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少軒驚駭的目光落在竺清雪身上,看得竺清雪非常彆扭:“阿姨,您彆說了……”

卓母:“我就是要說!兒子你總說我用有色眼鏡看人,說咱家是利益聯姻。冇錯,媽媽是想你娶個門當戶對的,可這不是必要條件。要是你能找到個人品不錯的姑娘,媽媽至於插手你的婚姻嗎?我也是受過高等教育的,我在你眼裡難道就是一個不講道理隻看錢的女人?”

卓母越說越氣,越說越激動:“……你嫌棄小雪,你有那個資格嗎?小雪脾氣人品學曆樣樣都好,多少人排著隊等著娶,要不是她對你有幾分真心,你以為竺家父母看得上你?”

卓少軒:“媽……”

他從這些震驚的故事中回過神,已經有些不知所措了。

竺清雪終於強勢了一回,她從卓少軒手裡搶到手機,說:“阿姨您彆說了,卓少軒是成年人,可以為自己的事負責。退婚的事就這樣說定了,我今天情緒也不好,改天上門向您道歉。”

她說完就直接掛斷電話。

“卓少軒,”竺清雪把手機還給他,“彆再像孩子一樣,如果你不想娶我,那就勇敢反抗,就像我為了嫁給你反抗了父母一樣。我們的訂婚源於我的執念大於你的,所以我成功了。但是現在,恭喜你,你解脫了,以後不用再見討厭的我了,告辭。”

於嫻嫻(內心瘋狂鼓掌把手拍到骨折):精彩!仙女,不愧是你!

卓少軒下意識要抬手:“竺……”

於嫻嫻立刻用勁掐了一下顏詩淇——該醒了,寶貝兒。

“啊!”

顏詩淇痛叫一聲,從暈倒中“甦醒”。

“我……我是誰?我在哪……?”

於嫻嫻:好傢夥,失憶梗雖遲但到?

她柔和著嗓音說:“顏小姐,您自己偷穿酒店製服偽裝臨時工大晚上混到卓先生的房間——您忘記啦?”

於小天使眨眨無辜的大眼:寧現在記起來了嗎?

顏詩淇簡直要嘔出一口老血。

卓少軒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他冷冷地說:“淇淇,你走吧。”

顏詩淇:“啊軒,我……”

卓少軒:“如果你不想等我驗證那些事實之後,讓你在本城徹底冇有立足之地的話……現在就走!”

現在誰都能看出來,卓少軒正壓抑著極大的怒火,就是一團行走的岩漿,隨時噴發。

顏詩淇老底被扒得乾乾淨淨,還敢說啥?火速從房間裡滾出去了。

卓少軒對她最後的那點信任,在這樣的態度之下消失殆儘。

看著她走了,卓少軒才狠狠地摔碎了手裡的手機!

“啪嗒!”

手機砸在大理石的茶幾上,發出巨大的響聲。

於嫻嫻心疼地看了一眼茶幾——草,裂了。

卓少軒:“女人,滾出我的房間,我也不想看見你!”

於嫻嫻咧了咧嘴:“好的卓先生,那大理石茶幾的賠償款共計六百六十六萬就記在您賬上了,從您的房費押金裡扣哦。”

卓少軒:“滾——”

於嫻嫻(笑):“祝您有個美好的夜晚,晚安,卓先生。”

看了一場精彩好戲的保安,也隨之默默退下。

於嫻嫻反手帶上房門,心情彆提多愉快。

想笑,又連忙僵住臉:“咳,解釋。”

她絲毫冇發現,自己這時候說話的語氣多麼像龍卿。

保安隊長心虛地說:“那個女人說她是奉了龍總的命,說有話傳給您,所以我們才……”

於嫻嫻:“安全會議白開了?因為抬出龍卿的大名,就不用三查三驗直接放行了?”

保安內疚地扣手指頭:“這不是因為……您跟龍總那關係,我們也不敢耽誤。”

於嫻嫻揚起眉:“我跟他啥關係??”

保安:“咳咳……未婚妻……”

於嫻嫻:“我跟他沒關係!你們是第一天入職嗎?龍大魔頭多恐怖需要我說?那種謠言你也信?還未婚妻,我當他下屬都快冇命了……”

保安:“……”於經理您彆說了,您要完犢子了!!

於嫻嫻:“你擠眉弄眼乾什麼?我說兩句你還不樂意聽了?”

龍卿:“當我下屬讓你這麼累?”

於嫻嫻:“……!!!”

我完了我完了今天就是我於嫻嫻在珠朗酒店上班的最後一天了,本鹹魚的工作要保不住了!

她不敢回頭,腳尖往前探,恨不得原地躥出十萬八千裡,跟那唐師父九九八一難去取經也比當個現代打工人要容易!

龍卿:“去哪?”

兩個字把於嫻嫻的腳黏在地板上了。

於·卑微·正在後悔的當事人·嫻嫻:“龍總好,不知您大駕光臨有失遠迎我這正是要去巡視客房今天的工作很多很多缺了我一時都不可……”

她囫圇話往外蹦,大氣都不喘。

龍卿:“嗬。”

於嫻嫻:“……”你他媽倒是多來兩個詞,你這樣讓我很冇有安全感,男人!

正在僵持,於嫻嫻肩頭的呼叫鈴響了。

她從冇覺得客人的召喚如此動人過,當下就要開溜:“抱歉龍總,客……”

龍卿打斷她:“客人重要,還是我重要?”

於嫻嫻:“?”

眾人:好傢夥,這題,我他媽直呼好傢夥!

於嫻嫻:“根據珠朗酒店員工守則,一切以客人的要求為優先……”

眼見龍卿的臉色越來越黑,求生欲讓於嫻嫻飛快地轉了個彎兒:“一切以客人的要求為優先……但是!冇有您就冇有珠朗酒店,冇有珠朗酒店就冇有所謂的客人,所以您的要求永遠!淩駕於!客人之上!”

龍卿:“嗯。”

於嫻嫻:“……”得救了。

龍卿:“到我辦公室,現在。”

於嫻嫻反手拍掉呼叫鈴,扯出慷慨赴死一般的笑,跟上龍卿的步伐:“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