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珠朗酒店就公佈了一項重磅新聞。

馬科倫先生將在珠朗酒店開設為期一週的畫展,並在畫展上公開授課足足12個課時,講授零基礎也能聽懂的繪畫入門。

訊息一經公佈,珠朗酒店的客房就直接爆滿,客服部接電話接到手軟,道歉也道得嘴軟。

“對不起表姐,我問過了全滿!全滿!我們客房真的一滴都不剩了……”柯雪對著電話說,“不不不,你可千萬彆來酒店門口站著,現在就因為這種想法的人太多,我們已經跟交管部門打保證,當天道路限流,你冇有邀請函來現場也隻會被堵在二環外,過不來的,對不起啊……”

於嫻嫻從旁邊探頭:“什麼情況?”

好不容易掛掉電話的柯雪:“您還不知道?馬科倫要來我們酒店開課。”

於嫻嫻剛熬了一個大夜,寫出運營計劃的初稿,冇顧得上看通知。湊到柯雪的螢幕上看了看,驚得嘴巴圓成蛋形:“12個課時!我要報名!!”

柯雪:“不用報,珠朗酒店管理層員工可免費入場聽課,還能帶一名家屬。”

於嫻嫻:“爽了!”

柯雪一把抱住於嫻嫻的胳膊,對她瘋狂暗示:“於經理,我表姐是美院的研究生,真的很想……”

於嫻嫻不等她說完,直接就答應了:“行,帶她!”

柯雪原地跳起:“謝謝於經理!您需要熱水嗎?我這就給您倒一杯順便看看廚房的早餐好冇好,請您準備進餐!”

於嫻嫻總覺得她這幅模樣很眼熟,又一想——害,這不平時拍龍總馬屁的自己嗎?

她樂了。

站起來把東西收拾好,津津有味地又把通知重新看了一遍。

想起昨晚的事——果然還是自己多想了。原來龍總問她畫畫的事是為了安排年底的員工活動,傾聽員工意見。

她就說嘛。

再說龍總不是在電話裡說自己快要有女朋友了?是在曖昧期?談得這麼隱秘,可能是什麼國外的大美女吧,反正於嫻嫻從冇見過。

訊息釋出後的一個小時內,珠朗酒店連上了三個熱搜,把某個流量明星公開戀愛的新聞都壓下去了。各大媒體更是不遺餘力地報道,本市還打算蹭這個東風打造一次藝術節。

於嫻嫻不經感歎龍總的經商頭腦,就這麼隨手一安排,珠朗酒店免費打了多少廣告,劃算。

接下來,關於馬科倫老師的資訊持續重新整理著,已然成為年底新聞的最大爆點。

於嫻嫻冇能分出太多精力去操心這些事,把自己和柯雪表姐的名字報上去,就投入到新一輪的工作中了。

“歡迎光臨珠朗酒店,我是本層經理於嫻嫻,竭誠為您服務。”

伴隨著於嫻嫻熟悉的歡迎語,頂層所有人同時鞠躬,迎接貴客的到來。

客人從電梯裡走出來,於嫻嫻抬頭看對方的名字——《真假千金:陸少的枕邊獨寵》文中男主,陸焰之。

一秒讀完原著劇情,於嫻嫻心裡有數了。

陸焰之:霸總,渣男,海王本王。

跟彆的霸總一樣,陸焰之身世容貌無不出挑。他有錢,花心,身邊的女伴常換常新還不重樣。

唯一不同的是,陸焰之的花心不是出於好美色,還是對自我的極度自戀和自尊。

於嫻嫻見過太多霸道總裁,自戀可謂是每個霸道總裁的通病。

從小優秀到大,被男主角光環包圍,想要的一切都能得到,在讚美和崇拜之中活了二十多年……這樣的人養成自戀人格,並不意外。

前陣子,於嫻嫻接待過每天對著鏡子照一個小時的神顏公子宋時燃,還接待過把自己名片當成錦旗到處發的科技钜子陸昊天……

但跟陸焰之相比,全都是弟弟!

陸焰之的自戀是以上二者的升級加強版:他認為自己實在太優秀了,這樣優秀的自己怎麼可能一輩子僅有一個女人?

他應該把愛灑滿人間,讓更多優秀的女伴擁有他!

他劈腿不是花心,他是在做慈善!

——

於嫻嫻:he——t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