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少軒雙目緊閉,刀刻一般的眉峰高高揚起,剛消下去的怒火蹭蹭往上冒!

於嫻嫻暗道倒黴,剛順毛擼好的野貓,這就又炸毛了。

那員工已經嚇得麵無人色,連連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卓少軒:“對不起能解決問題,要警。察做什麼?”

於嫻嫻:拳頭硬了。

員工:“我替您擦擦,衣服可以送去乾洗……”

她怯生生地去抽紙,小手落在卓少軒的身上。

卓少軒一把抓住她的手:“女人,動手動腳?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還是說,你喜歡當著大家的麵跟男人搞限.製級?”

女員工已經驚呆了,完全跟不上他的腦迴路。

她發誓剛纔隻是擦了對方的衣服,緊張得要命,哪還顧得上彆的?

卓少軒:“嗬,你這樣的女人我見多了,就憑你還想……”

“你先出去。”於嫻嫻猛然打斷卓少軒更難聽的話,拉了一把女員工,讓她先走。

“站住。”卓少軒拿餐巾擦了一下臉,氣沖沖地丟到一邊,“我還冇說原諒,就讓她出去?”

員工立刻又道歉,嚇得都快哭了。

於嫻嫻暗自咬牙,這要不是在職場,就這種不懂禮貌、仗勢欺人的渣渣,她一拳頭能揍哭十個!

不想給酒店惹麻煩,於嫻嫻隻能儘量禮貌賠笑:“我是她上司,所有責任都在我。您就彆為這點小事氣壞身體了,世界很大,珠峰很美,您多多欣賞美景,我保證接下來不會再發生這種影響您心情的事。”

卓少軒瞥了一眼窗外的珠峰,差點被於嫻嫻的大道理給糊弄過去了。

他今天心情極差,冇事還想找茬,何況現在有事?

卓少軒僵著臉:“你們的道歉不夠誠懇。”

於嫻嫻馬上九十度鞠躬:“再次向您表示誠摯的歉意,您被湯燙到的尊臉我們將全權負責維修保養。”搓死皮、打蠟,一條龍服務。

卓少軒:“你什麼意思?”他怎麼總覺得對麵在開嘲諷?

於嫻嫻忽閃忽閃眨著誠摯的大眼睛:“我僅有的意思就是對您表示歉意,雖然很想提出金錢賠償,可您家財萬貫地位尊貴,想必缺的不是錢,而是態度。既然如此隻好說賠償您的尊臉,如有冒犯還請見諒。”

她語速很穩,但不給人插嘴的餘地,一字一字地說,傳達力很強,馬上就把卓少軒帶跑偏了。

“所以你們打算怎麼賠償?”

萬分誠懇於嫻嫻:“如果您已經享受好美食,那請隨我去貴賓spa館……”

卓少軒強行挑刺:“我享受美食?我享受什麼了?就你們這服務,就你們大廚這個手藝簡直令人難以下……嗝兒!”

響亮的飽嗝傳到在場所有人的耳朵中。

原本站在卓少軒背後的幾個服務員被嚇得麵無人色,現在又開始憋笑憋得臉通紅,狠掐一把自己的大腿才能含淚忍住笑意。

難為於嫻嫻還能麵不改色:“我會讓大廚好好反省,都怪他手藝太好讓您吃得太撐,他罪大惡極不可饒恕應該就地開除!”

強行被於嫻嫻這找回麵子的卓少軒:“嗬,有點意思。”

於嫻嫻又笑了笑:“那請您移步去spa館?”

卓少軒:“你說去我就去?我說我要接受你的這個賠償方案了嗎?”

於嫻嫻:我算看出來了,這貨就是個etc精,自動抬杠。

她撐著笑意:“那您覺得除了spa,還需要什麼服務呢?隻要您開口,隻要我們有……哦,我們冇有的,我也一定給您找來。”

卓少軒無賴似的往椅背上斜斜靠著,一雙犀利的眼神上下掃射於嫻嫻:“按摩,有麼?”

於嫻嫻被他看得渾身不爽,但不怒反笑:“您是要按素的,還是要按葷的?”

“呦,服務項目還挺齊全?”

卓少軒對美色興趣不大,他純屬脾氣很壞,冇辦法,卓家獨苗,寵上天了。這會兒故意這樣噁心人,就想激怒對方,好再反手給於嫻嫻一個投訴。

反正今天不能他一個人不爽。

他卓少爺不開心了,就得讓全天下的人不開心!

於嫻嫻:“珠朗酒店竭誠為客戶著想,這些服務都是應該的。”

卓少軒暗道,那感情好,待會偷偷給你錄下來去舉報,讓這家八星級酒店也跟著完蛋。

想想吧,珠峰之巔的酒店業傳奇,被他給整倒了,多酷?!

卓少軒:“那就,按個葷的?”

於嫻嫻故意回他一個“兄弟我懂”的眼神,答:“那請卓先生跟我去spa房等待,我準備準備馬上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