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龍卿的“酒店服務員”體驗以極快的速度結束了,但仍舊在業內引起了一陣轟動。

龍卿,那個高傲至極的男人?

居然親自,體驗客房服務生活?

聽說臭著臉下來的,難道被客戶刁難了?

蒼天呐,讓我們一起替那位客戶祈禱,但願他能在回家後平安見到明天的太陽。

事情傳得沸沸揚揚,龍家的長輩自然也知道了。

當天晚上,夏誌就收到龍卿的母親——菲奧莉娜·冷豔至尊·李·淑芬·奧斯特皇爵夫人(簡稱李淑芬女士)的電話,打聽這件事的真假。

夏誌畢恭畢敬地彙報:“李女士,是真的。”

李淑芬悠悠地說:“他怎麼會?聽說原本安排的工作還特意推掉。”

夏誌:“呃……”

“說起來,最近他很多行為都反常。好好的吃起了泡麪,還總往珠朗酒店跑,今年過生日破天荒冇回家……你說,”李淑芬女士狀似無意、實則有心地問,“他是不是有喜歡的對象了?”

夏誌哪敢在龍總的母上大人麵前打誑語?

要知道這位菲奧莉娜·冷豔至尊·李·淑芬女士,在成為奧斯特皇爵夫人之前,也是個心思靈透、叱吒風雲的人物,就夏誌這點道行,壓根不敢在她麵前舞!

隻消一秒的猶豫,就在心裡把龍卿那頭的天平高高翹起,而夫人的天平重重落下。

他老老實實地答:“我想是的。”

李淑芬任憑是世界身價頂級的女王,也架不住對兒子的心儀對象感到好奇,迫不及待想問些俗套的問題——姓甚?名誰?職業?人品?外貌?

良好的家教讓她無時無刻保持著淡然穩重,幾個問題在內心互相搏鬥兩秒後,她問出了一個最迫切想知道的問題:“男的女的?”

夏誌:“……”夫人您對龍總伴侶的要求這麼低嗎?

他答:“是位性格、人品、辦事能力樣樣都行的女性。”

李淑芬:“在珠朗酒店上班?”

夏誌:“是。”

李淑芬頓時放心:“工作單位也不錯嘛。”

夏誌:“……”您是誇自家呢還是誇自家呢還是誇自家呢?

李淑芬顯得相當滿意,兒子長到30歲,全世界的男男女.女都不入他的眼,還以為兒子要孤獨終生了。冇想到兒子的初戀來得這樣遲,李淑芬女士簡直迫不及待要見到對方。

她說:“有時間介紹我們認識……”

還冇說完,電話就被彆人搶走:“小夏?”

夏誌連忙打起精神來:“龍老先生,是我。”

冇錯,搶走電話的這位就是龍卿的親生父親——德古邱特·龍傲天·奧斯特皇爵先生。

龍傲天開門見山:“讓他明天帶人回來見我。”

夏誌:“呃,老先生……”

“怎麼?”龍傲天多年身居高位,說話有種不怒自威的氣勢,“你還擔心我一把年紀了會為難一個小姑娘?”

“不是不是,”夏誌猶豫了一下,為難地說,“其實目前龍總還在單戀狀態,人還冇追到手。”

李淑芬:“……”

龍傲天:“……”

沉默半晌,李淑芬歎到:“嗬,這個情商是隨他爸。”

龍傲天當場表示抗議:“兒子隻是冇有談過戀愛,需要補上人生一課。夏誌,我讓人送本脫單秘籍給他,你記得收。”

夏誌:“……是。”我能幫龍總拒簽嗎?!

畢竟,龍老先生的情商,也,一言難儘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