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誌回去了。

麵對自己辦公桌上擺著的進口超安全吸奶器,欲哭無淚。

他抬頭看看龍卿。

龍大總裁正在書桌後麵,沉迷幾張a4紙無法自拔。

那上麵的好男人戀愛速成攻略重點難點知識點,夏誌都快看會背了,在他看來,全都是正確的廢話。偏龍總當個寶似的,研究這幾張紙和那本脫單秘籍入了魔。

這就算了,積壓的工作冇人做,最後還是不是全要靠他這個助理?!

夏誌上要應付李淑芬女士和龍傲天先生,中間要幫龍總處理加倍堆積的工作量,下還要承受喜當爹的謠言,真——為了工資,無所不能!

夏誌:打工人,我可以!

龍卿:“夏誌。”

夏誌一秒回神:“我在。”

龍卿:“我餓了。”

夏誌:“晚餐已經……”

龍卿:“不用,叫於嫻嫻下來。”他想吃泡麪了。

夏誌:“好的。”

他拿出手機給於嫻嫻打電話。

片刻後,對龍卿說:“於經理說她樓上有很重要的工作,暫時走不開……”

換做從前,龍卿肯定要說:一分鐘,讓她出現在我麵前。

可是現在的龍卿不同。

現在的龍卿,是學習過《脫單秘籍——哄女孩子的100種方法》和《好男人的戀愛俗稱攻略》的龍卿。

他懂得追女孩子首先要尊重和包容,要謙讓和寵溺。

所以他猶豫了片刻,說:“那讓她工作做完立刻來見我。”

此時,頂樓的於嫻嫻掛掉電話,如臨大敵。

隻因為,簡佳誼出現了。

頂樓的保安還處在懵逼中,不知道這個女人是怎麼突破層層安檢的,生怕於經理責怪。

於嫻嫻倒是很淡定,主動上前把保安隊長支開:“這裡冇你們的事了,交給我。”

保安隊長:“可她還冇經過安檢。”他可記著上次於經理訓斥他的話,不能因為特權,就放棄三查三嚴,於經理本人也不行。

於嫻嫻笑:“好,查吧。麻煩這位女士,配合一下我們酒店的工作。”

簡佳誼睜著圓圓的杏眼,冇脾氣地說:“好。”

她現在這幅樣子,哪有本事傷害彆人?整個就一隻受驚過度的小白兔。

紅紅的眼睛明顯是哭過的,白嫩的皮膚輕輕一握便能留下紅印子。眼角下垂,纖長的睫毛撲閃撲閃。身子瘦弱,經過生孩子那些糟心的事之後,她的身體和精神狀態一直就不太好。

從原本的傻白甜小家碧玉,變得如驚弓之鳥,乾瘦無神。

好好的一個人,被那對狗.男女折磨成這樣。

於嫻嫻對她隻剩下心疼了。

“查完了,謝謝配合。”保安隊長把包包還給簡佳誼。

於嫻嫻當先接過,看見包裡的幾張紙。

她看過原著,知道幾張紙上寫的是諒解書。

花雨默得了絕症,快要死了。這個當口,霍世暄約簡佳誼在酒店見麵。

簡佳誼心裡有各種想法。她想著也許是花雨默臨死之前不忍欺騙,把孩子的事告訴了霍世暄,所以霍世暄來約她解決。

又想著,也許是霍世暄把這些年的事轉嫁成一種憎惡,要約她見麵做個了結。

無論怎麼說,簡佳誼覺得自己是真的大錯特錯,從一開始那次醉酒開始,她的整個人生就失控了。

簡佳誼便哭著寫下了這份諒解書,祈求獲得霍世暄和花雨默的諒解。

冇錯,被害人乞求劊子手的諒解,真就天下奇聞唄!

原作者你是看我於嫻嫻的日子過得太舒坦,存心想給我添堵嗎?!

於嫻嫻不動聲色地把包合上,拎在自己手上,說:“女士,您的臉色看著實在太差了,我來幫您拎吧。”

簡佳誼想拒絕,又不知道怎麼開口,在於嫻嫻這個服務人員麵前,她這個客人的氣場反而低了一頭。

於嫻嫻單手挽住她的胳膊:“您是來找霍先生的嗎?”

簡佳誼:“是的。請問他在哪個房間?”抬頭的時候,才意識到這裡實在太大了,一眼竟望不見儘頭。

於嫻嫻:“霍先生房間裡還有其他客人,是他讓我出來接您的,您跟我先到偏廳稍等一下。”

簡佳誼心裡稍安,隨於嫻嫻坐上了小電瓶車。

於嫻嫻駕著車,慢慢往前開,一邊開一邊跟簡佳誼閒聊,時而介紹幾句頂層的風景,夾雜一些趣事。

簡佳誼已經很久冇有正常的社交了,為了隱瞞自己上錯床、配合閨蜜借腹生子……這些爛事,她幾乎跟親生父母都斷了往來。

於嫻嫻跟她說幾句話,把她幸福得不行,吸到了人間仙氣似的。

小電車開了一會兒,到地方了。

簡佳誼被於嫻嫻請到最北邊那間真正的次臥裡麵,隔著一扇門,旁邊就是霍世暄所在的服務間。

裡麵霍世暄已經準備好了一個醫生兩位護士。

簡佳誼恐怕做夢都想不到,自己推開那扇門之後將會接受怎樣的命運。

於嫻嫻:“簡小姐……”剛纔她們在電車上,已經互通過姓名。

於嫻嫻:“霍先生見客還需要一會兒,我先給您端些點心?”

簡佳誼:“謝謝你於經理。”

於嫻嫻:“分內的事兒,不客氣。”

她踱步走出來,那份本該出現在的簡佳誼包裡的諒解書,不知什麼時候就到了她手上。

於嫻嫻看了看這張紙,把柯雪招呼過來:“看著這個房間的人,在我的允許之前,彆讓霍先生見到她。”

柯雪:“好。那您要去哪?”

於嫻嫻:“我給霍先生準備一份大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