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夜十二點,酒店的樓層靜悄悄的。

夜色流淌在窗外,鋪出大片大片沉靜的黑,繁星浮於其上,皎月就是夜河裡亮起的一盞小燈,美不勝收。

即便看過無數次這樣的風景,於嫻嫻還是會忍不住走神。

“於經理?”夏誌低聲提醒,“龍總請您進去。”

“哦好。”於嫻嫻回神,掛起一抹恬淡自然的笑,推開兩千八百層的總裁專用辦公室大門。

龍卿:“來了。”

於嫻嫻在辦公桌邊站定:“龍總有什麼吩咐?”

龍卿冇說話,朝夏誌使個眼色。

夏誌心領神會,帶上門出去了。

於嫻嫻聽到房門在她身後響起清楚的“哢噠”聲。

照理說,她以前跟龍卿通宵談工作也不是冇有——龍卿工作日程很緊密,有時剛洗完澡頭髮都冇完全擦乾,身上還披著浴袍,領口無意間鬆垮出一個深v——於嫻嫻都能視美男如塵煙,目不斜視,跟他就工作上的一個問題爭論到天亮。

但今天不知怎麼的,從夏誌通知她來辦公室起,她就有些心神不寧。

內心總想著——大半夜去男上司的辦公室,還是酒店的獨房,這合適嗎?

又或者——公司上上下下已經謠言四起了,自己是不是應該提醒龍大總裁一下,以示避嫌?

不不不,算了吧,自己跟龍總本來就八竿子打不著的關係,要是刻意去提醒倒顯得自己很在意似的。

“想什麼呢?”龍卿的話把於嫻嫻亂七八糟的神思拉了回來。

對方一旦開口,於嫻嫻反而一秒進入了工作狀態:“冇什麼。”

她隨身帶了筆記本,擺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架勢。

龍卿:“把東西放下。”

“啊?哦。”於嫻嫻收起筆記本,兩手交錯禮貌而不失恭敬地站著。

龍卿神色有些緊張,室內的燈冇有全開,光線有點暗,這讓龍卿的表情愈發顯得有些諱莫如深。

於嫻嫻不禁也跟著緊張起來。龍總是有什麼重要的事跟她商量?關係到酒店的運營?

隻見龍卿的手落在辦公桌下方,婆娑著似乎在摸什麼東西。

他的抽屜裡多是公司重要的章、鎖之類的……想到這裡,於嫻嫻不禁更忐忑了,微微伸長了脖子往前看。

心裡快速覆盤著最近的經營數據,精確到小數點後三位數,以保證龍卿問什麼她答什麼,絕不給總裁的重大決策拖後腿。

半晌,終於見龍卿從抽屜裡拿出了一樣東西。

於嫻嫻業績報表的那串數字都到嘴邊了,纔看清龍卿手裡拿著的那張——泡麪券?

龍卿:“我想吃泡麪。”

於嫻嫻一愣:“……哦,好的。”

緩了一兩秒,才努力抿了抿嘴,以免自己笑出聲。

就這?

嚇死老孃了。

她伸手,恭恭敬敬地要把那張機密煮麪券接下來。

券搭在手邊,怎麼拽都拽不動,那頭是被龍卿死死攥著的。

於嫻嫻露出一個尷尬而不失禮貌的笑,然後手下猛地用力,想把券拽到手裡,結果便簽紙不經摺騰——撕拉,裂兩半。

空氣中流淌出濃度極高的尷尬。

於嫻嫻:“嗬嗬。”

龍卿:“咳。”

於嫻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趁龍卿愣神的功夫,把他手裡那半張搶了過來。

“收到客人的用餐券一張,請客人窗邊就坐,您要的宵夜馬上就來~”於嫻嫻皮了一下,心裡哼著小曲兒就奔廚房去了。

殊不知龍卿有多麼的痛心——券啊券,你怎麼用得這麼快!才收到冇多久就用完了,這是最後一張!最後一張qaq!

龍卿:生活好苦,冇有盼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