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魔幻的休息日之後,於嫻嫻兩天都冇睡好。

先是被冬陰功湯折磨得胃不舒服,喝了好幾瓶牛奶,差點把自己撐吐了。

後是躺在床上,死活睡不著,翻來覆去地想龍卿今天一整天的詭異行為,解釋不清。

迷迷糊糊到後半夜,剛睡醒就覺得天亮了,以至於去上班的時候,黑眼圈都快掛到下巴頦。

柯雪滿臉擔憂地靠近她:“於經理,您還好嗎?”

怎麼每次休完假,於經理都一副比上了三天班還累的樣子?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工作體質?

“我冇事,待會喝杯社畜續命水就行了。”於嫻嫻把嗬欠嚥下去,去員工休息區給自己點咖啡。

柯雪亦步亦趨跟著她:“那您心情怎麼樣?”

於嫻嫻被她冇頭冇腦的問題問得一愣,說:“還行吧。”

柯雪:“週末跟偉大的莎士比亞、伏爾泰和蘇格拉底先生的約會,也還順利?”

於嫻嫻不堪回首,捂著自己的胃,仍舊強打精神:“還行,都還行。你有空操心我,不如幫我巡視一下客房,我去補個妝再來。”

“好的。”柯雪目送她離開,拿出手機噠噠噠給夏誌發訊息。

柯雪:報告,於經理表示約會還不錯。

夏誌:收到。

柯雪:另外恭喜夏助理當爹,記得娃滿月請我們吃喜糖!

夏誌:???

咖啡下肚,立消浮腫,精神百倍。

於嫻嫻補完妝,五分鐘後又是那個從頭武裝到腳的職業經理人於嫻嫻了。

作為頂層的總經理,她必須時刻在屬下麵前做出楷模,拿出百分之一百的精神去迎接工作。風風火火地走完一趟頂層,確認各處都準備到位,總統套房的新客人便到了。

“歡迎光臨珠朗酒店,我是本層經理於嫻嫻,竭誠為您服務!”

伴隨著熟悉的電梯到達聲,於嫻嫻念出這句重複了無數次的開場白,然後緩緩抬頭,以不至於失禮的眼神望向客人……的頭頂。

明晃晃的、隻有她能看見的大字在男人頭頂上浮現——《夫人,總裁他知道錯了》男主,霍世暄。

好傢夥,才大致掃了一眼劇情,於嫻嫻都露出地鐵老爺爺看手機的表情:介是嘛???

霍世暄,霍家財團掌權者。

他長相英氣逼人,眉峰很濃,下頜線的棱角分明,配上犀利的眼神和寬闊的肩膀,給人一種心高氣傲的感覺,有些像古代很氣派的君王。

他是年僅二十六歲的百億富豪,含著鑽石湯匙出生,性格說一不二,要什麼就能得到什麼……

讓我們掠過這些熟悉的霸總背景,直接看看開篇男主乾了啥——謔,辣得腦子疼!

一句話總結:堂堂百億財團的擁有者霍世暄,今天來珠朗酒店頂層開房的目的是:挖女主的腎!!

好傢夥,我他媽直接好傢夥!!

於嫻嫻抬頭看了看霍世暄,打算仔仔細細記住這張人模狗樣的臉,畢竟這將是他留在監獄外的最後影像:)

有我於嫻嫻在,能容你在這放肆?

“咳……”柯雪默默戳了於嫻嫻一下。

於嫻嫻這纔回神,發現自己陷入劇情帶來的震驚中,竟把客人晾在原地半天。

無論內心多操蛋,表麵上於嫻嫻還是把珠朗酒店的服務精神發揮到極致,恭恭敬敬地說:“霍先生,裡麵請。”

霍世暄拿鼻孔看人,暗自對於嫻嫻覺得鄙夷——嗬,又是一個被本總裁外表迷惑的愚蠢女人。

傳說中的珠朗酒店也不過如此,總統套房居然用這種膚淺的女人當經理,笑話。

於嫻嫻:“珠朗酒店總統套房總麵積十萬……”

“不用介紹了。”霍世暄打斷她的話,以顯示自己對頂層的浮華毫不放在眼裡,“帶我去最安靜的臥室,我不喜歡被人打擾。”

您他媽是不喜歡挖腎的時候被人看見吧?

於嫻嫻暗罵一聲,仍舊帶著笑:“好的,那您車上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