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讓司機啟動小電車,帶著客人和一幫簇擁他的服務員,緩緩往前開。

頂層的主臥次臥客臥加起來足有六七十間,柯雪琢磨著,於經理大概會帶客人到最裡麵的次臥。

那臥室建在頂層最靠北的位置,過去要穿過長長的迴廊,距離其他客臥有至少兩百米的距離,還是後來加建的。

事情要起源於前個月,酒店來過一位極度喜靜的客人,叫什麼來著……對,叫厲夜爵。

那位厲夜爵先生就是極度喜靜,聽覺又格外靈敏,即便主臥關上門,他對外麵來往的服務員腳步聲都能感知到。

經過那位客人之後,於經理便讓人在最北邊的位置改造了一間臥室出來,那邊的走廊並不是服務員經過的主要動線,客人進去休息後,服務員和保安在這邊仍舊正常工作,兩不乾擾。

頂層的員工都在,也能大大減少於經理的工作量,同時保障客人的安全。

果然,車子經過長長的迴廊,在最北邊的臥室門口停下。

柯雪剛要推門,卻被於嫻嫻暗自拉住。

接著,於嫻嫻當先一步上前,推開了次臥的……服務間?

頂層的幾個大臥室,都配有服務間,裡麵是服務人員可以暫時休憩、配送熱水的地方,為了應付客人夜間的需求,有時值班服務員和保安會在這裡休息。

當然,頂層的整個裝修規劃都很闊氣,即便是次臥的一個服務間,也有四十平米,物品一應俱全,放得下一張寬敞的床。

柯雪和其他員工都犯嘀咕——於經理這是要乾嘛?雖然服務間跟底下的標間比也並不寒酸,可這位客人是花了十個億來體驗總統套房的啊。

讓客人住服務間,是不是有點過分?

害怕客人發火,柯雪戰戰兢兢地瞥了客人一眼。

卻看這位霸氣側漏、高高在上的客人卻很好說話似的,不假思索:“就這間。”

於嫻嫻揚著笑:“那您先休息,稍後我們服務員進來給您送餐飲,需要彆的服務也請隨時吩咐。”

她說完,招呼員工有序退出。

“哢噠。”房門被從裡麵上了鎖。

於嫻嫻盯著大門,皮笑肉不笑:“嗬。”

柯雪:“於經理,您這是?”

於嫻嫻:“這位可不是什麼善茬,大家都機靈點,彆得罪他。”

雖然不知道於經理怎麼會對剛見麵的客人如此瞭解,但大家已經習慣按她的話照辦,反正頂層冇有於經理擺不平的事。

柯雪:“客人要是知道自己住的服務間,會不會生氣?而且服務間……”

於嫻嫻:“他可不在意自己住的是什麼地方。”醉翁之意不在酒。

於嫻嫻瞧見大家還愣著,說:“都散了吧,看著飯點把餐送上來,彆的服務客人冇有要求,一概不用。”

眾人手腳輕快地散開了。

保安組留下了幾個人,例行在附近巡邏。

保安隊長剛想調度幾個人過來,加強北邊的防衛,就見緊閉的房門打開了。

霍世暄從裡麵露出半個臉,表情陰沉:“這裡不需要保安,把人都撤掉,不要打擾我休息。”

保安:“可……”

於嫻嫻:“是。”她給保安組使個眼色,讓人退下了。

霍世暄:“你,進來。”

於嫻嫻被點名,默默往前走了幾步。

保安隊長心裡犯嘀咕,一個成年男人,選最偏僻的房間,讓所有人都退下,偏讓一個女人進去……這不對勁。

又一想,有誰能在於經理手下討到好處呢?便無聲離開了。

保安隊長:但願客人彆乾蠢事,否則在於經理手下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