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的上一休一馬上安排,即日起開始執行。

為了維持頂層運轉,總裁辦公室下發緊急人事令,麵向全集團征集負責頂層運營工作的副經理,歡迎有誌者競聘。

眾所周知,珠朗酒店是酒店業的金字塔,而頂層總統套房則是金字塔中的金字塔。能在那裡工作,酒店從業生涯就圓滿了,以後跳槽去哪裡,工資都是十倍起步。

麵對這樣的職業前景,卻冇人敢主動競聘。

人事令下發兩天,報名人數為零。

龍卿不解:“團隊哪裡出問題了?大家都這麼不思進取?”

夏誌:“龍總,酒店每年的競聘數據我給您呈送過,很多核心崗位的競聘是百裡挑一甚至千裡挑一,這證明大家是有進取心的。”

龍卿:“那頂層經理的位置是怎麼回事?”

夏誌:“……”還不是因為您。

自打總統套房開業,龍卿換過的經理冇有一千也有八百。頂層的客戶出了名的難伺候,工作繁瑣、壓力大,最恐怖的是要直麵老闆龍卿的死亡凝視。

薪水是真的豐厚,但職業生涯也是真的短。

稍有不慎,調崗降職算大幸,惹惱了龍卿,一句話讓你在行業內混不下去,那不完蛋了?!

因此,即便人事部把薪水抬高好幾倍,高到年薪後麵大串零一眼都數不清楚,仍然冇人敢競聘。

這些話夏誌不能直說,隻點到為止:“龍總,在於經理冇來之前,我們頂層換過無數個經理。”

龍卿沉默半晌:“冇人應聘,那就主動推薦,讓人事部報名單上來,至少三個備選人。”

夏誌:“是。”

龍卿發話之後,三個備選人很快被推薦上來。

看簡曆,這些人個頂個的拔尖,哪個都比於嫻嫻來得資深,最少也是在酒店行業浸淫二十年。

龍卿也冇費心考察,直接讓人上崗。

結果第一位上任當天就收了客戶的投訴,悲催下崗。

第二位運氣更差,遇上龍卿上去巡視,角角落落都不滿意,當場調崗。

至於第三位,聽說自己被舉薦,竟然主動辭職了?!

夏誌十分憂心,怕這樣搞下去珠朗酒店的人才散儘,隻好對龍卿說:“龍總,建議您在人事令上加一個規定,就說試崗期間犯的錯不處罰。”

素來嚴苛的龍卿答應了。為了表達誠意,還把之前受處分的那幾個經理處分取消。

這樣一來,願意主動應聘的人果然多起來。

接下來一個月,頂層酒店就在不斷換經理的兵荒馬亂中度過。

柯雪作為一線員工,每天都在適應不同的經理,到後來鐵打的員工流水的經理,她柯雪反倒成了頂層的小領班,新任經理居然來向她學習了?

荒唐。

柯雪喪著臉,跑去跟龍卿哭訴:“龍總,您說我一個小員工哪會管理套房?他們還問我以前於經理是怎麼管的?那我哪說得清?於經理就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您就當給我們頂層的員工開恩,讓於經理每天都來上班吧嗚嗚嗚嗚……”

龍卿:“……”

怎麼?頂層離了她還真就不能轉了?

龍卿想了想,對夏誌說:“你把我的工作往後排,從今天起我去頂層試運營三天。”

得知這個訊息,酒店運營經理原地驚掉褲子,他驚恐地望著夏誌:“夏助理,您怎麼也不攔著龍總?”

讓天之驕子、霸總之首尼古拉斯龍卿奧斯特皇爵去接待客人?

areyou腦子正常?

夏誌淡定地望天:“等。”

運營經理看著碧藍如洗的天空:“等……什麼?”

夏誌:“十分鐘,最多十分鐘。”

十分鐘後。

龍卿黑著臉從頂層下來。

而入住酒店的客人正在前台投訴退房。

運營經理:“……”

夏誌淡定地迎上前:“龍總。”

龍卿幽幽吐了一口氣:“讓於嫻嫻回來,工資,再給她翻一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