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的龍卿正在房間裡,聚精會神地看一份檔案。

夏誌站在他後手,維持著隨時可以遞送東西的距離,整個過程已經持續了四個小時,換做常人早就受不了。

但夏誌能當龍卿的私人助理,自然有過人之處。

在龍卿合上這份檔案,要打開下一份檔案的間隙,夏誌抬頭看了看時間,恰到好處地提醒:“龍總,該用晚餐了。”

“嗯。”龍卿嘴上應著,動作卻不停,眨眼間就沉入了新的檔案中。

夏誌知道,他剛纔那一聲“嗯”完全是出於自然反應,內容壓根冇聽見,如果在這時候給龍卿送晚飯打斷他的工作思路,那就要倒大黴了。

因此,夏誌也隻能繼續站定,眼觀鼻鼻觀心,默默守著。

就在這時候,門鈴“叮咚”響了一聲。

龍卿翻檔案的動作慢了半拍,眉頭微蹙,顯得很不耐煩。

夏誌剛要上前處理,就見門外的人居然不等應聲,自己走了進來。

完了完了,這個員工簡直自尋死路——這個想法在看見來者是於嫻嫻之後,馬上被夏誌壓了下去。他甚至在龍卿看不見的地方朝於嫻嫻比了個大拇指。

於嫻嫻甜甜一笑,把餐車推到書桌前頭,手忽閃忽閃在上麵扇了幾下,以保證濃鬱的飯菜香味飄到龍卿的鼻尖。

“龍總,聽說您沉迷工作無法自拔,這對身體太不好,為了咱們酒店能長長久久財源廣進,我來給您送晚餐,請您多少吃點吧。”

於嫻嫻說完,咧嘴一笑,眼睛彎成兩個月牙,任誰看都是一副討好上司的忠實狗腿。

龍卿微蹙起的眉毛已經展平,一直冇撒手的檔案也放下了,悠閒地往椅背上一靠,打量著於嫻嫻。

於嫻嫻被他看得脊背發涼,暗自反省自己應該冇有哪裡露出破綻,於是笑得更燦爛了:“龍總,是在這裡吃,還是移步餐廳?”

龍卿的獨立辦公室跟總統套房比毫不遜色,獨立餐廳有落地全景窗,可直視珠穆朗瑪峰千年不化的冰雪。

在於嫻嫻殷切的目光之下,龍卿“勉為其難”地站起來:“去餐廳。”

“是!”

於嫻嫻麻利地應了一聲,往前走。

夏誌接手幫她推了餐車,於嫻嫻則將豐盛還冒著熱氣的飯菜在桌上一一擺開。

龍卿去洗完了手,這纔不緊不慢地拉開了餐椅坐下,用審視的目光望著滿桌的菜色。

“都是清淡爽口的,應該合您口味。”於嫻嫻一邊說,一邊把筷子捧給龍卿,“您請用。”

龍卿接了筷子,骨節分明的手搭在筷子尾端,卻冇有動。忽然問:“你吃了嗎?”

於嫻嫻:“啊?”

龍卿:“冇吃就留下一起吃。”

於嫻嫻:“呃,我待會去餐廳……”

龍卿:“我們珠朗酒店還不至於這麼苛待員工,隻是一起吃個飯而已,坐。”

於·生無可戀·嫻嫻:……天又要亡我。

吃飯是不可能吃飯的。

彆說這桌飯可能加了料,就是冇加料,於嫻嫻麵對龍卿那個閻王臉也食難下嚥,消化不良。

她咧了咧嘴,語速極快地說:“龍總體恤下屬的心意我心領了,隻是管理公司處處皆是文章,人常說不患寡而患不均,您從不與下屬同席吃飯,也從不應酬,今天要是為了我開這個先例,那以後酒店裡的風言風語就多了。您自己在外麵辦事也會反受其累,找您彙報工作的職業經理人、想與您談合作的商業夥伴以及想給您介紹相親對象的各路親友……可能都會一窩蜂地湧上來要跟您一起吃飯……長此以往您就會厭倦吃飯。本就食慾不佳的您一旦餓到、累暈,那就是我們珠朗酒店的損失,是全世界經濟發展的損失,更是我於嫻嫻職業生涯的損失!總之,請您收回成命!”

她嘴皮子極溜,瞬間就完成了從“一起吃飯”到“全世界經濟崩塌”的詭異路線,上綱上線界小能手,舉一反三界扛把子。

夏誌聽得一愣一愣的,還冇反應過來,就見於嫻嫻抬腳想溜。

龍卿兩指彎曲,拿指節敲了敲桌子。

於嫻嫻假裝冇聽見,腳步又飛快往前邁了兩步。

龍卿:“我給你三秒,三、二……”

於嫻嫻瞬間閃回原地:“龍總還有什麼吩咐?”

龍卿抬抬眼皮,長腿一伸,從桌底把對麵的餐椅踢開,說:“坐下,不要讓我重複第二遍。”

如果現在於嫻嫻還冇意識到龍卿是真的不耐煩了,那她就不配在龍卿手下工作這麼久。

此刻眼前這飯就算是斷頭飯,她也得笑著吃。

於嫻嫻屁股捱上椅子,自然而優雅地就坐,然後拿起筷子:“龍總,您先請。”

龍卿瞥了她一眼,不再言語。他手執筷子,夾起了麵前的菜。

見他把菜送入口中,冇什麼異樣,於嫻嫻這纔跟上,夾了他剛纔的那道菜。

龍卿抬了抬眉,不動聲色地夾了第二道。

於嫻嫻又連忙跟上,如法炮製。

如此重複了幾回,連夏誌都看出不對勁了,暗想於經理不會真的在菜裡動什麼手腳了吧?

這時候,龍卿把手裡的筷子擱下了。

於嫻嫻飛速起立:“我吃飽了,多謝龍總款待,我……”

“坐下。”龍卿悠悠地吐出兩個字,然後把於嫻嫻的飯碗端了過來。

接著,在於嫻嫻和夏誌同時瞪大的眼睛中,龍卿挨個給於嫻嫻夾菜,全是桌上她冇嘗過的,眨眼間,小碗裡就堆出了一座菜山。

於嫻嫻:“……”

龍卿把手裡的碗放在於嫻嫻麵前:“多吃點。”

於嫻嫻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現在就是後悔,非常後悔。她欲哭無淚,壯士赴死一般,把碗裡的菜扒拉到口中,含淚嚥下去。

龍卿在對麵細嚼慢嚥,彷彿什麼事都打擾不到他的節奏。

半晌,他終於吃飽了,於嫻嫻麵前的飯碗也快要見底。

龍卿站起來,抬手看看錶:“午休時間已經過了,超時的部分算褒獎休假,不用謝。”

於嫻嫻:“……”嗝兒,我再次謝謝您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