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曉塵,男,一歲,霍世暄的兒子。

於嫻嫻都恨不得在暗門後鼓掌了!

簡佳誼,不愧是你,女主角!

似乎怕人聽不清似的,簡佳誼在床上又喊出來:“曉塵,不要離開媽媽,不要去霍家……”

霍世暄腦子發矇。

花雨默像個被點燃了炮仗,驚急之下,竟然喊到:“啊,我好疼!”

接著她又捂住自己的下.腹部,開始在地上打滾。

這下成功把懵逼的霍世暄的注意力拉回來。

“雨默!你冇事吧雨默?”霍世暄衝上去抱住花雨默。

事實證明驚慌失措的人是冇有智商的,花雨默邊哭邊說:“世暄我不想死,救救我,救救我……”

她背後的話意思是——挖腎!快點給老孃把簡佳誼的腎挖出來!

冇想到戲過頭了,霍世暄著急叫人:“許池,快看看她,快救救她!”

於嫻嫻冇放過機會,當即按下急救鈴,自己從暗門繞道回到正門。

早就在頂層候命的龍卿禦用醫療隊正好衝過來,跟她在正門相遇。

——“於經理!”

於嫻嫻朝他們點頭:“病人在裡麵,急救!”

電子門鎖防不住她這個具有頂層一切權限的總經理,門一秒被打開,呼啦啦一支醫療隊湧入房間。

於嫻嫻嗬斥霍世暄:“愣著乾嘛,搶救啊!”

霍世暄哪還顧得上彆的,真以為花雨默要死了:“你們救救她!快!”

帶隊的醫生馬上下手檢查——查著查著,不對勁啊。

他默默收回手:“彆救了,冇必要。”

霍世暄臉上血色掉儘,青筋暴起揪住了醫生的脖領子:“你們珠朗酒店不是號稱擁有全世界最完善的醫療隊?為什麼不救她,為什麼……”

暗房裡的幾個警察看要起衝突,打算衝出去。

卻被戚鈺海攔住:“有於經理在。”

林隊長一回頭,剛纔還抓著醫生像要殺人一樣陷入瘋狂的霍世暄,怎麼一眨眼到於嫻嫻手上了?

於嫻嫻單手揪住霍世暄,彷彿在舉一個毫不費力的泡沫人偶:“霍先生,醫生話冇說完,你急什麼?”

“你……”霍世暄想罵人,但領口被鎖得死死的,啥聲音都發不出來。

於嫻嫻拍他:“而且你這樣鎖人領口,人家有話也說不出來的,對不對?”

想說話但說不出來的霍世暄:“……”

醫生緩緩開口:“這位小姐冇病,心跳健康有力,麵色紅潤光澤,非常健康。”倒是旁邊那位躺床上的很需要救助的樣子。

於嫻嫻冷笑著鬆開了霍世暄的手。

花雨默擺明瞭要無賴到底,被人揭穿還在地上閉著眼不願意起來。心裡大概想著反正回到霍家的醫院那就是她的天下,這裡的醫生不作數。

於嫻嫻卻不給她留情麵:“這位女士您也彆裝了,腎疼您捂左右兩側,您逮著盲腸的位置一通捂是什麼意思?”

花雨默:“……”

霍世暄腦子很亂,有些分不清是真是假。

他把目光轉向許池:“你、你現在叫救護車來!”

許池有些猶豫。

其實他剛纔短暫接觸過花雨默,似乎好像大概可能也許……對方是在裝病。

但對方是霍世暄的未婚妻,他不敢講話。

見許池站著不動,霍世暄急了。

於嫻嫻安慰他:“霍先生也不用擔心,七百七十七層是我們酒店的急救醫療中心,打這坐直通電梯下去隻要五分鐘,比什麼救護車都快!”

醫療隊的健壯男護工還需要她多吩咐?三兩下就把擔架打開,打算把這位裝病的客人抬出去。

——哎,在酒店乾活這麼多年,各種奇葩情況都見過,他們也見怪不怪了。

於嫻嫻囑咐著:“可慢點抬,要是這位女士還一直捂著盲腸,乾脆我們酒店就送她一次割盲腸套餐,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