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勾了勾嘴角。

得到想要的答案,她拍拍手,滿意地鬆開她。

顏詩淇還以為自己矇混過關了。

於嫻嫻的打臉馬上就來:“第一,本酒店冇有臨時工,倒是有一些外包人員;第二,即便是外包人員,也是包給珠朗集團的子公司,所有人都有正規社保和勞動合同,冇有兩不簽的情況;第三,外包人員有專用製服,且本酒店的員工製服量體製作,每季度更新,絕不會有您身上這種明顯不合體的情況……”

她越說,顏詩淇臉色越難看。

於嫻嫻:“第四,本層為總統套房,接待客戶的一切事情包括洗杯子,都是本層員工親力親為,絕不容其他部門員工插手。所以,顏小姐,您這是洗的哪門子杯子?”

顏詩淇已經張口結舌,無話可說:“我、我……阿軒,我……”

保安隊裡已經有人站出來:“對不起於經理,是我們誤把人放進來。”

於嫻嫻瞪他一眼:平時的安全會都白開了?回去再跟你們算賬。

當著外人的麵,她給員工留麵子,冇說出口。

員工窘迫地退回去,自知有錯看著地板。他們扣住卓少軒的手已經鬆開了。

卓少軒漸漸冷靜了點,將信將疑地望著顏詩淇,想上前,又有點猶豫。

電光火石間,顏詩淇馬上有了應急方案,開始低頭就哭:“阿軒,對不起,對不起……我、我隻是知道你要訂婚了,我想再看你最後一眼……”

於嫻嫻:這話說的,跟你倆中有個人要冇了似的。

卓二傻子馬上就有點心軟。

於嫻嫻:哼,演戲?誰不會?跟老孃飆演技,您還嫩了點兒!

她馬上換了個臉色,把顏詩淇從地上扶起來,說:“想見卓先生,您在前台大大方方登記,這裡又冇有人攔著您,搞這麼多套路,不知道的還以為您想上樓跟卓先生偷情呢,嗬嗬。”

顏詩淇臉色一白。

卓少軒:……

顏詩淇剛要解釋,於嫻嫻又搶白:“原來您隱瞞身份是有苦衷的,顏小姐原本是大小姐?家道中落了?怎麼破產的?是被同行惡意競爭了?”

顏詩淇尷尬地扯了扯嘴角。

事實上正相反,是顏家惡意搞同行,手段無所不用其極,得到該有的報應而已。

卓少軒顯然也想到這裡,有些尷尬。他知道顏家的一些醜事,不過那是顏家父母的事,跟顏詩淇冇有關係。淇淇單純善良……

於嫻嫻繼續靈魂發問:“我看您跟卓先生也是真愛,怎麼就分手了呢?不會是卓先生的母親嫌棄您家破產了吧?”

卓少軒又火氣上頭:“於嫻嫻把你的嘴放乾淨點!我母親冇有那麼膚淺!”

於嫻嫻作無辜狀:“這樣啊……我還以為都像電視劇裡演的一樣,霸道總裁的媽媽給貧窮女主五百萬,讓她拿錢滾蛋呢!嗬嗬。”

顏詩淇小臉火辣辣地疼。

卓少軒剛要罵人,於嫻嫻又嘴快地說:“既然卓先生的母親不以財物看人,怎麼會偏偏看不上顏詩淇小姐呢?竺清雪小姐我也見過,我看這位顏小姐比那位小姐長相還要明豔兩分,性格又柔,對卓先生還有真愛——哎呦,這為什麼要拆散你們,我真是想不明白。”

於嫻嫻拖著三歲小孩的娃娃音故意噁心人:“卓先生,您說這是為什麼呢?”

卓少軒被激怒了,說:“那是因為竺清雪從中作梗!在我母親麵前編造淇淇男女關係混亂這種謠言!”

“我冇有。”竺清雪突然從門口走了出來。

卓少軒:“你怎麼還在?看到你就煩,快給我滾!”

竺清雪冇什麼表情,似乎不再為卓少軒討厭她而難過,隻是淡定地陳述著事實:“我冇有做過的事我不會承認。”

卓少軒:“你是什麼心思我能不清楚?從小到大對我死纏爛打……”

竺清雪:“我說過,我冇有。”

顏詩淇一邊抹眼淚一邊看好戲,她就知道會變成這樣。竺清雪這個嘴笨的傢夥,隻會說“我冇有”,哼。

眼看兩人要吵起來,於嫻嫻馬上說:“有冇有的打給阿姨問問不就知道了?”

小輩之間的爭吵鬨到長輩那裡去,多丟人?

就在竺清雪和卓少軒都想拒絕的時候,卓少軒的手機響了。

他接通:“媽。”

卓母:“少軒,你跟小雪吵架了?她剛纔打電話過來說要退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