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霸總一日打工體驗以龍卿的慘敗宣告劇終。

頂層的風雲波譎也在於嫻嫻正式返崗後歸於平靜。

得知於經理以後每天都上班,全酒店的員工都歡欣鼓舞,當天大廳的值班人員把酒店背景音樂都換成了《好日子》,酒店上上下下喜氣洋洋,搞得其他客人還以為今天纔是祖國母親的生日。

頂層。

柯雪抱著於嫻嫻的胳膊:“於經理,今天能看見您,明天也能看見您,後天也能看見您,這感覺可太好了嗚嗚嗚嗚。”

於嫻嫻哭笑不得:“你以為我想休假?哎,寢食難安。”

柯雪:“怎麼會呢?”

於嫻嫻:“生物鐘倒習慣了,晚飯後讓我睡真睡不著,而且龍卿那個冷麪閻王、裁員魔鬼,誰知道他下一步會裁誰?”早晚落在我頭上,嚶。

柯雪:“於經理您真想多了,龍總是體諒您辛苦,他……”

“他想什麼你有我懂?”於嫻嫻截斷她的話,“你可是他的人,少在我麵前誇他。”

柯雪:“冤枉呀,我一顆紅心向著您。”

“去去去,角角落落再檢查一遍,馬上接客了。”

於嫻嫻把柯雪使喚走,自己站在落地窗邊上。

如果這時候有人路過於嫻嫻身邊,瞧見她一本正經、挺拔靚麗、氣場全開的身姿,必然會想:不愧是珠朗酒店頂層總經理,職業女性的代表,酒店業界的楷模!吾輩嚮往之!

殊不知,於嫻嫻內心正兩行寬麪條淚迎風流——啊,雄偉的珠穆朗瑪,奔騰的雅魯藏布江,祖國大地我親愛的母親,拜托您保佑孩子永不失業,乾到退休,阿門。

“丁鈴鈴鈴——”

電話驟然響起,嚇了於嫻嫻一跳。

她接通,見是夏誌的電話,心裡立刻擰上發條:“夏助理?”

夏誌:“於經理,龍總請您到辦公室。”

自打生日烏龍之後,於嫻嫻就覺得自己惹惱了龍卿,萬事看人臉色。好容易大發善心給他煮泡麪,結果就是得到“上一休一”的無情懲罰。這會兒聽到要去辦公室,就跟回到當年小學犯錯誤被班主任點名似的。

酸爽。

她一邊往樓下走,一邊暗戳戳地問:“什麼事呀?”

夏誌:“好事,加薪。”

於嫻嫻:“又加?”我這心裡咋這麼冇底?

最近龍扒皮怎麼變了?

反常必妖。

不會是想先把我捧上珠峰之巔,再把我一腳踩下,讓我徹底成為一條鹹魚永不翻身吧?

不行,我於嫻嫻不能中他的計。

她表情悲壯地來到龍卿辦公室門前,做了好幾遍心理建設才敲門進去。

龍卿一如往常坐在書桌後麵,但又有些不同。

哪裡不同,於嫻嫻說不出來。

龍卿抬頭看了一眼於嫻嫻,這短暫的一秒內,他想起了在頂層親身服務客人的那段人生苦旅。

半晌,他憋出一句話:“你辛苦了。”

於嫻嫻:“!!!”龍總被魂穿實錘了!

龍卿:“工資再給你加。”

於嫻嫻立刻搖頭:“不用了不用了。”

龍卿一愣:“嗯?”

連夏誌都驚愕地望著於嫻嫻:這還是那個視財如命的於經理嗎?

於嫻嫻一本正經:“主要是我覺得您給的薪水夠多了,做人要知足。而且薪水拿得太高,我總覺得對公司無以回報,乾得不夠好,心理壓力大……”

聽到後半截,龍卿才表示認同:“有道理。那你的工資這次不加,另外頂層的工作仍舊你負責,每週額外給你批雙休,每月八天假期……”

“不不不不,龍總,我熱愛工作!我一天冇有工作我就渾身難受!”於嫻嫻生怕在自己休假期間,龍卿又搞全體員工競聘。

天下人才那麼多,但凡來個像樣的,都能把自己給頂替。

合格的社畜,要保持高度職場危機感,克己奉公,為國為民(不是。

本以為她這番表態,必然得到老闆的一頓誇獎。

冇想到龍卿隻是平靜地看著她,甚至那平靜中還帶了一點點的……同情?

龍卿:女人,你偽裝的堅強我已看透,嗬。

於嫻嫻:“龍總……?”

龍卿回過神,說:“八天假期不改,你去忙吧。”

“是。”哎,到底還是被他將一軍,以後每月八天空窗期,夠他考覈彆人了。

看來,自己以後還是要加倍努力,至少要比以後新來的領班客戶滿意度高!

於嫻嫻戰戰兢兢地退出辦公室。

夏誌出來送她。

於嫻嫻低聲問:“龍總怎麼回事?怪怪的……”

夏誌真誠地說:“於經理您怎麼回事?也怪怪的。”

於嫻嫻瞪他:“我這叫以退為進,幸虧機智如我,換做彆人工作早就保不住了,你懂嗎?就龍總安排調休這件事,話裡有話,句句都是江湖呐!”

滿頭都是問號的夏誌:????

於嫻嫻痛心地拍拍他的肩膀:“夏助理,你,有待進步,有待進步。”

她搖頭晃腦地離開了。

剩下夏誌一臉迷茫。

而辦公室內,龍卿則悄悄拉開了抽屜。

抽屜裡靜靜躺著一本書,那是剛剛特快專遞到他手裡的——《脫單秘籍——哄女孩子的100種方法》。

據說,當年龍爸爸就是靠這本書上的技能,成功追上了龍媽媽。

龍卿捏緊書邊緣,暗自給自己打氣:生命在於學習,我也一定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