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老老實實端了一杯咖啡跟龍卿在窗戶前麵排排坐。

還是要再說一次,星空實在太美了。

這麼美的景色,就是看一萬遍也不會膩。

本來隻是“奉旨陪喝”的於嫻嫻,這會兒也漸漸沉靜下來,望著星空思緒極度放鬆。

龍卿:“你除了看書,平時還喜歡做什麼?”

於嫻嫻答:“工作以後太忙了,冇有太多機會發展興趣愛好。”

龍卿:“那如果不工作,你有時間了,打算做什麼?”

這個問題於嫻嫻早就想過:“大學的時候學過畫畫,我挺喜歡的。有空可以再學起來,以後環遊世界的時候背上畫板,走到哪畫到哪,多酷。”

龍卿默默記下:畫畫√

這個我熟!媽媽還認識好多繪畫大師,哪個藝術門派的都有!隨便挑隨便選!

龍卿:“你喜歡國畫?油畫?工筆畫?印象派還是寫實派?”

於嫻嫻:“我連入門都算不上,隻會素描和一點速寫,炭筆都用不明白哪會分什麼派彆。”

龍卿忽然想起一件事:“那你為什麼對我們頂層的掛畫頭頭是道?”很多中世紀的作品連龍卿本人都記不清楚年代,於嫻嫻介紹的時候卻如數家珍,不僅能說出年代、作者,還能把作者的生平經曆講得一清二楚。

於嫻嫻尷尬地一笑:“咳,看見之後去查的,一幅畫後麵那麼多零,可不能記錯。”

龍卿:“噗。”

於嫻嫻一愣。

大魔龍笑起來這麼帥的嗎啊啊啊啊啊?臥槽臥槽臥槽,大帥哥殺我!

不對,我在想什麼?!

於嫻嫻,你不能被美色迷惑,你是要賺錢走上職業巔峰的打工人!

於嫻嫻:“龍總呢?如果你不工作了,打算做什麼?”

龍卿:“唔,帶妻子環遊世界,順便畫畫。”

於嫻嫻:“?”

不是吧,這個突然被撩的感覺,是她的錯覺嗎?

她把眼睛錯開,看著天上的星星有點神思不屬。

一時間兩個人都冇說話,太安靜了,安靜到於嫻嫻害怕被龍卿聽到自己狂跳的心。

肩頭的呼叫鈴就是這時候響的。

於嫻嫻如蒙大赦,倉促地把杯底咖啡喝完,站起來:“龍總,樓上有呼叫,我去看看。”

不等龍卿的回覆,於嫻嫻逃荒似的跑了。

出門就撞上夏誌正在門口,一副打算敲門進來的樣子。

兩人互相嚇一跳,又異口同聲地說——

“夏助理要進去?”

“於經理要走?”

愣了一下,又同時說——

“樓上有呼叫。”

“龍總有電話。”

於嫻嫻:“噗,讓我先出去。”

夏誌也跟著笑了笑,讓開路,望向於嫻嫻的時候,目光中充滿不言而喻的意思:“於經理,要幸福哦~”

於嫻嫻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忽然想起龍卿說的夏誌戀愛史,便也用不言而喻的表情拍了拍夏誌的肩膀:“夏助理和您的龍鳳胎也要幸福哦~”

夏誌:“???”

於嫻嫻:“真愛來之不易啊,您夫人能嫁給您真是太好了。”

夏誌:“……”龍總到底揹著我又說了啥!

於嫻嫻快步離開了。

夏誌滿臉鬱悶地進門,把手機捧給龍卿:“龍總,老先生的電話。”

龍卿放下咖啡,接過來:“爸爸?”

夏誌看見桌上的兩個咖啡杯——嗬,辦公室約會實錘!

電話那頭的龍傲天先生說了幾句工作,話題就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變成了私人生活。

龍卿答:“……嗯,順利,那本秘籍很有用。”

夏誌:?本人持反對意見。

龍卿:“嗯,有機會會帶回去的……”

電話很快掛斷。

龍卿想到了什麼,問夏誌:“年底人事部關於員工拓展是怎麼安排的?”

夏誌對答如流:“報上來三個備選方案,已經定了方案二。”

龍卿想起來了方案二的內容,又說:“再加一項畫展,請現代繪畫大師來巡講。”

夏誌:“好的,巡講方向您有要求嗎?”

“就講零基礎繪畫入門,”龍卿強調,“一定要是小白也能聽懂的大師課,邀請咖位不用太高。”

“好的。”夏誌在龍卿吩咐的時候已經用手機在檢索了,“索倫愛老師怎麼樣?最近在歐洲風頭很盛,公開課也講得極好。”

龍卿:“不,馬科倫先生吧。”

夏誌:“……”您請一位單品拍賣破紀錄三億九千萬美金、現代抽象派殿堂級大師來珠朗酒店講繪畫零基礎入門課?還咖位不用太高?

龍卿補充道:“如果馬科倫先生的檔期滿了,就從雷芬蒂娜、上島久三、羅迪森三位老師中挑備選。”

夏誌:“是。”

好傢夥,被譽為當代畫壇三大傑的老師隻能當備選。

狠還是您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