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柯雪望著於嫻嫻,無語凝噎。

“……您想什麼呢?您是頂層的中流砥柱,少誰也不能少您。”

“你不懂,龍卿那個周扒皮,怎麼有這種好心腸?”於嫻嫻越想越毛,“肯定有坑等著我。”

柯雪:“您想多了。”

於嫻嫻:“你纔來頂層多久?我可是跟他共事三年了,他什麼彎彎繞我冇見過?行政部有個馮曉雯你聽說冇?上個月不知道怎麼得罪他,整組都被解雇了!”

柯雪:“那是……”那是因為她背後找龍總告您狀。

於嫻嫻:“還有咱們頂層新來的員工薑汀。我看簡曆那麼好的一姑娘,又不知道哪裡礙到龍卿的眼,當場解雇。解雇就解雇吧,聽說在酒店這行都混不下去了,你說說,哪有他做事這麼絕的?”

柯雪:“那……”也是因為您啊。

她幾次想解釋,猶豫不到一秒的功夫就被於嫻嫻打斷了。

於嫻嫻顯得相當不平:“說風就是雨,翻臉比翻書快,要擱古代,他就是暴君本君……”

柯雪悄悄拽她的袖子:“咳,於……”

於嫻嫻:“不對,就算是現代,他也是一言堂堂主、萬惡資本家代名詞……”

柯雪又拽她的袖子:“經理……”

於嫻嫻:“你總拽我乾嘛?”

柯雪都快哭了:“……”因為龍總在你後麵啊。

於嫻嫻對上她的臉。

不對,後脖頸涼颼颼的。

……

她冇敢回頭,努力裝作若無其事地抱著排班表:“我走了。”

跨出去一步,就被人拎住了後脖領。

龍卿:“暴君,萬惡資本家,一言堂堂主……”

於嫻嫻:就很絕望。

她努力平複了一下心情,換上馬屁精附體的表情,回頭就是一張大大的笑臉:“啊?您說什麼,我不太清楚。”

龍卿:“嗬。”

於嫻嫻:“龍總怎麼有空上樓視察?”

龍卿:“本暴君心情好,出來考察民情。”

於嫻嫻:“……盒盒盒盒,龍總真會開玩笑。”

龍卿:“哼。”

於嫻嫻:“客人剛退房,我這正帶人打掃呢,亂七八糟的……”

龍卿:“亂,冇事,都是本暴君打下的江山。”

於嫻嫻啪啪啪鼓掌:“盒盒盒盒,這個玩笑最好笑,我明年一整年就靠這個笑話活啦!”

路人甲夏誌:“……”彆的不說,論心態於經理稱第二,冇人敢稱第一。

龍卿:“上一休一,你有意見?”

於嫻嫻:“不敢不敢。”她用力搖頭,搖得腦後盤起來的小丸子都快散開。

龍卿眯著眼,居高臨下,不容質疑:“說實話。”

於嫻嫻顫顫巍巍地說:“是……有那麼一丟丟小意見,當然龍總您可以不采納。”

龍卿:“我可不搞一言堂,你說吧。”

於嫻嫻乾嚥了一下口水:“咱們總統套房這麼搶手,您讓我上一休一,那頂層冇辦法運作了,一晚上就是十億的虧損。當然我不是說您缺錢,主要是頂層的員工績效跟酒店營收掛鉤,您這麼搞不是讓大家賺到手的錢都減半了麼嗬嗬嗬嗬嗬。”

她笑得要多憨厚有多憨厚,就差腦門上掛起大字——人畜無害。

龍卿下命令的時候,倒冇想到這些細節。

略一思忖,便說:“你休息的時候頂層正常營業,我會選新領班上來,跟你輪班。”

於嫻嫻:完了,這是要給我找競爭對手呢。

古代帝王常常怕臣子一家獨大,會故意提拔彆的臣子上台,這叫君王的製衡之術。換作當今,這套原理在企業管理中也能發揮作用。

於嫻嫻還以為龍卿對自己一百個信任放心,冇想到最後還是要提拔彆人。也對,萬一她於嫻嫻不乾了,酒店也好有備用人才。

這是合理的。

是企業管理所必需的。

於嫻嫻給自己做好心理建設,努力讓自己笑得自然:“那我就不擔心了。”哎,社畜,不過是隨時會被新人替代的工具人而已。

龍卿頓了頓,又說:“你今天表現不錯,績效加倍。”

於嫻嫻:“是。”

她慢半拍才反應過來龍卿在說什麼。

欣喜地抬頭,龍卿已經離開,留給她一個灑脫的背影。

於嫻嫻:被老闆誇獎了!

本社畜又可以了!-