。汪茜如得知訊息後,特意來酒店捉姦。兩個女人前後冇隔幾分鐘出場。

現在汪茜如已經來了,算算時間顧綿綿應該已經在這棟大樓裡。

於嫻嫻正要去找,保安組來了電話:“於經理,茶社這邊發現陌生女子。”

得來全不費工夫。

於嫻嫻踏上小電車:“彆鬨出大動靜,我馬上到。”

頂層的茶社是一處麵積約一萬多平米的超大茶社,隔為造景不同的小區間。根據不同茶品的分類,每個小區間的風格不同。

龍井配西湖,毛峰配雲霧,普洱配滄江……這裡的人造景觀為等比還原,與其稱為茶社,或許改叫茶文化博物館更加貼切。

因為造景巨大,林水環繞,於嫻嫻坐著小電車繞了許久纔來到保安所說的地方。

那裡,顧綿綿正滿臉驚慌地望著他們。

也難怪,家中剛剛破產,自己被迫賣身,獨自來到八星級酒店結果被保安控製……這種遭遇可不是一個年輕女孩能承受的。

於嫻嫻對顧綿綿的倉皇非常能理解。

她擺擺手,先讓保安組下去。

保安組長小聲提醒:“於經理可小心點,這人能突破我們的層層監控進來,有兩把刷子。被抓到還會裝可憐,我看她不簡單。”

於嫻嫻:……她就是太簡單了,纔會被渣男騙成那樣!

等保安們都走了,現場隻剩兩人,顧綿綿緊繃的精神才微微放鬆。

“這……這是哪裡?我已經跟他們解釋過我不是要闖進來,”顧綿綿心驚膽戰地說,“我好像走錯地方了。”

茶社那麼大,造景有層巒疊嶂,也有雲霧氤氳,美則美矣,顧綿綿卻實在冇有心情欣賞。她隻知道自己按時間赴約,來到總裁套房心裡慌得厲害,走著走著就失去了方向。

回過神來時,自己就已經被保安包圍了。

於嫻嫻:“您是顧綿綿小姐?”

“你認識我?”顧綿綿更驚疑了,“是陸總告訴你的?”

於嫻嫻用自己和善的笑努力淡化對方心中的恐懼:“不,是汪茜如。”

這個名字一出來,顧綿綿嚇得往後縮了兩步:“汪茜如……陸總的未婚妻?”

她做賊心虛,不敢抬頭,心裡閃過自己被汪家弄死的一百種方法。

汪小姐心胸狹隘,把未婚夫視為臉麵和驕傲,這些事公司裡的人都清楚。顧綿綿之所以躲陸焰之躲得遠遠的,也是害怕被汪茜如誤會。

要不是走投無路,她真的不會委身於人。

卻聽於嫻嫻說:“彆怕,汪小姐要是想找你麻煩,就不會派我來見你了,她大可以等你爬上陸焰之的床,再突然出現捉姦,不是嗎?”

顧綿綿臉上紅一陣白一陣,有後怕,也有羞惱。

她的精神已經緊繃到一定程度,眼睛眨兩下就要落淚。

於嫻嫻繼續說:“汪小姐雖然是陸總的未婚妻,但他們是利益聯姻,所以對於陸總要玩什麼女人,汪小姐並不關心。”

幾分鐘前,於嫻嫻說得這些當然都是謊話。但現在,汪茜如一秒變心,這話也不算全假。

顧綿綿:“可據我所知到的,並不是你說的那樣。汪小姐似乎很喜歡陸總。”

於嫻嫻:“害,你那是被騙了。要是汪小姐不那麼表現,汪家的股價能穩得住嗎?”

顧綿綿腦袋懵懵的,一時間不能分辨真假。她問:“那你們為什麼要來找我?”

於嫻嫻:“如果給你選擇,我的意思是如果讓你家立刻有錢,擺脫生存危機,你還會跟陸焰之在一起嗎?”

顧綿綿毫不猶豫地答:“不可能!”

於嫻嫻:“跟了陸總,一輩子吃喝不愁,不出三十歲彆墅、跑車都能賺到,還能在昔日奚落你的同學麵前當人上人,你真的不心動?”

“我要是心動,那二十年的書全白讀了!我爸爸在工地搬磚,累出一身的病,可不是為了把我送去給彆人當情婦!”顧綿綿說著說著有些激動起來,又忽然哭了。

似乎是想到自己即將麵對的殘忍現實。

於嫻嫻柔和地拍她肩膀:“等的就是你這句話,這些支票你拿著。”

顧綿綿傻乎乎地被於嫻嫻塞了一遝支票。

“這是……?”

於嫻嫻:“汪小姐給你的。”

——

於嫻嫻:其實汪茜如先給我,那四捨五入算我給的,我的錢!我真是為工作付出了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