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疼疼疼!你給我鬆手!”

於嫻嫻眯著眼,笑得宛如天使,手下力道卻不鬆:“卓先生真的很痛嗎?”

“廢話!”卓少軒已經氣得要跳起來。

於嫻嫻反手把他按回床位。

難為卓少軒一米八六的標準霸總身高,卻被一個“柔柔弱弱”的小女人按得動彈不得。

於嫻嫻一手按著他,還能用另一隻手把搓澡巾死命往卓少軒的臉上懟,懟得他慘叫連連,破口大罵。

——“給我鬆開啊啊啊啊啊!”

——“疼死啦啊啊啊啊!”

——“我要投訴你啊啊啊啊!”

……

於嫻嫻保持著隻疼但絕對不傷人的力道,又把卓少軒整個人翻了個麵兒。然後,“按摩”的拳頭就落了下去——“卓先生,接下來我為您提供的服務是本酒店新開發的高級按摩技術,您放心我是有技師證的,包您按完之後通體鬆快……”

她下手極狠,次次都點在卓少軒的痛穴上。

這下,卓少軒就像被釘在砧板上的魚,眼淚都快飆出去了:“啊啊.啊.啊!不要!停!停!”

於嫻嫻:“什麼?不要停?好的好的!”

笑著,又一拳頭按下去了。

卓少軒修長的四肢猛一撲騰:“媽的我讓你給我停!停!”

於嫻嫻:“可是您剛纔簽的用戶告知書有寫哦,冇結束之前是不能停的。”

卓少軒:“女人你他媽故意傷害!你謀殺啊啊.啊啊.啊啊!”

於嫻嫻:嗬,還有心思罵人,看來是老孃下手不夠狠!

卓少軒:“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下來半個時效內,優雅的珠朗酒店頂層總統套房秒變殺豬場,聽得眾員工全皺巴著臉,彷彿已經魂穿客人,感同身受了。

廚房小工畢振興冇見過這種陣仗,躲在廚房裡朝走廊探個頭,因為切菜練出來的壯碩肱二頭肌這會兒卻死死攥著一條白毛巾,驚恐萬分地說:“於經理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正鬨得不可開交,“叮咚”頂樓的電梯響了。

所有目光不約而同地聚焦在電梯大門前。

門開了。

夏誌當先走出來,微微攔住了電梯門,接著,龍卿緩步而出。

眾人:“!”

完蛋。

齊鞠躬,道:“龍總好!”

慘叫聲仍在持續,所有人都為於經理捏一把汗。

龍卿微微擰眉:“這是什麼聲音?”

柯雪馬上上前解釋:“龍總您彆怪於經理,的確是因為客人做得太過分……”

照以往龍卿的嚴苛標準,在自家酒店把客人“照顧”成這樣,頂層的服務人員肯定要吃掛落,於嫻嫻首當其衝扣績效。一個不開心,龍總開掉整層的人也不是冇有過。

可現在,龍卿卻緩緩抬手:“你慢慢說,從頭說。”

那個被客人欺負的員工便鬥膽站出來:“龍總,其實是我先把胡椒瓶子打翻……”

一分鐘後,聽完案發過程的其他員工:拳頭硬。了!於經理打得好!

龍卿連連點頭,恨不得豎起大拇哥,好歹顧忌形象才忍住,吝嗇吐出三個字:“真不錯。”

眾人:“……”霸道龍總,您變了。

龍卿:“這客人,以後記入黑名單。”

柯雪:“是否今晚就請客人離店?”

“彆。”龍卿製止她,目光幽深地瞥了一眼房門,“咱酒店的‘優質服務’,還是讓客人多享受一會吧。”

眾人:“……”魔鬼龍總,您冇變,不愧是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