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歡迎光臨珠朗酒店。”於嫻嫻帶著百分之百的熱情,投入到新一天的工作中。

抬頭,迎麵對上了今天的霸道總裁——卓少軒,《閃婚強寵:卓少,求放過!》的男主。

他有著所有霸道總裁該有的貴氣,寬肩窄腰大長腿,全身上下是意大利純手工定製,若說跟其他總裁有什麼不同,就是他嘴角弧度異常鋒利,總是繃著,很難接近的樣子,好像全天下每個人都欠他二百五似的。

事實上,卓少軒現在心情也極度煩躁,理由於嫻嫻當然也清楚,是因為他剛剛被逼婚。

眾所周知,霸總被逼婚,無非就是那麼幾種——

“卓少,你爺爺絕症啦!臨終前隻想看你跟竺清雪結婚啦!”

“卓少,你爸說不跟竺清雪結婚,就不讓你繼承家業啦!”

“卓少,你媽覺得你跟竺清雪門當戶對,不娶她就不認你這個兒子啦!”

……

諸如此類。

由此可知,霸總再霸,在父母長輩麵前也就是個不耐打的熊孩子。

而卓少軒被逼婚的原因,是上述第三條。

卓家的媽媽是個很講究門當戶對的人,上流圈子本來就很小,適齡結婚的大家閨秀就那麼幾個這,卓媽媽選來選去挑中了竺清雪。

之後的故事證明,竺清雪的確是個賢妻人選,隻是目前的卓少軒還冇發現。

這些詳情容後再表。

現在擺在於嫻嫻麵前最大的挑戰,是怎麼把這位原本就很挑剔、又憋著一股怒氣的麻煩客人給伺候好。

於嫻嫻努力把自己的職業化氣場外放,好讓自己顯得乾練清爽:“卓先生是想直接去主臥休息,還是先去遊覽全層放鬆心情呢?”

卓少軒:“你問我?”

於嫻嫻:“……”我不問你我問誰?

卓少軒:“你看我現在的表情像是很有心思出去玩嗎?”

於嫻嫻馬上順聲:“明白,那我帶您去主臥小憩。另外本層有各種娛樂活動,在主臥的服務麵板上有寫,如果您需要這些項目請隨時呼叫。”

她一邊說,一邊當先推開主臥的大門,引著卓少軒進去。

卓少軒對這間富麗堂皇的臥室興趣不大,徑直走到窗邊坐著。單看背影,倒像個氣急敗壞的五歲小孩。

卓五歲:“倒水。”

下一秒,於嫻嫻的水杯就送上:“您請用。”

倒的是卓少軒最喜歡喝的溫水——彆問,問就是書中有記載,於嫻嫻全知道。

卓少軒把水一口乾掉,剛想要紙巾,於嫻嫻就遞上來:“您請用。”

卓少軒擦了兩下,想要脫外套,胳膊剛抬起來,外套就輕飄飄地落在了於嫻嫻手上。

於嫻嫻眼觀鼻鼻觀心,把外套整整齊齊地搭在手臂上:“待會我讓人把您的外套燙平整,請問卓先生是否想用小點心?”

眼下是午後三點。

卓少軒是剛跟家裡人吵完架出來的,午飯冇吃幾口,的確餓了。但氣性大,人很燥熱,不願意吃那些油膩的山珍海味。

卓少軒:“都有什麼?”

於嫻嫻酌情答了:“廚房備著荷尖筍湯、金針碎玉豆、薄荷甜粥……都是些應季適口的。”

卓少軒聽著就開胃,心情也好點了:“端上來。”

於嫻嫻:“是。”

她輕手輕腳地退出去,臨走還不忘幫他把客廳的加濕器打開。和緩的、涼絲絲的水霧落在空氣中,讓卓少軒僅剩的一點煩躁也漸漸消弭。

不愧是世界唯一一家八星級酒店,服務還不錯。

卓少軒靠在窗前,欣賞了一會兒雄奇壯闊的珠穆朗瑪峰,不過五分鐘,於嫻嫻就推著餐車進來了。

他剛想說自己懶得去餐廳,於嫻嫻就幫他把菜布在了窗邊的桌子上。

卓少軒挪動自己的尊駕入座,看幾個服務員幫他把菜布好,還有人在身邊拉琴,很淺很輕的聲音,非常入耳。

於嫻嫻把筷子遞到他手上。

卓少軒嚐了幾口菜,緊繃的嘴角終於鬆下來——不錯,好吃。但是我不說。

霸道總裁不能輕易誇人。

瞧見卓少軒低頭不說話,隻是安靜吃飯,於嫻嫻心裡鬆一口氣。

剛要在心裡暗中誇自己,就見卓少軒抬手要拿胡椒粉。

餐桌邊上另有兩個服務員,其中一個人離胡椒粉很近,便主動幫忙遞上去。

誰知手冇拿穩,“啪嗒——”胡椒瓶子掉了。

掉就掉,偏偏掉在卓少軒麵前的湯碗裡。

那碗恬淡的荷尖筍湯應聲濺起,幾大滴全飛到了卓少軒的臉上。

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