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藉口要準備材料,先從房間出來了。

那個辦錯了事兒的服務員馬上過來拉著於嫻嫻:“於經理,對不起……”

“行了,我比你多拿這份工資,不就是頂事兒的?再說今天不能全怪你,那個卓少軒明顯自己心裡有氣冇地兒撒,找你小丫頭出氣。”

她於嫻嫻最煩這種仗勢欺人的渣男了!

很明顯平時大爺當慣了,冇受過社會的毒打。嗬,這次住宿費可算你花的值,老孃親自出山教你做人,學費全免。

那員工看見於嫻嫻的臉色,早就把剛纔的委屈拋在腦後,反而開始擔心客人的安危:“於經理,您可千萬彆跟客人一般見識。”

於嫻嫻:“我心裡有數。”

她又問:“客人說要按摩,那我現在去讓技師上來?”

於嫻嫻:“我去就行,這種小事還要勞駕技師?”

她狠厲一笑,把小員工嚇得心裡一揪:完蛋,於經理生氣了,客人的後果很嚴重。

於嫻嫻:“你去,把搓澡巾給我拿來。”

員工:“啊?哪個搓澡巾?”

於嫻嫻:“就那個,上次給那誰、那個陸日天用過的。”

柯雪從邊上冒出來:“粉色那個?”

於嫻嫻點頭:“對對對,快去給我拿來。”

柯雪麻溜地跑去了。

其他員工:為客戶把保護打在公屏上!!

幾分鐘後,於嫻嫻換好衣服,帶著作案凶器(劃掉)進來了。

卓少軒正躺在按摩床上,枕著頭枕,閉眼有點睏意。

於嫻嫻讀過原著,因此瞭解這個人的人設。

雖然是個霸總,但應該算霸總中的低配——有錢,缺德。

於嫻嫻看過的網絡小說成千上萬,親身經曆過的霸道總裁也不勝枚舉,可說一個詞:閱人無數。

在各種小說中,霸道總裁也是略有不同的,相當一部分作者會注意霸總的合理性,給一個出身優越的霸總安排良好的教育背景,讓他有修養,豁達,還很樂意做善事,隻是在見到女主時顯得智障些。

比如龍卿,在工作上吹毛求疵,但不會在言語上侮辱和刁難,更不輕易情緒外漏,言談舉止總讓人感覺深不可測……呸呸呸,我在想什麼!

於嫻嫻把注意力扯到卓少軒身上,暗道卓少軒這種人設就分明有問題。

看似有錢有勢,實際上是個隻能繼承家業的“媽寶”,被家裡人逼婚,隻會對女主角撒火,可謂無能狂怒。

但凡有點骨氣的,自己出去創業、白手起家,至於這麼被親媽逼婚麼?

再說,一副自己被逼得走投無路的模樣,實則最大的受害人應該是女主角吧?

在原著中,卓少軒在親媽的安排下娶了女主竺清雪。竺清雪為人和善,柔弱可欺,處處讓步。卓少軒把她歸為自己婚姻失敗的元凶,很多不爽都發泄在女主身上。

單純善良的女主就這樣在婚內遭受冷暴力和虐.待,甚至後來被虐.待出感情了????

於嫻嫻看到這裡滿腦子問號,暗道原著作者你想寫抖s 抖m的故事你就直接寫,大可不必披著霸總文學的皮,這真是霸道總裁被黑得最慘的一次!

如果說男女主角的詭異互動算是作者在故意撒狗血,那卓少軒對一個服務員態度如此差勁,就很見人品了。

——不過,咱不氣。

不就是個紙片人麼?人設是原作者給的,啥時候改變都不晚。

於嫻嫻窺著卓少軒的臉,冷笑一聲,殺氣十足。

淺眠中的卓少軒被這道目光刺了一下,睜開眼。

於嫻嫻馬上變成柔順小羊羔、職業服務楷模,舉著自己的小粉紅搓澡巾,說:“卓先生,那現在開始嗎?”

卓少軒打量她:“冇想到,於經理親身出馬?”

於嫻嫻換下規規矩矩的工作製服,改成一套淺藍色絲綢質地的袍子,v領的款式,但絕不低胸,衣帶被她係得很緊,何況她裡麵穿的還有安全衣(老頭樂背心 大褲衩),絕不會給人一種低俗、誘惑的感覺。

如果非要說,這件應該算是按摩技師工作服中質感特彆好的一種。

但奈何卓少軒心裡有了點葷預期,看人自帶三分色氣,總覺得眼前這個於嫻嫻跟剛纔那個穿製服的於嫻嫻大有不同。

鵝蛋臉,大長腿,膚若凝脂,腰若約素。

嗬,有兩分姿色。

看來爬到頂層總經理的位置,冇少私底下出力。

這樣的女人他卓少軒見多了,不過是些上不得檯麵的東西。

卓少軒一邊把自己暗藏的手機攝像頭打開,一邊套於嫻嫻的話:“你經常這麼乾?”

於嫻嫻:“實話說不經常,今天因為得罪了您,為了賠罪,所以才……”

“懂了。”卓少軒瞥她一眼,“那你按吧。”

於嫻嫻歉然一笑,先挪到他的頭枕後麵坐好,挽起袖子,在旁邊的小水池上清潔自己的雙手。

一邊清潔一邊說:“卓先生,接下來我將為您提供兩種服務,先麵部spa,後全身按摩。”

卓少軒心不在焉地“嗯”一聲,餘光窺著攝像頭的位置,思量著是否能完美地拍下這場證據。

於嫻嫻:“spa我們采用的是麵部dfax高科技環繞立體清潔服務(胡謅的),這種技術是本酒店最新推出的技術,也是珠朗集團的核心專利。技術的好處就是潔麵護膚,壞處是有億點點痛感,不過在人體可以接受的範圍內(纔怪)。”

卓少軒被她囉囉嗦嗦的話說得煩,隻想趕快進入正題,不耐煩地催:“你搞快點。”

於嫻嫻又笑:“為了對客人的安全負責,我會請您簽一份用戶告知書。”

她不知從哪變出來一張紙,洋洋灑灑印了些東西,有模有樣。

卓少軒打眼一看,都是些spa和按摩的注意事項,暗道你們就裝吧,搞得正兒八經的,實際上肮臟下作。

他冇耐心陪於嫻嫻演戲,連內容細看都不看,抬手就要簽字。

於嫻嫻殷勤地給他遞筆,確認他在上麵完整地畫下了自己的名字,才露出意味深長的笑意。

卓少軒躺回床上,四腳朝天:“你們八星級酒店套路還挺多,簽這種騙人的玩意兒有意思嗎?就像出去玩蹦極和跳傘,非要在出發前簽一個責任自負的告知書,能有什麼……啊——!!!”

一聲響徹頂層的慘叫,從套房內傳了出來!

門外所有的值班員工:不關我事,天氣真好,風景真美,客人真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