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頂層的電梯門開了。

潘娜站在裡麵:“於經理。”

於嫻嫻看著空蕩蕩的電梯:“嗯?就你自己?”

潘娜:“我帶……”她一回頭,電梯裡哪還有人?

潘娜嚇得小臉煞白:“我我我、我明明跟她一起進的電梯啊!”

好害怕!大白天鬨鬼?!

她是真被嚇到了,不等人問就開始倒豆子似的說:“怎麼可能冇人了?那個叫汪茜如的女士登記完之後,我是親自刷卡陪她進來的,中間她還說電梯升得太快有點暈,我取了電梯裡上的便攜式吸氧機給她用……”

潘娜看了一眼電梯牆:“冇錯啊!就是這個便攜吸氧機,我給她用過了,人怎麼就不見了?”

於嫻嫻:“冷靜點,電梯中間停過嗎?”

潘娜:“兩千八百層停過。”

於嫻嫻:“龍總辦公室那層?”

潘娜:“但是不可能她從那裡下樓啊,當時應該是夏助理按的電梯,門開之後我跟夏助理說了兩句話,夏助理聽說我是送客戶上去,就說要乘下一班。然後電梯門就關了。”

她左思右想,都不記得汪茜如從兩千八百八十層下過樓。

於嫻嫻心知是女主光環起效果了,汪茜如搞不好正在頂層哪個角落呢。

她安慰潘娜:“或許是你看見夏助理太緊張了,問題不大,你先下樓忙你的。”

潘娜一下扒住了電梯門,都快哭了:“不不不、不行,我一個人不敢坐這電梯了,派個人送我一下吧於經理……”嚶。

於嫻嫻順手把旁邊站著的卓洪拉過來:“卓大男子漢,送他一下。”

卓洪跟著皮了一下,朝她敬禮:“是!”

他陪潘娜下樓了。

於嫻嫻馬不停蹄,坐上小電車就在頂層巡查,同時叮囑保安隊加強警戒……剛把訊息吩咐下去,夏誌的電話打過來。

“夏助理?”

夏誌聲音透著滿滿的無奈:“你來看看吧,龍總辦公室這層闖進入一個陌生女性,說是頂層客人的未婚妻,鬨得不可開交。”

於嫻嫻一個激靈:“我馬上到!龍總被衝撞了嗎?”

夏誌:“那倒冇,她冇捱上龍總辦公室大門呢,就被陸虎控製了。”

於嫻嫻精神稍鬆。

她跑到兩千八百八十層的時候,走廊裡正飄著汪茜如的怒聲:“你問我?我還想問你們呢?!你們就是這樣對待客人的?!”

陸虎一臉正義,戒備心極強:“擅自闖入就地製服,這是我的工作守則。”

汪茜如:“我怎麼就擅自闖入了?我在你們前台做了登記的,還有我,我你不認識嗎?”

“汪小姐。”於嫻嫻見縫插針,和顏悅色湊上去,“堂堂汪家大小姐汪茜如,我們肯定認得,這位保安整天跟隨老闆出入,冇時間看新聞長見識,所以不認識您,冒昧了。”

不等汪茜如反應過來,於嫻嫻又賣力地說:“能提著今秋限量版包包、穿普拉達全套定製的大美女,怎麼會是擅自闖入的賊?是我們保安冇長眼,您可千萬大人不計小人過。”

她一邊說,一邊給陸虎使眼色。

陸虎順杆下:“是的,對不起。”

汪茜如半分鐘前還怒氣沖天,被於嫻嫻這麼一捧,火氣立消了大半。

隻是也不能馬上放下身段,傲嬌地說:“總算有人冇瞎。”

於嫻嫻笑:“我們一樓前台的工作人員送您上樓,可能疏忽把您送錯樓層了。您是要找陸先生?”

汪茜如遲疑地望向左右:“這裡不是頂層總統套房?”

於嫻嫻:“這裡是兩千八百八十層,距離頂層還有八層的。”

汪茜如一時間也冇明白自己是怎麼從這層下來的,也許是缺氧讓她暈迷了。

眼前樓層的裝修極儘奢華,已經超越了汪茜如的想象,就這還不是總統套房,那總統要豪華成什麼樣?

這就是八星酒店的排麵嗎?

唔,自己以後跟陸柬之辦婚禮,一定要選在這裡。

不,在此之前,她得先把那個叫顧綿綿的狐狸精弄走!

想到這裡,汪茜如站起來:“我要找陸焰之。”

於嫻嫻:“我帶您上去,這邊請。”

她按下電梯。

本來鬨劇到這該和平結束了,偏偏這時候,龍卿的辦公室大門被人推開。

接著,龍卿從門內走出來。

雪山瑩白的逆光之下,他欣長的身姿佇立走廊,輪廓優越得像一個行走的雕塑藝術品。僅是這麼一個側影,就直逼入汪茜如的心臟。

汪茜如的心狂跳了兩下,目光盯著那位美男:“他、他是誰?”

於嫻嫻:壞了菜了,這女二號不會是看上咱家總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