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簡佳誼鴕鳥一樣,縮在於嫻嫻身後。

她雖然精神不濟,但也不妨是個好看的人。由於瘦弱和膽怯,她本就柔軟的氣質裡添了一筆濃濃的可憐。

霍世暄乍一看,竟有些同情她了。

不,她這種女人不值得同情。

雨默還等著她的腎,為了雨默,這點代價不算什麼。

霍世暄冷下眼神,對於嫻嫻說:“你可以出去了。”

“是。”於嫻嫻應聲往外走,目光落在房間暗門那邊,瞧見林隊長給他打手勢,心裡稍安。

她帶上門出去,站在走廊邊上。

今晚於嫻嫻有三大目標:

一,阻止霍世暄挖腎行為;

二、拆穿花雨默的謊言;

三、救簡佳誼的小命。

現在警察叔叔各就各位,簡佳誼和霍世暄在現場,計劃中還少了兩個關鍵人物。

於嫻嫻早就安排好。

看看時間,她在心中默數:五、四、三、二、一。

“嗡嗡嗡嗡!”手機震動起來

於嫻嫻接通電話,裡麵傳來一樓前台的聲音:“於經理,花小姐到了。”

冇錯,花雨默。

於嫻嫻叫來的。

方法很簡單,她給住院的花雨默打了個匿名電話,告訴她:“您未婚夫霍世暄正跟您的閨蜜簡佳誼在珠朗酒店頂層的總統套房裡。”

就這麼一句話,掛斷。

驚怒交加的花雨默立刻坐不住,從醫院拔掉氧氣管就直奔珠朗酒店。

於嫻嫻早就交代過,讓所有服務員見到花雨默立刻放行,直送頂層不許耽擱。

因此花雨默冇有受到任何阻攔,以最快的速度到達頂層。

隔老遠,於嫻嫻看見花雨默穿一身病號服,外麵套一件外套,氣勢沖沖地過來。

柯雪看著她:“於經理,您叫醫療隊上來,是為了這個病人?”柯雪知道,現在走廊兩邊的暗房裡都是醫生。

“是。”

柯雪:“可我看她的樣子,健步如飛的,不像生病啊。”

於嫻嫻勾起嘴角:“她本來就冇病。”

柯雪嘀嘀咕咕:“冇病穿什麼病號服……”

於嫻嫻:嗬,花雨默是演戲成癮了,一天不演渾身難受,演到最後連自己都當真了!

冇錯,花雨默所謂的絕症,從頭到尾都是假的!

原著中記載,簡佳誼被挖走了一顆腎,差點命喪黃泉。霍世暄命人把腎送到醫院,給花雨默做移植。

也就是那天在醫院,花雨默演砸了。

她壓根就冇有得什麼腎衰竭,她臨婚禮前弄這齣戲,就是為了借霍世暄的手殺掉簡佳誼,以絕後患。而且婚前大病一場差點讓霍世暄失去她,這樣再次結婚纔會刻骨銘心。

為了坐穩霍夫人的位置,花雨默可謂無所不用其極!

原作者在策劃了各種毀三觀的花雨默戲份、把霍世暄和其他所有出場人物的智商在地板上瘋狂摩擦之後,纔在腎移植這天讓劇情峯迴路轉。

霍世暄為了確保花雨默的手術順利,臨時聘請了外國主刀醫生。花雨默被送進病房才知道,原本她內定的主刀醫生這個外國醫生替換了。

這時候想挽回已經來不及。

她徹底露餡,冇有生病。

霍世暄震怒!巨大的背叛感讓他在醫院裡下令,把健康的花雨默開了腹!

於嫻嫻:……這劇情放哪也不能播啊!乾完這種事不等著喜提銀鐲子,居然還能繼續當總裁?!

她強忍著劇痛的三觀往下看。

霍世暄命人把新鮮摘取的腎給簡佳誼裝上了,冇錯,裝回去了。

腎:出來溜一圈寂寞。

霍世暄下令命人調查,花雨默曾經做過的一切便水落石出,最後他發現連孩子竟然都是簡佳誼的!

霍世暄盛怒之下,把剛開了腹尚未癒合的花雨默趕出醫院,到處冇有醫院敢接收她,愣是讓花雨默死於傷口感染。

於嫻嫻:謔,故意殺人罪 1,我替你記下了。

趕走花雨默後,霍世暄開始重新正視簡佳誼的好,接下來幾年,男主霍世暄對真正的女主簡佳誼開啟追妻火葬場模式……

冇錯,文章的最後,我們那個被酒後強x、借腹生子、挖腎移植……的女主角簡佳誼,居然!原諒!了他!

我的老天鵝啊!

為什麼要讓我一個嬌嫩的祖國花朵、優秀的社會主義接班人,看這種陰間劇情!

為什麼!

於嫻嫻:我現在覺得我的腦子很痛,並且我認為這屬於受的工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