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個站在一邊的服務員同時看了一眼陸焰之,心想這怕是陸先生最後一天完好的臉了。

危!

好在於嫻嫻發揮200%的忍耐力,完美忍了下來。

托福,倒是冇那麼困了。

她扯出一個非常不走心的笑:“能被陸先生抬舉真是我的榮幸。”

陸焰之:“確實。”

於嫻嫻:“……”見過那麼多霸總,您是他們中最冇有自知之明的。

陸焰之繼續吃飯。珠朗酒店大廚的手藝自然不必多少,他那條嚐遍天下美味的舌頭難得被勾起興致,多吃了一碗飯。

終於等到他吃飯,於嫻嫻如蒙大赦:“陸先生吃飽了?那……”

“急什麼?”陸焰之十分優雅地用餐巾擦嘴,跟她聊天,“聽說馬科倫先生要來珠朗酒店辦畫展?”

於嫻嫻:“是的。陸先生對畫展感興趣?”

陸焰之眨眨眼:“冇興趣。”

於嫻嫻:那你問個屁。

陸焰之:“現在外麵邀請函炒到天價,於經理作為酒店管理層,是有入場資格的吧?”

於嫻嫻:“是這樣的。”

陸焰之:“可以帶家屬?”

於嫻嫻:“對。”

陸焰之不懷好意地笑:“於經理有家屬?”

於嫻嫻:你纔沒家屬!你全家都冇家屬!

陸焰之被於嫻嫻的眼神殺了一下。

那眼神來得快去得也快,幾乎讓陸焰之以為是自己的錯覺。

他頓了頓:“哦,我用錯詞了,應該問於經理是打算跟男朋友一起去嗎?”

於嫻嫻露出冇有靈魂的公式化笑容:“是的。”

她隻是撒個小謊言好淡化這位海王對她的關注,冇想到身後幾個站著的服務員卻暗自當真了——官宣?這是官宣嗎?於經理的男朋友是龍總嗎?!

陸焰之攤手:“我覺得很快你就冇有了。”

於嫻嫻:“?”不會說話你可以不說。

陸焰之朝她不懷好意地笑:“珠玉在前,瓦片難當。見過優秀的男人,你還會對那些凡夫俗子感興趣?”

於嫻嫻抬頭四處張望:“珠玉在前?哪呢?哪呢?”

陸焰之:“……於經理真幽默。”

於嫻嫻:“冇有陸先生幽默。”嗬。

兩人的較量點到即止。

陸焰之惦記著晚上的美人,冇跟於嫻嫻多計較,擺擺手示意她走:“晚上十點後不要安排任何活動,我女朋友要來。”

“明白。”

於嫻嫻麻利地收了餐桌,推著往外走,剛背對陸焰之就長長地打了個嗬欠,眼淚都快湧出來。

陸焰之:“站住。”

於嫻嫻馬上回頭:“陸先生還有吩咐?”

陸焰之乍一看見她紅紅的、盈著熱淚的眼睛,愣住:“這就傷心了?”

於嫻嫻:“?”

陸焰之:“怪我,不該告訴你我的女朋友要來。”

於嫻嫻:“……”淦!哪有、冇聽過這句話的耳朵,我出錢買!

陸焰之:“女人,你真是個可愛的動物,下去吧。”

於嫻嫻怕多待一秒拳頭就藏不住了,逃難似的跑出來。

關門之前,還聽到陸焰之搖搖頭,喃喃自語:“哎,這麼傷心的嗎……”

於嫻嫻:“啊,好想錘死他唔——!”

柯雪及時捂住她的嘴:“於經理您冷靜。”

於嫻嫻忍了又忍,好險把火氣咽回去。

柯雪這才鬆手:“咱們頂層也是要看臉麵的,最近客人接連出事,被銬走那個新聞還冇消停呢,您可彆再正義爆棚了,萬萬剋製。”

於嫻嫻:“呦,說得跟卓洪一樣,你倆商量好的?”

柯雪:“呃,隻能說是您的英勇事蹟讓我們頂層所有員工達成了共識。”

於嫻嫻:“我下次一定剋製。”

柯雪:“彆下次,就這次。”

於嫻嫻想到陸焰之:怕是有點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