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壓著自己的怒火,平視霍世暄的目光:“霍先生有什麼吩咐?”

霍世暄直勾勾地盯著她:“你這輩子做過讓自己後悔的事嗎?”

於嫻嫻瞧著霍世暄的臉,暗道他這是作案之前最後的掙紮?是想著要去挖人家小姑孃的腎了,覺得於心不忍?

回憶整本書,在挖女主的腎之前,霍世暄還算是個人樣,對花雨默的無底線寵溺也是由於被花雨默矇騙。

於嫻嫻姑且做一回懸崖勒馬的人,看看能不能把霍世暄給點醒。

她話裡有話地說:“做過,我後悔的事可太多了。”

霍世暄:“比如?”

於嫻嫻:“隻說一件最後悔的吧,我殺過人。”

這話一出,霍世暄瞳孔猛得縮緊:“你這話什麼意思?”

於嫻嫻:“字麵意思。你聽過一句話嗎?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在當酒店經理之前,我是個護士。”

她撒謊不打草稿,暗想著原作者都編出那麼辣腦子的故事傷害她了,也得允許她反擊不是?

霍世暄:“接著說。”

於嫻嫻:“我在重症外科工作,有一天,我們病房來了一對剛做過肝移植的父子。或許您知道肝移植嗎?就是父親得了肝硬化,女兒符合配型,因此捐獻肝臟。這個手術解釋起來也不複雜,女兒和父親同時進手術室,切掉女兒三分之一的肝,移植到父親身上。”

這故事可太切合霍世暄的心境了,他壓著複雜的神色:“繼續。”

於嫻嫻:“做完移植手術並不是治療的結束,反而是一個開始。即便是親父女,移植了肝臟之後父親也會產生排異反應,需要住院觀察,病房一刻都不能離開人,這是一場跟死神的比賽。”

霍世暄目光動容,似乎想到花雨默。

如果她接受了腎移植,能熬過排異反應嗎?

於嫻嫻:“本來一切順利,換到我值班的那天,女兒悄悄拉住了我。夜深人靜的,病房的病人都睡了,因此我低聲問那個女兒——是有哪裡不舒服嗎?”

“女兒說,她很痛。我安慰她,剛切了三分之一的肝,肯定會很痛的,止痛藥已經打過了,再打屬於超量,隻能讓她先忍著。女兒卻不放手,死死拽住我,哭著說,其實她並不心甘情願捐這個肝給父親。”

霍世暄有些驚異。

“這不是什麼驚訝的事,在醫院什麼親情不親情的我們見多了,能把生死置之度外的又有幾個人?何況這個女孩纔剛二十出頭,那麼年輕。”

於嫻嫻編故事上癮,看霍世暄沉浸進來,繼續說:“但是冇想到,這個女孩告訴我,她不願意捐肝,是因為自己懷孕了。”

霍世暄眼底的驚訝壓不住。

於嫻嫻:“原來在父親確診的同時,女兒也收到了孕檢報告。女兒跟丈夫剛剛結婚,對這個孩子充滿期待。但是為了拯救絕症的父親,她隻能選擇墮胎。墮胎後坐完小月子,她就上了手術檯。”

霍世暄:“是這個孩子讓她覺得惋惜?”

於嫻嫻:“這隻是一方麵。另一方麵是因為她父親不是什麼好人,不值得被救。她說,她父親從小就家暴母親和她,還是個酒鬼,得了肝病就是因為常年酗酒。她這麼努力讀書,就是為了早日脫離原生家庭。”

霍世暄:“那她又為什麼答應捐肝?”

“還能為什麼?因為她母親唄。”於嫻嫻歎一口氣,相當代入情緒地說,“她母親被渣男虐了半輩子,卻還不清醒,哭著喊著要求女兒捐肝,還揚言如果女兒不願意她就吊死在女兒的婚房前!嘖嘖嘖……”

霍世暄也在心裡忍不住跟著嘖舌。

於嫻嫻:“我還冇見過這麼坑女兒的媽呢!聽完這個故事我就氣了,安慰那女兒想開點。結果女兒說,她聽見她媽媽跟爸爸說,如果這次捐肝失敗排異反應太大,就再做一次手術。意思是,母親還想讓女兒再捐一次。”

“這不行。”霍世暄忍不住開口。

於嫻嫻:你還知道這不行,那你挖簡佳誼的腎就行?!

她麵不改色繼續說:“任誰聽著都覺得過分。我就問她有什麼後續的打算。她說想這次出院後,就離開這個國家,跟丈夫遠走高飛。我當然支援。”

“這次談話之後,我跟她之間就有了小秘密。我也觀察過她父母,發現她說的都不是假話。她爸爸就是個人渣,她媽媽就是個被pua到腦子不清醒的廢物,聯合起來迫害女兒。假如這父親就此康複也算勉強能結局,可能這人渣老天也想把他早點收走,他術後排異反應很大,等於手術失敗了。”

“主治醫生建議再次移植,女兒的身體情況已經不符合移植條件。可她媽死活要在病房門口上吊,鬨著要女兒再割一次。女兒的新婚丈夫受不了了,連夜帶著女兒走了,那天出院,是我把他們放走的。”

霍世暄:“然後呢?”

於嫻嫻一攤手:“然後那個老不死的爹,因為找不到合適的肝源,三天後就死了。”

霍世暄陷入沉默中。

於嫻嫻:“你要問我後悔嗎,我可太後悔了,我要是早點知道這個情況,我會死死攔住這個手術,讓這次肝移植一開始就做不成。知道為什麼嗎?”

霍世暄:“為什麼?”

於嫻嫻目光一轉,臉色變得有些陰沉:“因為,那個女兒在出院後,由於術後併發症,也死了。傷口感染,連帶全身膿腫,死得特彆難看。”

大白天的,霍世暄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屋裡沉靜了片刻。

於嫻嫻忽然勾起嘴角,用和平的、充滿真誠的語氣,把熨燙好的西裝雙手奉上:“霍先生,衣服好了。”

霍世暄指尖發涼。

拿起外套壓根冇有心思看,揮揮手:“你下去吧。”

於嫻嫻:“午餐我們為您準備了法式鵝肝……”

“不需要。”他臉色已經有些難看。

於嫻嫻:“好的,那我告辭。”

哼,不做虧心事,就不怕聽姑奶奶的鬼故事!

最好能嚇死你個龜孫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