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走在前方,手拿電子設備,向冷霆寒介紹著十萬八千平方米總統套房的設備設施。

“……以上就是套房的基礎功能,所有功能區標註在這份電子地圖上自動導覽,我們客房還有真人導遊及導覽車供您選用。”

“不錯。”冷霆寒吝嗇地給了一句誇獎,“你們這裡的服務配得上八星評價。”

於嫻嫻心頭一喜,覺得難得遇上了一位說人話的霸總,聲音都多了三分甜:“感謝您的誇獎,我們還有很多不足……”

“是有很多不足,”冷霆寒打斷她的話,抬手抽走了花瓶裡的一束花,說:“比如這束莢蓮,花語是永恒不變的愛,可笑。世界永恒不變的隻有利益,愛情?算個什麼東西。”

於嫻嫻從容應對:“您說得是,談戀愛哪有賺錢重要,我們這就給您換上白掌,保管您一帆風順,財運滾滾。”

“嗯。”冷霆寒滿意地點點頭,“都走吧,我這裡不需要你們服務。”

“是。”於嫻嫻親手端走了那盆莢蓮,帶著眾位服務員關門離開了。

剛一出去,叫柯雪的女員工就接過了於嫻嫻手裡的花瓶:“於經理,我來換吧。您昨天一個人守頂層,真是辛苦了。”

於嫻嫻擺擺手:“這算什麼?跟向龍總彙報工作比,都是小case。”

柯雪:“今天來的客人太苛刻了,恐怕今天值班咱們也不好過。”

“就換一盆花而已,”於嫻嫻瞧著那瓶莢蓮,由衷地說,“而且我覺得他說得挺對,永恒不變的隻有利益,愛情,能當飯吃嗎?”

要是所有的霸總都能這麼想,於嫻嫻的工作量能驟降一半。

可惜,冷霆寒也是個隻會嘴上立flag的傢夥。

在《一夜疼寵:總裁老公請節製》這本書裡,標榜禁慾係、拒人千裡之外的冷霆寒,最終是倒在了一杯春.藥之下。他跟女主一夜貪歡,並從此食髓知味,逐漸成為自己最鄙夷的那種為愛情死去活來的男人。

而下藥的這場戲,不出意外的話,即將發生在今晚的珠朗酒店。

於嫻嫻打起精神來,吩咐眾人:“今晚大家辛苦點,保安隊增派人手,看守好各個大門和電梯口。後勤組注意食材安全,所有呈送給客人的食材必須準備雙份,一份試菜,一份正餐。”

“是。”眾人聽令,各司其職,分頭辦事去了。

於嫻嫻長長地伸了個懶腰,檢視時間。

距離晚餐還有兩個小時,隻要她嚴防死守,就不信真能讓春、藥插上翅膀飛進去!

兩小時後,晚餐時間即將到來。

於嫻嫻親自奔到廚房,一樣一樣確認今晚的菜色。

米飯,晶瑩剔透入口即化,保證是廣袤黑土孕育而出;鱈魚,八萬一兩稀有珍貴,每條都是深海遠洋捕撈帶回;高湯,濃鬱純醇餘味無窮,一滴一毫都是天山之泉烹煮而成……單是聞著氣味,於嫻嫻都要被熏醉了。

她吸溜一下口水:“不錯,今天大廚依舊是水平在線的一天。”

後勤組的人笑了笑:“按您的吩咐每樣兩份,這份是試菜,您嚐嚐?”

說罷,一副碗筷就要遞上來。

“不了不了……”於嫻嫻心想,這是有可能被下了那種藥的食物,她怎麼可能親自試菜給自己挖坑?

目光掃了一遍後廚的人,每個都是精明能乾又聽話的好員工,‘迫害’誰她都下不去手,最終靈光一閃,說:“這些食材太珍貴了,就算是試菜我也不配。這樣吧,龍總不是就在酒店住著嘛,都送給龍總嚐嚐。”

“呃……”幾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去。

萬一讓龍卿知道他吃的是“試菜樣品”,那整個後勤組都要玩完。

“於經理,咱怎麼敢讓龍總試菜……”大廚連連後退,又不敢反抗於經理的指示,畢竟這位姐可是龍總手下的大紅人,想把他們開除也是分分鐘的事。

於是,他說:“您就當可憐我們打工仔,要去……您去。”

於嫻嫻眼珠一轉:“行吧,但是你們口風嚴實點,彆走漏訊息。”

眾人猛點頭,目送於嫻嫻推著餐車,消失在走廊外。

“呼——”大廚鬆了一口氣。

廚房裡的配菜小工畢振興擔憂地望了一眼:“真讓於經理去?她人那麼好,萬一被開除了……”

“啪嗒!”大廚拿勺子柄敲了他一下,“你都來一年了還冇看出來?咱們龍總開除誰也不會開除於經理。”

此時的於嫻嫻已經踏上電梯。

龍卿的獨立工作室在兩千八百八十層,跟頂層隻隔了八樓,眨眼間她就到達目的地。

電梯門打開,就有保安上前:“抱歉,這裡是……”

定睛一看,卻是於嫻嫻,保安笑了笑:“於經理?這是給龍總送晚餐?”

於嫻嫻憋著鬼點子:“龍總吃過了嗎?”

“還冇,您也知道,龍總忙起來就顧不上這些,剛纔夏助理讓人做飯了,但還冇送。”

“那正好,交給我。”

於嫻嫻走到保安前麵,在對方看不到的角度邪惡一笑。

萬一菜冇問題,那送給冷霆寒吃正好,萬一有問題——嗬嗬嗬嗬,龍卿,你也有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