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飛快把那份諒解書重新列印了一版,當然,中間多加了幾行字。

然後她藉著給簡佳誼送水果的功夫,把諒解書放回她包裡。

神不知鬼不覺。

霍世暄約簡佳誼的時間是晚上十點,簡佳誼因為精神緊張,來得早了些。

因此於嫻嫻還有充分的時間。

她一邊往樓梯間走,一邊給某處打電話:“……對,我想舉報非法行醫……”

等電話打完,她人已經到了兩千八百八十層。

龍卿的辦公室。

於嫻嫻輕手輕腳跑過去:“夏助理,龍總在嗎?”

夏誌:“正找您呢,裡麵請。”

於嫻嫻抻了抻衣襬,揚起無比和善的笑容,眼睛笑成彎彎的兩條縫:“龍總……”

旁觀的夏誌:於經理這是又要彩虹屁龍總了。

果不其然,就見於嫻嫻主動給龍卿斟茶倒水,無比狗腿地對龍總說:“龍總您工作辛苦了,冇有您就冇有珠朗酒店的今天,您就是酒店業的太陽,您就是……”

龍卿強忍著笑意,接過她呈送的茶杯:“說吧,這次是什麼事兒?”

於嫻嫻都顧不上多渲染兩句,直奔主題:“戚鈺海律師,再借我用用唄?”

龍卿:“可。”

於嫻嫻得寸進尺:“那醫療隊,也借我再用用?”

龍卿:“可。”

於嫻嫻喜得恨不能原地轉圈圈兒!

龍卿:“你……”

話起了個頭,感覺眼前有風晃過。再定睛一看,於嫻嫻早就一溜煙跑了。

半空中隻留下一道殘影,以及那句興奮的尾音:“謝——謝——龍——總——”

龍卿:“……”

龍卿:“哎,女人就是麻煩。”嘴角瘋狂上揚。

夏誌:“……”有本事您不要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戚鈺海收到命令後,坐著直升機就趕到了,熟門熟路比上次還快,隻花了二十分鐘。

於嫻嫻在電話裡麻煩他再帶幾個警察朋友,一行人五個直奔頂層,於嫻嫻在電梯口親自接待。

戚鈺海精神矍鑠,穿一身西裝,見著於嫻嫻未語先笑:“又見麵了,於經理。”

幾個警察有些驚訝,平時戚鈺海律師不苟言笑,他們是他的朋友,很少見他這樣和善放鬆。

於嫻嫻同樣和顏悅色:“擎等您來救場了。”

戚鈺海介紹她認人:“這是轄區支隊的林隊長,這是於經理。”

二人互相打招呼。

於嫻嫻開門見山:“人就在房間裡,情況我在電話裡說過……”

她一邊帶幾位抄迴廊往裡走,一邊說著簡佳誼和霍世暄的故事。

聽完之後,幾個警察同時表示:拳頭硬了!

林隊長把銀晃晃的手銬按住,說:“他要是真敢挖腎,直接入刑法,判他個故意傷害,牢底坐穿!”

戚鈺海嚴謹地說:“那也要根據受害人的傷殘程度,一般我們說……”

於嫻嫻心急,道:“戚律師,這些您打官司的時候再議,現在我的訴求就是趕緊製止犯罪,把人弄走。”

林隊長比了個ok的手勢:“遇上你算他幸運,真讓他犯罪既遂,那後悔可就晚了!”

幾個人在最北邊的客房附近埋伏下。

於嫻嫻裡外打點好,推門進去了。

簡佳誼神思恍惚,還坐在房間裡:“於經理。”

於嫻嫻笑:“霍先生要見您。”

簡佳誼有些緊張,把手裡的包攥得很緊,邊走邊擔憂,打開包看了看。

諒解書還在裡麵。

她打疊精神,跟上於嫻嫻的步伐。

於嫻嫻帶她繞過兩道門,才重新回到服務間的門口,簡佳誼壓根冇心思注意她的小套路。

“霍先生,您的客人到了。”於嫻嫻敲門進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