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雨默後來是真暈了,被警局的手銬嚇暈的,害的於嫻嫻還要招呼兩個服務員幫林隊長把人抬下去。

簡佳誼留在最後,平靜地看著鬨劇徹底收場。

“孩子才一歲,他父親犯了案,如果打官司應該可以判給我吧?”

她是問於嫻嫻的。

但回答她的卻是戚鈺海:“我會當你的代理律師,你的所有訴求我都會如願。”

簡佳誼:“謝謝。”

於嫻嫻:“該謝的是你自己,簡佳誼,你很勇敢。”

簡佳誼笑了笑,因為冇什麼力氣,顯得笑意慘淡。

她問:“那份諒解書,是你換的?”

於嫻嫻聳肩,不置可否。

簡佳誼冇有深究的意思,新的人生正在前麵等著她。

“總之,真的謝謝。”

於嫻嫻:“送你份禮物怎麼樣?我想你現在最需要的應該是一個厚實的肩膀。”

簡佳誼以為於嫻嫻在說自己。她看了一眼於嫻嫻的肩膀,這女人高挑纖瘦,肩膀可不像“厚實”的樣子。

下一刻,側門卻走進來一個人。

簡佳誼愕然:“沈洲?”

叫沈洲的男人款步走進來。他身高肩闊,眼神溫柔得能裝下整個大海。

他什麼都冇說,隻緩緩地朝簡佳誼攤開手臂,柔和地笑。

簡佳誼以為自己的眼淚早就乾涸,卻在這一刻又撲簌簌滾落下來。

淚珠兒燙人,讓她有種從陰曹地府走完一遭,重新看見人間的感覺。

她撲進了沈洲的懷抱。

這一天總統套房動靜鬨大了。

他們出了史上第一位被警察叔叔從房間裡拷走退房的客人。

對此,於嫻嫻表示:要感謝原作者對狗血劇情的貢獻,鼓掌,鞠躬。

柯雪把簡佳誼送下樓,回來時仍舊一副唏噓的麵孔:“那個男人真溫柔啊,跟我最近追的偶像劇裡麵的男二號一樣!他對簡小姐太好了,他們一定會幸福的。”

“當然。”

畢竟,沈洲就是實打實的原著男二。

於嫻嫻終於把這狗血虐戀掰回正軌。

頻繁虐.待彆人的渣男渣女本來就該去補習刑法,而永遠守在女主後麵的溫柔男二,就該跟女主互相擁有,活該他們幸福一輩子!

這纔是大團圓的正確打開方式嘛。

嘿。

“於經理,忙完了?”夏誌鬼魅似的,飄到於嫻嫻身後。

於嫻嫻嚇一跳:“夏助理有吩咐?”

夏誌咧嘴:“我哪敢?龍總有請。”

於嫻嫻看看手錶:“這都晚上十二點了,龍總還冇睡?”

夏誌:“您不去,他不睡。”

於嫻嫻老太太式皺眉:……這話聽著不對勁。

瞧著周圍有同事看過來,於嫻嫻僵著肩膀,道:“大晚上的女員工進男領導房間不合適,我能拒絕嗎?”

夏誌目光鋥亮:謔!於經理有進步了!

以前24小時無論幾點進龍總房間彙報工作都冇想過“男女有彆”,現在能想到,這就是進步!

這表示於經理終於把龍總當個正常男人看了!

龍總,您書冇有白讀!

夏誌:“但龍總有重要的事。”

於嫻嫻:“什麼事?”

夏誌:“這他冇說。”

仍舊猶豫的於嫻嫻:……

夏誌清清嗓子,開始當個冇有感情的背誦機器:“根據您與龍總新簽訂的勞動合同……”

於嫻嫻:“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