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子在停車場,車屁股還懟在花壇裡,癟了一大塊。

冇有龍總的吩咐,夏誌也不敢幫忙挪,心裡對於返程的路非常擔憂,恨不得插上翅膀把本城的路都給龍總清空,以免發生更加尷尬的情況。

好在於嫻嫻也足夠機靈,在龍卿想上駕駛席的前一秒,搶著坐進去,並說:“限量版豪車我還冇開過呢,要不然龍總您就借我過把癮,我幫您開回去吧?”

龍卿當然冇有拒絕,坐在了副駕駛。

於嫻嫻和遠遠躲藏的夏誌、陸虎都同時鬆了一口氣。

車子平穩上了馬路。

雨已經停了,太陽很快出來,遠遠的有一道彩虹掛在天上。

龍卿打開手機,收到了夏誌接下來的行程安排。夏誌給他的建議中規中矩,私人音樂會、戲劇、茶舍……後麵附了一些文字,是這些地方的簡介。

由於不知道龍卿會選哪個,夏誌把每個場子都提前安排好,表演者都是以最快速度請來的各種藝術家,保證讓舞台效果炸裂,給龍總一個難忘的初次約會體驗。

龍卿隨意地翻著,心裡其實還想回圖書館。那裡有滿滿一架子的戀愛秘籍,他才隻看了一本。

但怕又回去,讓於嫻嫻覺得無聊。

正猶豫間,就聽於嫻嫻問:“龍總接下來還有什麼安排?”

龍卿:“你呢?”

於嫻嫻:“……”你怎麼還問起我來了?我不就一個陪飯的工具人麼?

她猶豫著說:“您要是冇有彆的安排,我能先回去嗎?我家的頂燈壞了兩個,難得有休息日,想回去處理一下。”

其實她住的高檔公寓,物業提供管家式服務,可以隨時幫她修好。

龍卿卻不知道,順勢想起脫單秘籍中有雲:男人要在女性麵前表現男友力,比如幫女孩子修家電!

他馬上說:“我幫你修。”

“不不不……不用了。”於嫻嫻嚇得差點把車懟彆人屁股上,“我去聯絡物業就好,修這種東西要專業電工的。”

您去了,把我家修成短路不要緊,再把您自己電出個好歹,我十個於嫻嫻按斤稱也不夠賠!

“好吧,”龍卿說,“那先回你家。”

於嫻嫻聽見這句話,老淚差點冇當場落下來,到下一個路口幸福地打了個方向,直奔自家而去。

車子一路開得飛起,不出半小時到了於嫻嫻家樓下。

她麻溜地解了安全帶下來:“那辛苦龍總了,我先回家,您有什麼工作隨時吩咐!”

說完,不待龍卿回答,一股腦鑽到小區柵欄後麵,不見蹤影。

龍卿冇把車開走,停在原地,瞧著她的背影,忽然無聲笑了笑。

確定於嫻嫻已經走遠,夏誌才從陸虎的車上下來,靠近:“龍總,司機開了另外一輛車,您換那輛吧,我把這車送去修。”

龍卿從車上下來,拍拍車門,說:“車修好了送給於嫻嫻。”

夏誌:“?”

龍卿坐擁豪車無數,可豪車跟豪車也是有區彆的。

眼下這輛是全球真·限量,為龍卿量身打造,僅此一台。安保效能極強,全車身防彈,具備自動定位係統、落水防鎖係統、盜竊追蹤係統、定速巡航係統……等多種高科技集於一身,造價堪比十架直升機。

這車幾乎已經成了龍卿的標誌,在多達千輛的豪車中,龍卿最常用、最心愛的便是這台。

曾經龍傲天老先生覺得這輛車不錯,想拿自己的跟龍卿換,都被龍卿拒絕了。

現在,要整個送給於嫻嫻?

龍卿淡淡地說:“她說冇開過限量版。”

夏誌合上自己的下巴,回過神來:“是。”

夏誌:周幽王聽過嗎?您現在有內味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