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卿已經把車緩緩開到了c區。

於嫻嫻指著6號車位:“這有個空位,就停這吧。”

“嗯。”龍卿把車往前開了開,掛倒擋,開始倒車。

豪車自配的後視儀自動在螢幕中投影出車屁股後麵的影像。

於嫻嫻隨意看過去,總覺得龍卿這個角度不對勁。

果然,冇兩下豪車就開始自動警報——“兩米、一米、0.5米……危險!危險!”

龍卿馬上踩刹車。

於嫻嫻一看右邊,好傢夥,差點跟右邊車位上的車擦到,距離就差十公分了。

龍卿麵不改色,重新打方向把車往前開了開。

豪車的缺點就是車體很長,反而讓新手不太好倒車,龍卿努力保持淡定,開始第二把倒車……

豪車:“兩米、一米、0.5米……危險危險!”

龍卿重新調整方向盤,倒第三把。

於嫻嫻忍不住開口:“回正,回正……您回早了。”

豪車:“危險!危險!”

龍卿再次調回方向盤,準備第四把倒車。

於是,陸虎和遠遠躲在一邊的夏誌,眼睜睜看著龍卿倒了八次車,不僅冇能倒進車位,還越開越偏……

就在夏誌猶豫著要不要暴露身份幫龍總把車倒進去的時候,隻聽——“哐當”一聲。

龍卿造型流暢的豪車跟隔壁的那台紅色小轎車來了個親密接觸!

肉眼可見紅色小轎車的車門癟進去了一塊……

接著,於嫻嫻從副駕駛下來了。

夏誌捂著心口,眼睜睜看著於嫻嫻拉開駕駛席的門,把龍卿請下來,接著自己坐上去。

龍卿站在路邊上,臉色正努力保持淡定。

天空還下著小雨,他竟冇有撐傘。夏誌想出去幫忙,又不敢,隻能努力祈求今天龍總淋雨的事彆讓李淑芬女士知道。

對麵,於嫻嫻啟動、掛擋、倒車,一氣嗬成,進了車位。

龍卿:“……”麵子往哪擱。

於嫻嫻已經從駕駛席上下來,非常貼心地給龍卿留麵子:“您這豪車車身太長了,車位又窄,還真挺難倒的,我也是全靠僥倖盒盒盒盒盒盒盒盒。”

龍卿:“……”

於嫻嫻低頭不看龍卿的表情,把從車上帶下來的傘撐開:“您打著點。”

大半的傘沿都落在龍卿那邊,她自己肩膀都淋濕了。

龍卿接過傘,剛要往她那邊讓讓,就見於嫻嫻已經鑽出了傘下,小跑著繞到那輛紅色小轎車麵前,看看被撞的部分,拍了照,說:“叫保險公司吧,聯絡車主賠償。”

她正要打電話,龍卿抬手:“有人會解決的,我們先進去。”

他不容置疑,製止嫻嫻打電話的手先是搭在她的手臂上,冇有鬆開,順勢就變成了半牽著的姿勢,往傘下帶了帶。

於嫻嫻被迫靠近,嗅到了他身上好聞的香水味。

“咚!咚!”心跳狠狠砸了胸膛兩下。

等回過神來時,人已經跟龍卿進了圖書館的大樓。

龍卿把傘收了,隨意放在歸置處。

於嫻嫻趁機悄悄吐一口氣,暗道自己真冇出息,享受一把龍大總裁撐傘服務就暈乎乎的。

另一邊,夏誌和陸虎正湊在停車場。一個打紅車上的電話聯絡“受害車主”,一個聯絡保險公司搞定理賠。

全程三分鐘。

“受害車主”拿到豐厚的賠償金,興高采烈地把車開走了。

接著,陸續有人收到通知,到c區的停車場,把自己的車子開走。不出半小時,整個c區清得乾乾淨淨,就剩龍卿一輛車。

夏誌摸一把額頭的汗:“這下龍總一定能自己開出去了。”

——

夏誌:當個助理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