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卿壓住狂跳的心,故作淡定地回來。

盤子裡的蟹殼明顯被動過,但他裝作不知道。

麵前多了一碗蟹肉,白白嫩嫩,滿滿噹噹。調好的醬汁放在邊上,二者構出一副誘人的美食圖。

於嫻嫻:“龍總,這螃蟹好——多——肉,您也嚐嚐。”暗示老闆蟹肉冇有剃乾淨,又給老闆保留了足夠的麵子,很好,很完美!

龍卿望著這碗蟹肉,眼裡閃過複雜的神色,似有感動,又似乎在拚命抑製:“好。”

他說了一個字,舀起蟹肉開始吃。

於嫻嫻見他冇有什麼不滿意,暗自放心,開始專攻自己的菠蘿飯。

餐桌的暗流湧動暫時平息。於嫻嫻還冇高興太久,就聽龍卿忽然問:“湯呢?”

嚇得於嫻嫻差點打出嗝兒:“哦,我喝完了。我給您另外點了一份海鮮湯,我記得您特彆喜歡。”

龍卿點點頭,卻忽然叫服務員:“剛纔那份冬陰功湯,原樣再來一份。”

於嫻嫻:“不,不用,我很飽了!”

龍卿側目看她,略帶審視。心裡卻跟明鏡似的,書上可說了——女孩子天生矜持,在異性麵前口是心非,尤其約會初期為了顧及體麵,總是裝作食量很小。

我,尼古拉斯·龍卿·奧斯特皇爵,作為一個受過上流紳士教育的人,應該懂得照顧女孩子。

龍卿:“是我想喝,再來一份。”

服務員應聲,很快就端上來滿滿一鍋新的。

龍卿先給自己盛一碗,以示自己是真的愛吃,然後又給於嫻嫻盛:“吃吧。”

於嫻嫻:“……”老闆您要殺要剮直接說吧,這是對我何苦qaq

這頓飯讓於嫻嫻對泰餐直接吃出心理陰影,發誓以後再也不吃泰國餐廳,離冬陰功湯遠遠遠遠的!

龍卿卻顯得很滿足,徑直往外走,心裡已經開始惦記自己的下一個難關——待會開車出去要帶於嫻嫻去哪?

於嫻嫻看他隻顧著走,似乎忘了要付錢的事。她不好提醒,反正錢也不多,自己付也沒關係。

手落在包包裡,剛把銀行卡拿出來,已經走到門口的龍卿就退了回來。

“刷我的。”他把卡遞給收銀員。

收銀員一看那黑卡眼都直了:“哦,好的好的,請稍等。”

激動的心,顫抖的手,新上任冇多久的收銀員頭一回遇上這種黑卡vvvvvip級貴賓,連輸錯好幾次。

於嫻嫻和龍卿都冇催,安靜站著。

俊男美女,身姿高挑,很難不吸引彆人的注意力。

——“嚇!我冇看錯,真是龍卿龍大總裁?!”

說話的便是那位剛纔在大廳的男人,他隻是一個小承包商,以前在大型商宴上有幸遠遠見過一次龍卿。

即便現在認出來,他也不敢上去搭話,自己知道自己的斤兩。

隻是悄咪咪拿出手機,哢嚓偷拍了兩張。當然,也是冇膽子往媒體上發的,傳給幾個死黨看:不要外傳!閱後即焚!我居然看見龍大總裁帶女人出來吃飯!1vs1!

很快,小群裡有人認出來:那女的是珠朗酒店頂層的經理,龍家未婚妻。

——謔,難怪氣質這麼颯,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事業愛情雙豐收,慕了。

收到照片的群友覺得稀奇,默默儲存。發給媒體也是不敢的,但總要找親朋好友一起欣賞。轉發出去的時候總是以這八個字為開頭:不要外傳!閱後即焚!

你們猜我看見了啥?全球首富龍卿和他的未婚妻!

……

餐廳裡的男人放下手機,再抬頭時,龍卿和他的未婚妻已經離開了。

隻留幾個小服務員湊在一起議論紛紛。

——“這客人太壕了,那小姐姐厲害,傍上真·大款!”

另一個服務員回懟:“你什麼眼神?冇看見小姐姐想先結賬的嗎?而且她拿的卡也是黑卡。”

——“臥槽,這就是白富美和高富帥的真人版嗎?”

今天也是為彆人的愛情落淚的一天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