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秉承著這個炸裂的三觀,陸焰之禍害過的女人數不勝數。

他換女人的速度太快了,遇上一個閤眼緣的,就邀請人家共進晚餐,送禮物,告白。高頻的時候,一天能送出六份禮物,告白六次。

還成功六次。

就他媽離譜。

於嫻嫻必須要說一句,也就原作者為了襯托這個人設,纔會把全書中的女配都寫成這樣的見色起意、見錢眼開的二傻子,現實中還是有越來越多的女孩獨立而清醒的。

當然,原作者也冇忘記,無論是什麼樣的霸總,最終都難以免俗,有個門當戶對的未婚妻。

跟上一位入住的客人霍世暄不同,陸焰之對於未婚妻的態度是非常認可的。

這不是因為陸焰之多麼愛他的未婚妻,而是陸焰之深刻明白豪門聯姻的好處,為了那源源不斷的利益,他犧牲那麼一點點婚姻自由冇什麼大不了。

再說,男人婚後就不能“做慈善”了嗎?

他陸焰之必須要把做慈善的理念貫穿終生,上帝造出他這樣優秀的人,就是為了把愛灑滿人間!

於嫻嫻:彆說了,快噦了。

陸焰之享受被女人追捧,這會讓他感覺很爽,有一種擁有天下、唯我獨尊的痛快。他的虛榮心和自尊心在頻繁更換的女伴中得到了充分的滿足和膨脹。

過度膨脹又促成了他的自戀,如此形成人格閉環。

總之,陸焰之一邊跟未婚妻在人前相敬如賓,恩愛有加,一邊在背地裡該玩玩,該睡睡。

最近,陸海王有了新歡,這個新歡很有性格,為了釣她上鉤,陸海王可冇少撒魚餌,今天就是他收穫的日子。

因此陸焰之心情非常美妙。

於嫻嫻正在前麵帶路,介紹頂層佈局:“……從這裡直行是主臥大門,裡麵生活用品一應俱全。如果需要更多服務,可以按鈴呼叫。”

於嫻嫻話音剛落,她肩頭的鈴就響了。

於嫻嫻一怔,把鈴按滅:“陸先生?”

就見陸焰之邪魅一笑:“哦,我試試這呼叫鈴,挺好用。”

於嫻嫻回之一笑:“……”試試就逝世。

陸焰之目光掃過於嫻嫻優越的五官,眸光發亮:“我每次按鈴都是於經理親自接待?”

於嫻嫻:“大多情況是。”我感覺被他的眼神汙染了!

她心裡有點膈應,往後退了退。

看在陸焰之眼裡,就像這女人耐不住他的魅力一樣。

陸焰之得意挑眉:“那我很榮幸,能被美人服務。”

這話一落地,滿層酒店的員工都對他投以同情的目光——您怕是冇見過於經理親自服務過的客人都是什麼下場……

陸焰之幾斤幾兩,於嫻嫻還能心裡冇數?

她皮笑肉不笑,暗道你最好多叫我幾次,不把你服務到“幸福”得喊出來就算我輸。

陸焰之調侃人後,一筆帶過,把注意力重新放在了客房上,簡單瞭解過客房的結構之後,服務人員便退場了。

於嫻嫻在走廊裡叫了個人:“小吳,你來。”

叫小吳的客房服務員放下手頭的活:“於經理?”

於嫻嫻:“待會你抽一小時的時間,幫我外出送個東西。”

套房內,陸焰之自行更衣泡澡,之後點了晚餐。

餐車是卓洪推進去的,不過卓洪纔剛進去就退出來了,說客人指名要見於嫻嫻。

於嫻嫻:“好,我現在去。”

卓洪在門口等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於經理……”

於嫻嫻:“嗯?”

卓洪:“您可千萬忍著點,彆把客人揍哭了。昨天剛從客房銬走一個,影響不好。”

於嫻嫻:“……”我在你們眼中到底什麼形象。

“知道了,我心裡有數。”

她推門進去:“陸先生,晚上好。”

“坐。”陸焰之換了一身運動裝,聽說剛纔去了一趟健身房。

他有一副很藝術的身材,寬肩窄腰,標準倒三角。運動服隱隱勾勒出好看的肌肉線條,加上他從小養成的優越氣質,真的很養眼。

於嫻嫻禮貌地站在旁邊:“酒店有製度,不可以……”

陸焰之打斷她:“聽說人吃飯時看著美景更容易消化。”

於嫻嫻:“窗外的雪山就很美。”

“但少了一點韻味。”陸焰之又用下巴指了指他對麵的椅子,“坐,我不想重複第三次。”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於嫻嫻大方落座。

陸焰之看她一眼,滿意地點頭:“嗯,這樣美景纔算完整。”

他自信地拋出這句話,暗道對麵的女人肯定要招架不住了。但是那個女人最好不要對他表示好感,因為本少爺今天冇空,晚上可還有另外一個美人等著他呢。

然而於嫻嫻此時的心情隻有一個字:淦。

我要被他油膩的視線弄臟了!

她努力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以免在客人麵前露出乾嘔的表情。唔,想點快樂的事,順便看看風景……

她將目光移到窗外的雪山上,看著看著就有點困了。

她昨晚捨命陪老闆,後半夜喝了一杯咖啡。

奇了怪了,平時對咖啡抵抗力超強,三杯下肚冇問題的人,不知道昨晚怎麼就一杯咖啡睡不著。

輾轉到後半夜,索性爬起來寫方案。

就這樣寫到天亮,竟是一夜冇睡。這會兒安靜下來,才意識到困。

巨困。

困得她要偷偷在桌子底下掐自己大腿以免在客人麵前睡著。

陸焰之開始用餐了。

他的用餐習慣很好,畢竟上流有上流的教養。認認真真地吃,冇發出什麼聲音。

這讓原本就安靜的室內更加安靜。

於嫻嫻僵坐在對麵,不拿筷子。陸焰之那邊也不用她端茶倒水的,她就像個人形擺件,靜物。

當靜物沒關係,問題是現在的於嫻嫻特彆困。

再不搞點動靜出來,她怕是真的要睡著了,腦袋千斤重,垂下去恐怕要當場砸翻餐桌。

於嫻嫻主動站起來。

陸焰之:“你去哪?”

於嫻嫻:“我去看看餐後甜點準備的怎麼樣。”

陸焰之:“不用。”

於嫻嫻:“需要給您倒點飲料或者酒嗎?”

陸焰之:“不用。”

於嫻嫻:“那我給您收拾一下骨碟吧……”

“不用。”陸焰之似笑非笑地望著她,“女人,不要因為我的一句誇讚,就對我這樣獻殷情,這隻會讓我覺得你很廉價。”

於嫻嫻:廉你xx(臟話。

她在餐桌下握緊拳頭,暗想:如果老孃一拳頭掄過去,是打他左眼比較好,還是打右眼。

或者直接打成熊貓眼,對稱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